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613章 采药
    狼勋奇被他问的无言以对,只好出门叫来两名身强力壮的仆人,来给陈霖帮忙。

    陈霖将狼勋奇请出房门外,又让狼安将房门从里面插上,此时蒸锅雾气腾腾,切开包开始消毒。

    陈霖让狼安帮自己找来一干净的帽子和衣服,用蒸锅蒸煮之后,在火炉旁烤干,戴上帽子才发现狼安居然给自己找了顶绿色的,陈霖暗叫晦气,时间紧迫也顾不上调换,洗净了双手,说来奇怪,他右臂的那条蓝色龙形纹身,已经开始渐渐褪色,现在如果不刻意观察,根本不会看出那条龙形,或许是他吞下的那枚晶石开始被他慢慢消化,再过几天,晶石的影响就会完消失。用急救箱中的酒精和碘氟消毒,虽然这些消毒剂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可是密封的很好,应该没有完失效。仅有的一副橡胶手套早就已经老化,看来只好徒手进行操了,在眼前这种条件下,不可能做到彻底无菌,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里自然没有无影灯,只能多点一些蜡烛和油灯充数。

    狼渊金黄色的胸毛实在太过旺盛,陈霖让狼安用剃刀将狼渊的胸毛刮了个一干二净,医学上这叫备皮,是手术前首先准备的条件。

    两名换好衣服的临时助手站在陈霖两旁,按照陈霖的指示将狼渊的四肢捆绑在大床的四角。

    陈霖的口鼻也用棉布围上,他嘱咐说“我为狼渊手术的时候,你们负责按住他的四肢,一定要保证他不可以乱动。”

    两名助手重重点了点头。

    狼安已经将狼渊的衣服脱了个一干二净,按照陈霖的吩咐,将狼渊的周身用洁净的毛巾擦拭了三遍,看到狼渊长度不次于自己的下身,陈霖不觉联想到梅茜,难怪这小娘们如此迷恋狼渊,想必这狼渊的床上功夫一定相当厉害。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嫉妒,恨不能用手术刀将狼渊的子孙根给切了。陈霖示意他们用消毒后的被单将狼渊的下身盖住,多层遮盖之后,仅仅留出胸口受伤的部分。

    陈霖利用酒精和碘氟为伤口进行最后一次消毒,拿起手术刀,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真正意义上进行的第一台手术,自己的前途命运都牵系在这台手术上,他强迫自己将一切的杂念从脑海中摒弃出去,心意的投入为狼渊的治疗中去。

    沿着伤口缓缓切开狼渊患处的皮肤,陈霖马上感觉到狼渊的皮肤远比正常人类要厚,刀锋下压的力度必须增加不少,他的右手开始动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撕裂感再次降临到他的右臂之上,不过这次要轻上许多,在陈霖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他强迫自己忘记这奇怪的感觉,身心的投入手术中去。切开皮肤之后,鲜血不断的向外涌出,陈霖利用手中消毒过的棉布,一边吸取着渗血,一边快速的分离着筋膜和肌肉。狼渊身体的脂肪层很薄,肌肉的相当发达,这应该是长期锻炼的结果。情况跟陈霖预想的出入不大,箭矢的镞尖射入了两根肋骨之间,想要完整的取出箭矢,必须要将肋骨之间的距离增大。

    利用不锈钢扩张钳,好不容易才将两根肋骨撑开,陈霖惊喜的发现,箭矢的镞尖并没有射入狼渊的肺叶,只是尖端刺入了他的胸膜,接触的部分,胸膜已经发黑,陈霖小心的将箭矢从狼渊的体内抽拉出来,扔在狼安手中的托盘上,根据伤口的颜色判断,这支箭矢的镞尖应该喂过毒,因为缺少实验室化验设备,很难断定毒液的具体类型。为了稳妥起见,陈霖将受损的部分胸膜连同周围的组织一并切除,然后用针线重新缝合。

    狼渊的情况远比他想像中更加乐观,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他的右肺功能应该可以重新恢复如常。

