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689章 围捕(下)
    龙晰蝎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将附在身体上的盗族老者甩掉。狂怒之中,甩动巨大的头颅在黑暗中横冲直撞。

    尘土与砂石的碎屑漫天飞舞,陈霖刚刚从地上爬起,又被剧烈的震动震倒在地,抬头望去,惊恐的发现龙晰蝎巨大的利爪从天而落,径自向自己的身体踏来,此时再想逃走,只怕来不及了。

    避无可避的情况下,陈霖挥动右拳向龙晰蝎的利爪迎去,这样的举动纯粹是处于本能的反应,以他的拳头对付于数十倍于自己的龙晰蝎,无异于螂臂当车。

    盗族老者流露出一丝惋惜的表情,手中锯齿阔剑狠狠插入龙晰蝎己经受伤的左目之中,尽力想挽救这个年轻人的生命。

    疼痛让龙晰蝎庞大的身躯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陈霖的右拳己经达到自身速度的极限,右手的肌肤隐然泛出蓝色,在高速出击之中越来越亮,周边笼罩着一团神秘的光晕,衣袖因为与空气的高速摩擦而燃烧起来,火焰包绕着陈霖的右臂,一条蓝龙在火焰之中盘旋飞舞,奔腾欲出。

    龙晰蝎的巨爪和陈霖的右拳猛然撞击在一起,一切只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情,时间在一人一兽的正面交锋之时恍如静止。

    先是盗族老者感到龙蜥蜴身体的抽搐,因为角度的原因,他并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

    凌鹰和雅易安就在不远处,他们本来以为陈霖必死无疑,可是忽然感到地面在陈霖和龙晰蝎交锋的刹那开始剧烈的震动,以陈霖的脚下为中心,一圈圈宛如蜘蛛网似的裂纹向四周迅速蔓延开来,一直延伸到他们的脚下,足见陈霖此时承受的巨大压力。

    龙晰蝎巨大的头颅向后仰起,它的左爪颤抖着缩了回去,缩到中途,和陈霖右拳接触的鳞甲部分缓缓塌陷了下去,伴随着龙晰蝎一声惊天动地的悲吼,蓝色的鲜血带着血肉在半空中进射开来,它的整只左爪,竟然被陈霖一击之力震得粉碎。

    庞大的身躯倾斜着倒在了地上,盗族老者抓紧这难得的时机,拧动锯齿阔剑的尾端,剑身分裂开来,剑腔之中无数的细小箭矢从龙晰蝎左眼的创口射入它的大脑之中,龙晰蝎试图撑起庞大的身躯,却无力完成,头颅缓缓的低垂了下去,它的生命终于离开了它的躯壳。

    陈霖惊魂未定的看着龙晰蝎近在咫尺的尸首,直到那盗族老者来到他的身边,方才回过神来。

    盗族老者的脸上写满不可思议的神情,抓起陈霖的右臂看了看,确信陈霖的右手完好无暇,低声道:“好厉害的拳头!”

    雅易安扶着被烧伤的凌鹰践踢走了过来,亲眼目睹了陈霖刚才的惊天一击,两人心中重新开始估量陈霖的实力。

    盗族老者从腰间皮囊中取出一把小刀,在上面涂抹了一种无色透明的液体。来到龙晰蝎的身前,从它的腹部开始剥开龙晰蝎的外被鳞甲,他对龙晰蝎的生理结构相当的了解,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便将龙蜥蜴的鳞甲和血肉分离开来,然后席卷起来。

    雅易安双目发亮的跟在盗族老者的身后,他敏锐的猜测到,龙晰蝎的体内一定藏有不少的异宝。

    陈霖关切的向凌鹰道:“怎么样?严不严重?”

    凌鹰叹了一口气道:“只怕我要歇息两日才能完复原。”陈霖从萱儿处知道翼族人具有强大的自我复原能力,凌鹰所受的烧伤虽然严重,可是过两天一定可以恢复如初。

    身后传来雅易安的一声惊叹,陈霖转过身去,却见盗族老者将龙晰蝎的腹部剖开,从中取出了一颗网球大小的红色珠子,雅易安的目光显得异常贪婪,死死盯住老者手中的明珠,声音颤抖道:“这颗是不是龙蜥蜴的内丹?”

