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二二九章 震惊大学士的卷纸
    “四年征战,抗击蛮夷。”

    刘袖看着文试的题目,脑海中却如同打开搜索引擎,在前世的记忆里,搜索着曾经看过的经典策论。

    作为位面之子,科举当然是要做文抄公了,不然难道还搞原创吗?

    文试是一个题目,要求作一副诗词,和一篇文章。

    诗的话,刘袖不开挂也能随后整几首,而且句句经典,包括隐藏题目也没问题,就是皇上想看的“忠君报国”的内容。

    只是这文章嘛,就费些心思(元宝)了。

    别看每次调取记忆只要10元宝,但这一会的功夫,就已经调取几百篇文章了,还好他现在有钱任性。

    最终,刘袖选了几篇贴近大运国的策论,都是状元级别的文章,至于叫什么名,管他呢,只文采够牛逼,大局观和论点正确就行了。

    不过毛笔字还是硬伤,这也是刘袖对京试没有信心的原因,之前乡试是没有对手,直接碾压,自然考官也忽略他的字。

    但京试才子多如狗,就他这种萌学级的书法,考官不直接撕卷纸就算他赢了!

    这次刘袖打算慢点写,起码开篇工整一点。

    “天下之患无常处也、惟善谋国者、规天下大势之所趋、揆时度务、有以制其偏倚之端、则不至于变起而不可救。夫立国之初、每鉴前代得失、以定一朝之制、时势所迫、出於不得不然、非能使子孙世守以维万世之安也……”

    看看这大局观,看看这文采思路,由天下大势,深入浅出,直击历朝体制问题,再展开论述与蛮夷之战,引经据典,字字珠玑……

    好吧,写得好也是古人,和刘袖没有半毛钱关系。

    主要还得看诗。

    这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最后刘袖的字,也练到萌学毕业的水准,勉强算得上工整。

    他这才满地伸了伸腰,又写下一篇诗词。

    “军歌应唱大刀环,誓灭胡奴出玉关。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何须马革裹尸还,刘袖自己都写的热血沸腾,而这两首诗捏在一起,竟然毫无违和感,后面这首文天祥的千古绝句,又正好切入四年征战的主题。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是何等的气势,何等的胸怀!

    好吧,反正还是抄的,刘袖自我陶醉了一下,便感觉索然无味。

    其实大运国的四年征战,是在开国初期,当时刘袖还是液体……不对,连北鸣侯都是液体。

    当时战争的惨烈,足以用“山河破碎风飘絮”来形容。

    国君周曜用这个题目,自然是歌颂太祖,纪念先烈,还有警醒当下,要守住祖宗打下的江山。

    刘袖看着答完的卷纸,文章题目已经有了,还差一个副标题,他又再次提起笔,写下八个字……

    …………

    文试是一天的时间,因为要命题,构思,布局等等,一般中午就交卷的,除了写崩的,恐怕就是刘袖了!

    作为文试第二大热门,本来谁都不认识他,可之前打脸闻九歌那一幕,已经在考场外传开了。

    结果刘袖一出来,立刻就变成焦点,连朝廷的邸报史官(官方记者),京城小报的伙计,都围上来采访他。

    “刘公子你好,我是通政司的史官,有几个问题想和你聊聊,你对这次的命题怎么看?”

    刘袖看着这个屎官,还有几个小报伙计,都拿着笔和本,瞬间有种串戏的感觉。

    “呃……我觉得命题很好,标新立异,发人深省,犹如醍醐灌顶,震耳欲聋……实在令在下闻之落泪,写之心碎!这么伟大的命题,也不知出自哪位圣人之手?”

    史官:“(;°ロ°)”

    小报记者:“(/?Д?)/”

    这是个狠人啊!特么的谁不知道题目是皇上出的?这马屁简直毫无节操,你才是标新立异,你才是特么圣人啊!

    “咦?你们怎么都不问了?”

    刘袖看了看这些人,都好像吞下苍蝇一样,就这点战斗力还想当记者?

    刘袖回家吃饭去了,而他的一言一行,也迅速传到宫里。

    连国君周曜听完,都是满头黑线,此子真乃奇葩也,朕可能还是登基时日尚短,竟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去把这小子的试卷抄录一份,呈给朕看。”

    周曜有些等不及了,他今天特意询问过刘袖的事,那些传闻自然事无巨细地摆在他面前。

    而这样一个,能用楹对吊打北运省才子的奇葩,周曜很想看看,又能写出怎样的文章?

    汪直立刻领旨去办,其实这有点不合规矩,毕竟试卷是要保密,而且出考场便要打上封漆。

    不过皇上要看,那些考官研究了一下,就当先给刘袖判卷吧。

    下午,太学院里,考生们还在奋笔疾书。

    而除了监考的考官,其他考官都围在一起,审阅刘袖的试卷。

    负责这次会试的主考官,是由皇上钦点的内阁大学士,素有大运第一文豪之称的黎雪芹。

    怎么样,你看这名字,多文豪?

    汪直也在一旁,等着黎大学士看完,而其他人都很好奇。

    其实刘袖的卷纸,要比尉迟航和费青山的试卷更让人期待,因为他这个热门,本身就是最大的冷门!

    终于,黎雪芹放下试卷,却喃喃自语道:“好一个何须马革裹尸还……好一个留取丹心照汗青……难怪他会用这么奇怪的副标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众考官忍不问道:“黎大人,这试卷怎么样?写得很好吗?”

    黎雪芹顿了顿,却把卷纸递给一个翰林,“你们传阅着看吧!”

    随后,这位黎大学士竟然开始闭目不语,也不知是刘袖的字迹辣眼睛,还是在回味上面的内容。

    汪直心里腹诽,这些酸臭的读书人,就喜欢玩这套玄虚,不过看老家伙的相子,义弟应该考的还不错吧?

    可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啥意思?不是让他写忠君报国的主题吗?难道跑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