    因为缺少有效的工具,陈霖只能用这把手术刀小心的清理已经感染的组织,狼渊无疑是幸运的,伤口周围并没有大的血管和神经穿行,陈霖将化脓溃烂的肌肉切除,而后重新缝合。如果这种手术在他原来的世界,最多二十分钟就可以结束,现在却已经过去了大约两个小时。即便如此,在缺少设备的条件下,这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终于进行到最后一个步骤,陈霖扭过头去,示意狼安帮他擦去额头上渗出的汗水,狼安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适应,已经渐渐适应了陈霖工的节奏,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样手忙脚乱。

    皮肤缝合到中途,狼渊的身体突然有了反应,眼皮不断乱动,好像随时都要醒来。陈霖紧张的嘱咐说“一定要牢牢摁住他,千万不能让他乱动!”

    两名临时助手力按住狼渊的四肢,狼渊突然睁开了双目,眼前的一切让他大吃一惊,他爆发出一声狂吼,双腿猛然一挣,竟然挣脱了那名助手的怀抱,他天生神力惊人,足踝扭转,扯断了绑在双足上的绳索。

    那名助手想要冲上来抱住他的双腿,却被狼渊右脚狠狠的蹬在胸口,惨叫一声身体倒着腾飞了出去,正撞在大门之上,将门扇撞倒在地。

    狼渊怒吼道“贼子害我……”他毕竟身受重伤,声音显得十分虚弱。双臂一震竟然将手上的绳索也扯脱,一拳将另一名抓住他臂膀的助手打得飞了出去,双手扼住陈霖的咽喉,咆哮道“我杀死你这混账!”

    陈霖被他捏得眼前金星乱冒,一种即将窒息的感觉压迫的他几乎就要昏厥过去,心中叫苦道“这么糊里糊涂的被捏死我他妈太冤了……”他的力量和狼渊相差太远,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危急关头,他的右臂猛然涌起一股热流,庞大的力量充满了他的整条手臂,陈霖的右拳不受控制的击打在狼渊的颈部,狼渊重伤之下哪里能够承受这样的一击,双目一翻,重新昏迷过去。

    一直守在门外的狼勋奇不顾一切的从门外闯了进来,刚好看到儿子倒在床上的一幕。

    陈霖满脸通红的捂着脖子,费了好大力气才喘出一口粗气“我靠……差点把我掐死……”头脑因为暂时的缺氧而变得晕晕乎乎,好半天才算清醒了一些。狼安将他从地上扶起,拿起毛巾为他擦去额头的冷汗。

    陈霖重新来到床前,看到狼渊因为刚才的动又将伤口挣破,叹了口气,只好为他重新缝合,花了五分钟左右便将表皮缝合完毕,取来洁净的棉布为狼渊将伤口包扎好,才筋疲力尽的坐倒在一旁的椅子上。

    狼勋奇关切的来到床前,看到箭矢已经被陈霖取出,儿子胸前的伤口也包扎完好,俯下身去听了听儿子的呼吸,察觉到他的呼吸渐渐趋于平稳,心中稍感安慰。

    来到陈霖身边,神情恭敬道“大夫,渊儿的情况怎样?”

    陈霖摇晃了一下又酸又麻的脖子,上面被狼渊捏出的淤血痕迹仍然清晰,他有些疲倦的说道“放心吧,我回头在给他开几付药,调养一阵子就会没事了。”目光不经意瞥到狼渊颈部淤青一片,显然是刚才自己的一拳所致,连他也不能相信自己刚才哪里来得这么大的力量,想想不免有些后怕,如果刚才一拳将狼渊打死,只怕要成为狼氏一门的大仇人了。裸露在外的小半截右臂之上,龙形纹身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陈霖禁不住咬了咬下唇,自己的身体一定有古怪,还要早些查清为好。

    狼勋奇大喜过望,对陈霖的医术再无任何疑心,恭恭敬敬向陈霖鞠了一躬道“神医妙手回春,挽救我儿性命,日后只要有用上狼某之处,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陈霖慌忙站起身来,搀住狼勋奇的双臂“狼老将军,这如何使得,救死扶伤本来就是学医者的本份。”