    盗族老者淡然一笑,点了点头将内丹小心的收入皮囊之中,开始剥离龙蜥蜴那对锋利的尖角,取下两对尖角,他拿起其中的一支来到陈霖身边:“这支送给你!”

    陈霖微微一怔,他并没有想到老者会赠给自己。

    盗族老者笑道:‘能够顺利的击败龙晰蝎你也有份功劳,战利品自然有你一份,这尖角坚韧非常,经过名匠的雕琢可以成为防身的利器,如果你前往帕提亚城,可以去城西的‘战神工坊,那里有位名叫格尔萨的名匠应该可以帮你将尖角制作成一流的武器。”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见到他,你只需说是铁魔鳌让你们去的就成!”看来铁魔鳌便是这盗族老者的本名。

    陈霖欣喜万分的接过尖角,只觉着入手十分沉重,估计出它的质量远胜于钢铁。

    雅易安忍不住道:“老爷子,打败龙晰蝎我们也有份,为何你只送给他一个人呢?”

    铁魔鳌并不喜欢这个贫嘴的家伙,冷冷道:“你莫不是看上了我手中的内丹?”

    雅易安被他说中了心事,嘿嘿奸笑了起来。

    “想要内丹,没门!”铁魔鳌毫不客气的击碎了雅易安的幻想,他看了看凌鹰,又弯下身去,将龙的鳞甲割下两块,卷好后分别递给陈霖和翼弓:“去做件防身的皮甲l”

    雅易安眼巴巴的看着陈霖和凌鹰,难道自己这么不讨喜,分战利品居然没有他的份。

    铁魔鳌收抬好自己的战利品,向陈霖三人挥了挥手,大步向远方走去。

    雅易安目送他消失在黑暗之中,方才忿忿然道:“吝啬的老家伙,居然无视我的奉献!

    陈霖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钱财乃身外之物,你又何必看得过重,收拾一下,我们也该出发了。”

    “既然是身外之物,你们把这些东西送给我好了!”

    “做梦!”陈霖和凌鹰同时向他扬起了拳头。

    因为用来骑乘的三条土晰蝎己经被龙晰蝎屠戮,他们只好步行前往帕提亚城,好在雅易安对地下世界的路途十分的熟悉,省却了不少的麻烦。

    一个日夜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帕提亚城外,站在黑色的山岩之上举目望去,却见帕提亚城内辉煌,地下城市的宏大规模让陈霖目瞪口呆,想要建成这样的城市绝非短期内可以实现。

    雅易安道:“帕提亚城己经有了一千五百年的历史,盗族人本来也居住于地面之上,以抢劫和渔猎为生,后来被玄武帝国的大军围剿,为了生存下去,他们才转入了地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和语言,和其他种族己经有了很大的不同,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从祖上传下来的抢劫和偷盗。”

    陈霖不解的问道:“同样都是被玄武帝国围剿,翼族和盗族之间非但没有同仇敌汽,反而成为不共戴天的仇敌,却是为了什么?”

    凌鹰冷冷道:“翼族和盗族之间曾经是最好的盟友,可是后来盗族为了保存自己,出卖了翼族想从玄武帝国手中换取生存的土地……”

    “不对,是翼族出卖了盗族!”雅易安对此持有不同的意见。

    凌鹰怒视雅易安,这贫嘴的家伙胆子变得越来越大了,竟敢公然顶撞自己。

    雅易安有些心虚的喘了口气,低声道:“两族之间的仇恨不应该影响到我们的友情,是不是?”

