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四百八十九章:诀别!
    “嗷!”

    那只海宠发出凄惨的哀叫,痛楚使得它将背上的人猛地摔落海中。

    黑盔将领见状也从宠骑跳下,将亲兵接住。

    碧夜见状一喜,这家伙显然是个体恤下属的人,除了主动揽下断后工作外,连一位小小的亲兵也搭救,完不顾这是危险的撤退时刻。

    尽管不明白那位亲兵为何如此菜,但碧夜不欲错失大好良机,手中长弓再度张满。

    要在保护亲兵的同时还得应付魔啸无影箭,难度无疑是相当大的。

    但碧夜手中的灵力箭却没放出去,因为她面前的目标忽然间换成了一只海兽,而且它正直直地向自己飞来。

    那只受伤的可怜海兽,被当成了靶子。

    狡猾的家伙,碧夜在咬着银牙暗骂的同时,心里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应变能力。

    碧夜当然有信心轻而易举地射穿那只海兽的身体,但问题是她的视线被那只飞在空中的海兽庞然巨躯挡住了,以致无法成功捕捉目标的所在地。

    虽然有点恼火,但碧夜并没因此而烦躁,她手中的长弓保持着满月的姿态。

    那只海兽总会有掉下的时候,一旦它落入水中,自己的视线再度获得自由,那么就是攻击的时候了,碧夜。自信能在第一时间捕捉到对方并来上第二支魔啸无影箭。

    那只海兽愈来愈近,在距离碧夜仅有数米之余终于开始有了下落之势。

    碧夜美目锐利如鹰盯着前方的同时也不由自主地惊叹,那家伙堪比力士的臂力实在变态——毕竟这样一头大海兽,不是任何人都能掷那么远的。

    海兽最终脱离了碧夜的视野范围,眼前豁然开朗,但眼前并没没那位黑盔将领的身影!

    奇变突起!

    那只海兽忽然间被掀开。一道黑影闪电般掠上。

    他根本没有趁海兽阻挡住碧夜地时候远逃,而是一直藏身其后!

    变化是来得如此之快,快得令碧夜也措手不及。

    弓箭手近距离作战的能力无疑是可怜的,碧夜只能仓促地将将手中的魔啸无影箭射出,当然这徒劳的一箭落空了。而黑盔将领手中地长枪却带着逼人地气势狂刺而来。

    碧夜越众而出。单枪匹马追杀的任性后果终于显露了出来,她的身边没一位能给予救援地士兵。即使是最快的骑士,也在身后十米远的地方。他们无能为力地看着自己的长官陷入危难之中。

    这段距离虽短,但对于一位绝顶高手而言,足以让战斗结束了。

    碧夜只能仓皇中将手中的长弓扔掉,然后抽出腿侧的匕首。

    在弓箭手当中,碧夜是鲜有的拥有不俗近站能力的异类,但面对这位强横的对手,显然还是远远不如,更何况在连续发出两支魔啸无影箭之后,她的灵力损耗得非常严重。

    无论从哪方面看来,此刻地她都处于绝对地劣势。

    碧夜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地抵抗只是徒劳。

    她手中的短匕。与敌人手中地长枪相比。看上去实在可怜。

    长枪带着凛冽的气势急至,碧夜仿佛已能听到死神的脚步声。

    “不要!”

    青年怀抱的亲兵忽然间凄叫起来。熟悉的声音让碧夜为之一怔。

    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凌空而至,将碧夜的躯体横移出小半米之外,长枪亦堪堪落空了。而对方由于是位男子,躯体较大,碧夜手中的匕首却直直刺进了他的肩膀中。

    在外人看来,碧夜以非常巧妙的步法躲过了致命一击,而且反赐对方伤害。

    但碧野却知道完不是这样,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匕首,和将领臂上喷涌而出的鲜血,以及他怀中的画心。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那股奇怪的力量,显然周围再无其他人了,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画心,但画心却是没有直接战斗能力的。

    除此之外便只剩那位黑盔将领了,但敌人会放弃击杀自己的大好良机,反让自己受伤么?这未免也太可笑了。

    话说回来,方才的奇怪力量,似乎正是从他的枪尖传来的。

    碧夜感到晕眩,这个世界仿佛乱了套,所有的东西都如她的魔啸无影箭那样违背了常规。

    “回去吧!”

    熟悉的声音让碧夜娇躯一震,但说话的却不是画心,比见到画心更让人难以置信!

    连画心也睁大了美目,不敢相信地转头看着那个抱着自己的男子。

    男子的脸渐渐变幻,肌肤由黝黑转白皙,而那陌生的轮廓亦愈加熟悉。

    最后那模糊的轮廓完清晰,两女呆若木鸡,这张脸,不正是与那个曾经在长安学府所一起生活,一起在班级里求学,一起经历各种冒险的那个人吗!

    只是这张完一样的脸却让两人感到陌生,因为她们再也看不到往昔的轻浮,率性,嬉皮笑脸,还有那种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随意,取而代之的是坚毅,沉稳,还有经历许多事情之后才能获得的成熟。

    刹那间碧夜明白了一切,为什么他的长枪会在最后关头落空,而受伤的却是自己。

    “请别再卷入这场战争,让我为难了!”

    陈霖的语气冷漠得犹如不带一点的感情,而他话中包含的意思更让二女感到心寒。

    碧夜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始终没能说出来。

    眼前的陈霖,已经不是那个陈霖了。

    在从长安离开后的这段时间,肯定发生过许多事情,让两人间有了无法逾越的鸿沟。

    现在,他们只是敌人。

    陈霖也没有再说话,他的脸容再度变化,成为丹尼斯,面无表情地将怀中的画心推过去,然后转身离开。

    除了碧夜与画心之外,没有人看到这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情。

    在其他人眼中,是他刺杀敌军先锋军将领未果而受伤,迫于后面将要赶至的骑士,不得不放弃会成为累赘的亲兵。

    只有碧夜与画心知道事情的真相,他根本就没打算打这一仗,而是借此机会,将画心送回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划清彼此间的关系。

    二女泪流满面,友情,甚至爱情,始终还是无法跨过异国这道巨大的鸿沟!

    陈霖无情的话犹在耳边,碧夜颤抖着手抚摸着手中的短匕,上面的鲜血没被匕首的冰冷冻却,还是炽热的

    他内心的感情,是否如这鲜血般,其实上并没被冷却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