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三三九章 头顶那一抹翠绿
    刘袖算是看出来了,这一题绝逼是给他加的!

    你说这不是闲的吗?都已经知道最后成绩了,直接把状元给小李子不就好了,还浪什么浪?

    可是没办法,皇上不知怎么来了兴致,又让他们比诗词歌赋,总不能说反正老子也没想赢,就不比了吧?

    而其他人已经在皱眉苦思,特别是费青山,上一场被小李子碾在地上摩擦,这场必须扳回一城。

    刘袖暗暗摇头,少年啊,你们还是太年轻了,就今天这种场,即便是诗仙李太白来了,那也得跪,人家小李子是保送的状元,由皇上亲自操盘,你们拿什么比?

    算了,既然皇上想听诗词歌赋,那就满足他吧,只要别这么看我就行,本公子可没有特殊爱好!

    刘袖也开始想题,有什么少年郎的诗赋呢……

    这时,李贤忽然开口道“陛下,臣子想好一诗。”

    此话一出,费青山等人都脸色一变。

    如果说之前谈政,最后回答的显得沉稳,那么诗赋这玩意,就是越快越显才情,皇上才刚出完题,这速度几乎是七步成诗了!

    周曜倒是有些意外,按照他的意愿,应该是刘袖最快,然后一首“人生自古谁无死”这种级别的狠诗,直接碾压场,这一轮就可以结束了,最后按两场成绩,李贤拿状元,刘袖拿榜眼,完美。

    只是没想到李贤火力还挺猛,之前倒是小瞧他了,周曜点头道“好,说来听听。”

    李贤道“是,臣子作是的一首七言诗,请陛下点评……府中星小牧童儿,客舍韶光故老希。天下情多明月夜,彼皆时话鹧鸪啼。”

    这场比的是诗词歌赋,题目是少年郎,而李贤这首是意境诗,韵律优美,引人入胜,关键是七步成诗,还能有这种水平,便足以见功底。

    就凭这一诗,至少一半考生是服了。

    不过费青山不服,作诗也是他的强项,而且他还知道一件事,就是周曜皇帝少年时,和一位才女有过一段深刻的恋情,

    当时周曜十七八岁,便随先皇出征血赤国,结果那一仗,却打了两年之久,半道先皇回来了,周曜作为太子,则坐镇前线。

    而就在那段时间,才女不知得了什么绝症,反正周曜一回来她就挂了。

    这事虽然算不上秘密,但也少有人知,费青山偶然之间得知,据说那才女是周曜此生的最爱,八成是初恋情人啥的,肯定刻骨铭心啊!

    所以费青山准备了不少爱情题材的诗赋,既然题目是少年郎,他很快便想到一首。

    “陛下,学生也有一诗!”

    “哦?说吧。”

    周曜有些不高兴,怎么都这么快?袖儿你还在等什么?

    这时,费青山已经换上一脸憧憬,开始吟道“金鞭美少年,去跃青骢马。牵系玉楼人,绣被春寒夜……”

    不得不说,就这前两句,便熬掉费青山多少头发,这跨上金鞍,扬鞭跃马的美少年,说的自然是皇上,而玉楼之上,牵系着正是那位才女的心,春夜更寒,绣被不暖,思得少年郎,盼君早日归。

    果然,周曜愣了愣,似乎被这首诗吸引,费青山顿时大受鼓舞,更是卖力表演,又换上一脸忧伤的表情,继续吟出后半段。

    “消息未归来,寒食梨花谢。无处说相思,背面秋千下!”

    说完,费青山把自己都感动了,才女天天等着少年郎的消息,可是过了一春又一寒,花都谢了,依旧不见良人归来,这相思之苦向谁诉说?

    凄美啊!堪称他这辈子的巅峰之作,让你们这些凡人看看,这就是考霸之乡第一才子的厉害!

    费青山满心期待,暗暗观察皇上的反应,可是却发现,皇上的脸怎么有些黑?

    看来是触到他的痛点,那就是成功啦?

    然而,周曜却突然问道“刘袖,你想好了吗?”

    “啊?我?”刘袖愣了愣“倒是想到一赋……”

    费青山一脸懵逼,皇上怎么没点评自己的诗?这是什么意思?

    周曜脸色有些不善的道“想到就说啊!还要等朕请你吗?”

    “呃……那我说了。”

    刘袖被搞的一头雾水,怎么还翻脸了呢?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此刻,也只有汪直洞悉一切,皇上并不是冲着刘袖,而是被费青山的一首马屁诗,拍在了脸上!

    是的,皇上是有那段初恋不假,可为什么很少人知道呢?因为这事不能说,那才女是被赐死的,根本不是得了绝症。

    至于为什么赐死,想想也知道了,周曜一走两年,回来发现头顶一片绿……

    这么狗血的故事,你还敢用少年征战、玉人相思的题材作诗?没砍了你都算皇上脾气好了!

    汪直忍不住想笑,总有人试图揣摩圣意,结果都揣到马蹄子上,而这个白痴更狠,直接打皇上脸。

    刘袖当然不知道这些,还在纳闷皇上抽什么疯,便郁闷道“臣以陛下的题目作赋一首,如有不当之处,还请皇上和诸位大学士批评指证。”

    “你赶紧的,哪那么多费话。”周曜不耐烦道,就这时候懂礼数了,平时没见你这样呢?

    其实周曜是有气没处撒,想砍了费青山又没理由,便越看刘袖越来气,磨磨蹭蹭的!

    刘袖一脸郁闷的道“那我开始了……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郁郁皇皇……”

    这一开始,便是以事物比喻少年,初升的太阳,源头的河水,以及幼虎震慑百兽,鹰隼飞翔天空的画面,正是描写少年郎的朝气,立刻让周曜忘记了那一抹绿色。

    好构思!好文采啊!

    很快,刘袖也念出了感觉,不自觉地,还带有一丝修为的气势,便更加发聋振聩。

    “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胜于天下,则国胜于天下,我少年大运,与天不老!我大运少年,与国无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