    凌鹰冷哼了一声,他的伤势比预想中恢复的还要快,如果不是还要依靠雅易安的帮助进入帕提亚城,他早就拎起他的衣领,将这个讨厌的家伙扔到一边去。

    三人用油彩在脸上画好花纹,整理好衣服,并肩向城门走去。

    因为明天就是真神多员的诞辰,门前盗族武士对来往人群的盘查显然严格了许多,陈霖和凌鹰学着雅易安的样子向武士出示了手中的通行证,武士检查了他们随身所带的行李之后,方才将三人放入城内。

    陈霖抬头望去,却见城门有五层楼的高度,青铜大门的两侧各有一座高耸的塔楼,塔楼通体以雕琢的方方正正的黑色巨岩堆砌而成。哨所内各有六名副武装的弓箭手来回巡视,一有异动,他们手中的霹雳箭就会准确的射向目标。

    帕提亚城内的道路十分宽阔,可以容八辆马车并行,街道以白色岩石铺成,笔直延伸,绝无曲折迁回。道路两旁是一座座风格统一的弯顶民居,每座民居的大门前都悬挂着流光溢彩的琉璃灯,洋溢着一片节日的气氛。

    雅易安小声道:“盗族人虽然以偷盗抢劫为生,可是在帕提亚城内绝不容许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本族内发生盗窃之事,便会遭到刻目,剁手的刑罚。”

    雅易安对帕提亚城内的一切了如指掌,带着陈霖二人来到城西的一所小旅馆住下,嘱咐他们耐心在旅馆中等待,他独自一人前往城内打探消息。

    陈霖和凌鹰等了足足有两个小时,仍然没有看到雅易安回来,心中不免焦躁了起来,凌鹰问明旅馆的老板,知道战神工坊就在不远的街角处,和陈霖带上盗族老者送给他们的战利品,径自向战神工坊而来。

    来到战神工坊,却看到几名年轻学徒正在炉火前忙碌,一个秃顶的驼背老者站在那里指挥。看到有客人过来,那驼背老者用围裙擦了擦手掌迎了上来。

    “两位客人需要什么?”这老者也非盗族人,口音显得有些生硬。

    “请问那位是格尔萨先生?”

    “我就是!”

    凌鹰淡然一笑,将手中的那卷龙晰蝎的鳞甲放在桌上,陈霖也随着他将龙晰蝎的长角放在桌上。

    格尔萨混浊的目光猛然变得明亮了起来,充满惊奇道:“龙蜥蜴的鳞甲和长角!”

    凌鹰点了点头,按照之前盗族老者的吩咐道:“是铁魔鳌前辈让我们来的。”

    听到铁魔鳌的名字,格尔萨顿时放下了戒备,低声道:“只有他才能成功的猎取龙晰蝎,宝刀未老,宝刀未老啊!”

    满是皱褶的手掌在鳞甲上抚摸了一下:“这张外皮,足够打造两件甲青!”他眯起双目分别打量了一下凌鹰和陈霖,己然估计出两人的身高和体态。

    他屈起手指在龙蜥蜴的尖角上轻轻弹了两下:“这长角可以打磨成一把无坚不摧的宝刀凌鹰拱手行礼道:“拜托您了!”

    格尔萨淡然笑道:“铁魔鳌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明日一早,你们便可以过来收货!”

    回去的路上,刚巧遇到打探消息回来的雅易安,从他得意洋洋的表情来看,应该有满意的收获。

    陈霖迫不及待的拖住他的手臂,低声问道:“怎样?是否打探到她们的消息?”

    雅易安微笑道:“恩公想必等急了,我己经打听到她们的下落,泰图尔将她们暂时关押在哥特神庙的牢房之中,只怕过了真神多员的诞辰便会对她们下手。”

    陈霖怒道:“他若是敢无礼,老子非剁了他喂狗不可!”

    雅易安笑眯眯道:“恩公不用着急,明日之前没有人敢碰她们。”

    凌鹰道:“我们还是尽早将她们营救出来,免得夜长梦多。”

    雅易安低声道:“先回去再说!”

    回到客栈,仔细检查过房间附近,雅易安将门窗紧闭,点亮烛火,从怀中取出一张绘在白布上的地图。

    陈霖和凌鹰慌忙凑了过去。

    雅易安指向地图道:“这一幅是哥特神庙的地形图,如果我的推测没,她们应该被关押在神庙后方,山崖上的石牢之中。”

    陈霖急不可待的说:“既然找到了她们的位置,我们今晚便寻过去,将萱儿和玄波救出来!”

