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神道术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狠人白子岳
    “嗯?”

    天河真人眼眸深邃,如神光炯炯,白子岳的隐身术在他眼中几乎无所遁形。

    悬空战船横空,急速追击。

    忽然,战船头角位置,猛地绽放出一道黑白之光。

    轰隆隆!

    黑白之光激射,快到了极致,迅速轰向了白子岳。

    这黑白之光,正是悬空战船之上,封印的法术神通,阴阳炼狱咒!

    白子岳心中狂跳,神识拂散之间,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威胁在飞速靠近。脚步迅速一转,横移百丈。

    轰!

    阴阳炼狱咒狠狠地轰在了一个山头之上。

    整个山头,迅速泯灭,化作了琉璃之色,并且深深凹陷,形成了一个大坑。

    “好强的一击!”

    白子岳眼睛扑扑扑直跳,心中无比惊骇。

    他没想到那悬空战船不仅速度极快,几乎不弱于他力施展缩地成寸之时,攻击力之强,还尤胜过了那金恒真人施展七星神剑之时的力一击。

    即便他躲过了攻击的正中心位置,那攻击余力,却还是如电光一般,向他碾去,让得他体内自动浮出的周天护体术一阵阵晃动。

    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白子岳继续奔逃,一步过后,又是一步。

    战船横空,发出剧烈的爆鸣。

    一道跟着一道阴阳炼狱咒狠狠地轰落,让得白子岳无比的狼狈。

    “这样下去不行。”

    白子岳速度快到了极致,身子在四周来回移动,心中的危机感却越来越强烈。

    因为阴阳炼狱咒的干扰,他的速度也不由受到了影响,那战船竟在慢慢靠近,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要靠近他千丈之内。

    到那时,天河真人同样能对他发起攻击,一旦使出定风珠……

    白子岳突然脸色一变,一步踏出之后,迅速再次踏出一步。

    轰隆隆!

    阴阳炼狱咒狠狠地轰落在了他第一步所在位置,让他的护体灵光一阵阵晃动。

    “果然,时间一长,我的处境更加危险。”

    作为神明境后期修士,天河真人自然有着一手预判的手段,从种种迹象提前计算出他三步,四步之后的位置,攻击轰落,往往让他极为难受。

    白子岳脸色凝重,这时候他早就施展出了燃元,燃烧元力之下,他的速度虽然得到了激增,但短时间内,根本改变不了处境。

    “嗯?停了?”

    忽然,白子岳微微一怔,长时间没有攻击落下,反倒让他有一些不适应。

    但那悬空战船划破长空的惊鸿声却没有停歇,那种悬挂在心头的危机感还没有退却,他丝毫不敢大意,连连赶路,迅速冲入了一片山林之中。

    山林之中,树木茂盛,虽不是万妖林,却有几分相似之处。

    一息,两息,三息……

    正当白子岳即将逃出战船的攻击范围的时候。

    轰!轰!轰!轰!轰!

    接连五道阴阳炼狱咒,轰然炸起,有如闪电一般,迅速冲向了白子岳。

    并且,这五道攻击,像是组成了五行连环阵一般,横接四方,囊括宇内,将白子岳前后左右上方,数笼罩。

    “该死!”

    白子岳骇然。

    五道攻击,接连天地之下,虚空都好似冻结,竟有一种凝固一般的锁定之力。

    别说白子岳一时间根本挣脱不了,就算能够挣脱,也跑不出五道阴阳炼狱咒的攻击范围。

    “上天不行,我就入地。”

    白子岳猛地咬牙,身形一转,转而使出了神行地遁术。

    瞬息间,直接冲入了地下之中。

    轰隆隆!

    大地轰鸣,天翻地覆!

    恐怖的攻击,笼罩方圆千丈之内,强势挤压,浩浩荡荡之间,让得整个山林,损毁一片,无数原本生活在此地的异兽,妖物,更是在第一时间就焚化成气状,死的干干净净。

    白子岳非常清楚,只是在遁入地下十丈,可一点都不保险。

    那阴阳炼狱咒的威力十分恐怖,焚化地面就不止十丈,恐怖威能碾压之下,更可蔓延数十丈。

    所以,他在施展神行地遁术的瞬间,就不顾损耗,借助着遁地之法,疯狂向着地面之下钻去。

    十丈,二十丈,三十丈……

    然后就感觉到恐怖的攻击,落在了头顶之上。

    威力震荡之下,强大的攻击力,沿着大地泥层,层层叠叠一般传递下来,瞬间碾压在了他的身上。

    崩!崩!崩!

    刹那间,他身上的防御之法,正反五行盾术,金丝灵罡珠,周天护体术,仙武琉璃光……部崩裂,破碎了开来。

    特别是金丝灵罡珠,经过无数次的使用,终于在这一刻,承受不住尽力反噬,嗤的一声,爆裂了开来。

    彻底损毁!

