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396章 威胁
    这样他无法瞧见侧面的挟制者,不过正面的三人是见到了,其中一位正是那位潜入兽车,将他劫持至此的刺客,看身材是位女子。她身旁还有另外两位打扮几乎完相同的人,也是身上下,由头到脚套黑衣,看不到真面目,一位虎背熊腰,一位正好相反,枯瘦矮小,第三位则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此三人身上都看不到女性的特征,应该是男子。

    看情形是遭到绑架了,戴尔吉心中一凛,对方似乎并没打算要杀掉自己。至少暂时是这样。他不愧是有胆识的人才,处变不惊,而是当即心如电转,分析逃走或求救之道。

    不过在这之前,确定身在何地是最重要的,作为城守,戴尔吉自然对鲁瑟城地地形熟悉无比,这是逃跑的有利条件。

    耳边传来的隆隆水声提示了戴尔吉,他当下便想到了郊区的三瀑三潭,城西地瑟约瀑毒龙潭。城东的伤情瀑夜泣潭,北部的巨人瀑大列多潭。其中巨人瀑大列多潭已缺水多日,前段时间戴尔吉外刚好去该地考察。现在水声颇为响亮,可见非在该潭附近,而伤情瀑下的夜泣潭有个奇怪的特性,每逢入夜,便会发出像失恋少女似的隐隐悲泣。潭名由此而来。戴尔吉仔细聆听,除了巨响外却没听到有哭声,也可以排除在外了。那么剩下的就应该是毒龙潭。该潭水源充足,瀑布飞流直下,撞击潭面所发声音非常宏亮,与听到的相符,戴尔吉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毒龙潭距离鲁瑟城中心足有近五十里,而且一路尽是山坡峻岭,很不好走,那位刺客在带着一人的情况,于短短小半神风时赶到此地。速度可谓惊人了,不愧是懂得“空间封锁”地强者。

    尽管戴尔吉思维转得飞快,但他已没有时间多想了。

    面前那位最高大粗壮的黑衣大汉出声道“冬子,醒啦?”他的声音与身材不符地沙哑,显然是经过变声道具或刻意为之。

    “你们想干什么?”戴尔吉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话虽然老套,当然不指望对方会说实话,不过这样做可趁拖延时间之际考虑谁是此事的主脑。戴尔吉知道在城中得罪过不少人,不过绞尽脑汁也没能想到那些人中有哪位是能施展“空间封锁”的刺客或能动用如此厉害强者的大人物。

    大汉蹲下来,放肆地在戴尔吉脸上拍了两下“不想干什么,我喜欢?”

    只为了“喜欢”这个无聊透顶的理由,尊贵地魔法师竟受此侮辱,戴尔吉年少有为,又是公子爷,登时火火中烧,死死地盯着大汉。

    “妈的,看什么看,不服气是不是?”大汉很是不爽,粗俗地骂了句后,忽然间重重一拳落在戴尔吉的腹部。

    养尊处优地魔法师不像其他职业,身体是极其孱弱的,如果没有施加魔法盾的情况下,自身防御力可说是可怜。大汉虽没用上灵力,不过碗大的拳头已几乎让戴尔吉的苦水都吐出来了,然而头颈部却不敢随意扭动。

    “我看你一定觉得很冤枉是吧,那好,我就告诉你,小子,你很不幸地惹火了我们首领,他看你不顺眼,因此他要我们给你一点教训!”大汉此刻就像个流氓,凶相毕现。

    虽然想极力忍耐,不激怒对方,再伺机逃脱,但戴尔吉自小到大何尝受过这样的气,何况现在教训他这位尊贵魔法师的是位粗俗的肌子,这口气实在难以咽得下去,怒目圆睁。

    “好啊,我看你硬还是我的拳头硬!”大汉说完,又是重重一拳落在戴尔吉身上。与方才单纯地肌肉力量不同,这回他用上了一种叫“撕裂拳”的技能,当中虽没加入多少灵力,不至于让人毙命或受重伤,不过那些灵力像成千上万根细针似的刺进受害者的神经细胞当中,中拳之处,犹如被撕裂似的痛苦,堪称酷刑。

    戴尔吉忍不住呻吟出声,大汉还没放过他,拳头如雨落下,眼中还满是兴奋之色,整一虐待狂人模样。平日间高高在上,飞扬跋扈的城守,此刻成了个可怜虫。而那位刺客与另外两位黑衣男子,则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直击了数十拳,大汉方才停下,高声笑道“我们的戴尔吉大人,滋味如何?”

    戴尔吉的整个身体已痛苦得像虾子那样蜷缩起来,不过他确实是条硬汉,强忍痛楚,眼中闪动着怨毒的光芒,大吼道“够胆就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千百倍偿还!”

    “好,真有种!”大汉竖起大拇指。然后他抽出一把侧刃布满锯齿,半月型的弯刀。手一甩,那把弯刀便在他掌心处高速狂转起来,并发出尖锐的破空之声。就像一个小小地电锯。大汉从地上拔起一根草茎,从弯刀上方放下,一阵几不可闻的切割声过后,掉到地上的小草已成了数十截,可见刀子转速之快。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不过听说戴尔吉大人一向风流倜傥,因此我更想知道地是,如果风流的戴尔吉大人以后再也不能风流,会怎么样呢?嘿嘿……”大汉狰狞的笑容隔着黑巾依稀可见,戴尔吉心中发寒。升起不好的预感。

    预感下一刻就得到了现实,只见大汉手中的弯刀,在呼啸声中慢慢朝戴尔吉胯下伸去。

    “戴尔吉大人。一想起你以后面对后宫那帮娇妻美妾时只能看不能动的情形,我就觉得分外的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哈哈……”

    这话正好戳到了戴尔吉的痛处,他不怕死,但若是成为一个不能人道的男人。那么自命风流的他简直是生不如死。弯刀地寒光映在脸上,戴尔吉脸色苍白,冷汗滚滚直下。

    “嗤!”戴尔吉下体一凉。带着超高速接近的弯刀,在未触及目标之时就已将其外裤割出了数道裂痕。

    “停,停手!”戴尔吉终于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近乎哀求,再晚得那么几秒钟,他那家伙随时可能和身体分家,到时就是哭也来不及了。面子虽然重要,但比起命根来,自然就远远不如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