    “唐大夫说得对!”燕月娇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陈霖抬头望去,却见燕月搀扶着一位矮胖慈祥的老太太走了进来,美目之中尽是欣喜之色,陈霖能够成功救治狼渊,等于满足了梅茜的心愿,她若是遵守诺言,就会给陈霖自由,还会将自己许配给他。目光与陈霖相遇,俏脸不觉羞得通红,心中已然将陈霖看成未来的夫君。

    老太太乃是狼勋奇的夫人,狼老夫人含泪来到床前,颤声叫道“渊儿……”

    或许是母子之间果然存在着心灵感应,狼渊竟然缓缓睁开了双目,母亲的面庞从模糊慢慢转为清晰,他嘶声道“娘亲……我……还活着?”

    狼老夫人重重点了点头,看到儿子终于转危为安,禁不住喜极而泣。向来坚强的狼勋奇也是老泪纵横。

    陈霖起身道“他的外伤虽然清理缝合好了,可是体内的炎症仍然没有彻底清除,想要恢复如常,我还需要找一些药物回来。”

    狼勋奇现在对陈霖已经是深信不疑,恭敬道“唐大夫需要什么尽管吩咐。”他转向狼安道“狼安,你去账房支取五百金币,以备给唐大夫买药之用。”

    狼渊这才留意到陈霖的存在,一双朗目有些迷惑的盯住陈霖道“这位是……”

    狼老夫人擦干眼泪道“这位就是燕月请来的神医,就是他将你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狼渊挣扎着想要坐起,想要向陈霖表达谢意。

    陈霖笑着阻止他道“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休息,如果挣裂了伤口,岂不是又让我麻烦一次!”

    狼渊充满感激的点了点头,重新在床上躺好。

    陈霖找出温度计为他测了测体温,发现狼渊的体温已经高达摄氏三十九度,可见他体内的炎症仍然严重,必须找到抗感染的药物让他服下,急救箱内虽然有些抗炎药物,可是都已经过期,如果勉强注射,万一引起了不良反应,岂不是得不偿失。

    陈霖嘱咐狼安道“安伯,你要寸步不离的守在狼将军身边,不停利用冰水帮他擦身,降低身体的温度。我和燕月出去采购药物,会尽快返回。”他又将如何测量体温的方法教给了狼安,这才和燕月出门采购。

    刚刚走出功德巷,便看到梅茜含泪迎了上来,她已经躲藏在这里等了大半天,内心的煎熬就快让她承受不住。

    “狼渊怎样了……”她颤声问道。

    燕月欣喜万分的向梅茜道“狼将军已经醒来了,插在胸口的毒箭也被陈霖取出,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了。”

    梅茜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望向陈霖,却遇到陈霖冷冷的目光,她心中不觉一颤“你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陈霖向她伸出大手道“你要求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做到,可是你答应我的事情,却一件都没有兑现,那份契约呢?”

    梅茜此时方才知道陈霖指的是什么事情,轻声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又岂会反悔,只要狼渊痊愈,我马上还你自由之身。”她来到燕月的身边,握住燕月的纤手,将她唤到一旁,两女悄声说了些什么,陈霖距离太远,看到梅茜娇媚的神态,心中暗骂,刚才哭丧着个面孔,现在听说狼渊没事,马上就变成一副模样,老子这次的侠骨仁心,竟然成了你们这小公母俩。

    过了不久燕月便红着俏脸来到陈霖身边,轻声道“我们快去采购药材吧。”

    陈霖看到她一脸暧昧的模样,心中更加想知道她们谈话的内容,悄声问道“梅茜跟你说些什么?”

    燕月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甜甜的笑意,忸怩道“主人让你放心,她一定不会食言……”

    陈霖心中大喜,张开臂膀向燕月搂去“好老婆,让我吻一个先!”

    燕月早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娇笑着逃向前方。

    陈霖和燕月溜遍了附近的大小市集,这里药铺虽然众多,可是货架上的药物都是千奇百怪,多数都是矿石粉渣之类,和陈霖概念中的药物相去甚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