    而那大地碾压之力,余力不减,迅速落在了白子岳的身上。

    噗……

    饶是白子岳肉身之力,强悍无比,堪比通灵境后期,甚至是通灵境巅峰级别的大妖肉身,这一刻,也如万钧碾压,遭到了重创。

    不仅体内元力絮乱,口中更是一口鲜血喷出。

    “还好,杠了下来……”

    白子岳脸色赤红如金,状态十分不好,苦中作乐之余,强提一口气,一团黑色火光闪过。

    七煞真火!

    滋滋滋……

    他一口喷出的血液,就被他灼烧殆尽,消失无踪。

    他非常清楚,仙法修士,各种诡异的手段层出不穷。

    不管是什么遗留之物,最好不要出现在除自己之外的旁人手中,特别是敌人……

    要知道,之前被他斩杀的巫蛊门咒杀一脉的刁冷葵所施展的咒杀之法,其中就记载着借助敌人的贴身之物,如鲜血,毛发,甚至穿过用过的衣物,从而咒杀敌人的毒辣手段。

    就连他,此时如果手上有那天河真人的贴身之物,如一缕头发,他也能够凭借着咒杀之术中的碎灵术,裂身术,神灭术,让对方吃一个大亏。

    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手段,但正因为他了解这一点,却更不敢冒这个风险。

    而且,就算没有咒杀之法,只是依靠他的鲜血寻到他的踪迹,然后布置手段,也是极为凶险之事。

    以鲜血寻踪迹的法术,在仙法世界中,可并不少见。

    一把将鲜血痕迹抹除,白子岳根本不敢有任何停留,继续施展遁地之术,向着地底不断深入而去。

    一百丈,两百丈,三百丈……

    地面之下,因为有着大地阻隔,神识神念的窥探距离,都要大幅度缩短。

    以白子岳为计,他的神识覆盖,顶多只能够探到地下三丈,也就是十米之内。

    那天河真人就算实力境界远胜过于他,强过他十倍,也顶多能够探入三十丈,最多不超过百丈。

    是以在深入地下四百五十丈左右之后,白子岳才觉得有些保险,然后循着一个方向,迅速横移了过去。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白子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穿行了多久,在地下赶路,元力消耗,比在地面上同样强了十倍。

    他中间足足使用魂能恢复了三次,感觉到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危机感彻底消失,这才渐渐停歇了下来。

    ……

    轰!轰!轰!

    天河真人驱使悬空战船,不断落下攻击,脸上阴沉无比。

    跟丢了!

    期间他自己也跃下了战船,遁入地下之中搜寻,只找到了一团被火焰灼烧过的痕迹,接着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心情顿时无比的阴郁。

    他没想到,自己亲自动手,凭着战船的极速,竟还能让一个开窍境修士从自己手中逃脱。

    “师叔……”

    这时候,天灵宗一群人也从远处靠近了过来,见状心底都是一沉。

    逃了?

    就连神明境后期的师叔,都没能追上对方,让他给逃了?

    荒古域之中,一些胆大靠近之人,顿时无不哗然。

    这白子岳,到底有何等惊艳的手段?竟这般强大和难缠?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招惹这样的对手?”

    天河真人喝问道。

    “一切,都和华文圣师弟有关……”

    连忙有修士上前,开始解释了起来。

    “愚蠢至极。”

    天河真人怒骂一声,双目阴寒无比。

    他没想到这本可轻易解决的小事,竟然会引发这么大的争端。

    而今,天灵宗两位神明境弟子陨落,就算是他,回到宗门,也不好交代。

    “师叔,接下来该怎么办?”

    金恒真人小心的问道。

    “以他的元力浑厚程度,肯定跑不远。

    接下来几天,我都会守在这里,你们继续完成弟子选拔。

    好在这一次能吸纳两个天骄绝世之人,不然……”

    天河真人冷眼扫了其他人一眼,随即跃上了战船之上。

    战船之中,有窥天探底大阵,对于灵能的感知极为敏锐,一旦那白子岳吸纳天地灵气进行恢复,必然要被发现。

    既然已经为敌,他自然不会放过。

    只是。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三天过去……

    直到荒古域之中,弟子挑选完毕,都再也没有有关白子岳的消息传出。

    最后,他也只能不甘放弃。

    而有关荒古城中的这一场惊天大战,也随之以极快的速度,在整个荒古域流传了开来。

    昆仑道人白子岳,古往今来开窍境第一人,四屠神明境强者的消息,更是震动天下。

    甚至还有好事之人,给他冠宇了一个凶残的称号,却让闻知之人,无感不服。

    昆仑狠人!

    狠人白子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