    雅易安摇了摇头道:“明日便是真神多员的诞辰,为了防止有人闹事,神庙的防范异常严密,今晚是他们最警惕的时候,现在去救人,只怕还没靠近神庙便会被他们发现。”

    凌鹰点了点头,对雅易安的分析深表赞同。

    雅易安道:“解救她们最好的时机应该是明日正午。”

    陈霖用眼神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雅易安道:“明日正午真神多员诞生之时,在神庙的广场会举行盛大的祭祀,整个帕提亚城的居民都会聚集在神庙周围,共同庆祝这一时刻,在他们虔诚跪拜真神的时候,就是他们的警惕心最为放松的时候,我们只要把握住时机,应该可以迅速将那两位姑娘解救出来。

    陈霖来回走了两步,终于下定了决心,雅易安所说的计划相当稳妥,一切都按照他说的做翌日清晨,陈霖和凌鹰两人来到战神工坊,格尔萨果然按照约定将甲胃和长刀制作完成,甲胃经过他的处理,比之原来要轻薄柔软许多,不过韧性却丝毫未减。

    格尔萨道:“穿在身上,能够抵挡刀剑!”又将长刀横放送入陈霖的手中,陈霖接过刀柄,却见这柄用龙晰蝎尖角做成的长刀通体漆黑如墨,刀身之上闪烁着深沉的反光,刀锋锐利,边缘隐约泛起青色的光晕,刀柄处用龙晰蝎的鳞甲包裹,拿在手中份量49重,如果不是这段时间陈霖的普力大幅度提升,只怕无法挥动自如。

    陈霖抽出腰间的弯刀,长刀轻轻向弯刀上斩去,只听到‘嗜l’地一声弯刀竟然被长刀斩成两截,凌鹰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这看着毫不起眼的骨质长刀,竟然如此锐利。

    陈霖欣喜万分的将长刀纳入刀鞘之中,刀鞘是用剩下的龙晰蝎鳞甲拼制而成,配在一起十分的和谐。

    陈霖和凌鹰齐齐向格尔萨致谢,凌鹰取出两颗夜明珠作为这些东西的酬金,格尔萨却死活不愿收下,看来他和铁魔鳌的关系果然亲密非常。

    距离正午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陈霖和凌鹰在雅易安的引领下向哥特神庙走去。真神多员在盗族人心中的地位至高无上帕提亚的居民倾巢出动前往哥特神庙去参加祭祀大典。其中不乏一步一跪的信徒,没想到在这地下世界一样有信仰的存在。

    前往神庙的盗族人虽然很多,可是好在事前安排妥当,秩序保持的井然有序,他们三人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来到哥特神庙之前。

    雅易安低声道:“两位恩公,我们还是分头行事,等到祭祀大典开始的时候,我负责在广场之中制造混乱,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们两个前往后山的石牢救人。”

    陈霖看到雅易安在这件事上如此尽心尽力,心中不禁有些感动,关切道:“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敌人抓住。”

    雅易安笑道:“放心这次我一定会谨慎从事,绝不会再次落入他们的手中。两位恩公也要小心,救出人之后,马上前往客栈会和,我己经安排好了逃走的路线。”

    陈霖和凌鹰两人和雅易安分手,他们早己将哥特神庙的地图记得一清二楚,趁着无人注意,悄然离开了队伍,从左侧的小路走入,绕过哥特神庙,来到神庙的后方,因为临近祭祀大典开始的时候,盗族人大都己经前往广场,只有少数武士在神庙周围巡逻警戒。

    两人躲在粗大的廊柱后方,悄然观察着神庙后方的环境,负责把手路口的有四名武士,他们排着方队在山崖和神庙后门之间的道路来回巡逻。

    陈霖低声道:“左边的两个交给我,右边的两个属于你。”

    凌鹰冷笑道:“用不了这么麻烦!”缓缓从身后抽出金色长弓,四支洁白的羽箭在弓弦上依次排开,目光觑定前方的目标,在四名盗族武士转过身去的时候,猛然施射,弓弦一声轻响,四支羽箭追风逐电般直奔四名盗族武士的后心而去,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便被羽箭洞穿了心脏,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