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八百四十二章:土木贤者
    通往山峰的栈道只有不到一米的宽度,因为后山常年得不到阳光,再加上长期无人行走的缘故,路面结满了青苔,脚下湿滑无比,加上山势陡峭,行走异常艰难。

    虽然得不到充分的阳光照耀,栈道两旁的植被却异常高大,随处可以看到树龄数百年的参天古木,越往上行,萦绕山间的晨雾便越浓,没多久便走入遮天蔽日的森林之中,视野中已经看不到双塔神庙的位置。

    种类繁多的鸟儿和许多陈霖叫不出名字的小兽不时出没于森林之中,仿佛它们才是这片森林的主宰,陈霖整个人融入大自然中,内心渐渐放松了许多。

    就在陈霖沉浸在周围美景中的时候,一串妖异的笑声忽然传入他的耳中,这笑声对他来说竟有几分熟悉,陈霖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向大树后躲去,却马上意识到自己身穿隐身衣,没有那么容易被别人发现。小心避让周围的枝叶,从前方的缝隙中向声音传出处望去。

    那女子发出格格的媚笑,笑到最后声音却突然转成阴沉沉的男声,陈霖心中剧震,一个可怕的名字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木逢春!”竟然是七大神官之一的木先生木逢春,难怪他会觉着声音如此耳熟。

    陈霖握紧双拳,对木逢春的残忍变态行径已经是深恶痛绝。

    木逢春整个身体竟然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完成为女子的模样,她娇柔道“你看够了没有,还不快点给我滚出来!”

    陈霖心中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穿着隐身衣仍然能被木逢春识破行藏。正准备跳出去的时候,却听到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道“木逢春,你好大的胆子!”

    前方黑褐色的泥土突然向上凸起,渐渐聚合成人形,一个身穿褐色僧侣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潭水边缘。

    陈霖暗叫侥幸,原来周围还有人在。

    木逢春格格娇笑道“土刑真,我早就猜到是你,只怕偷窥我沐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

    那褐衣男子也是七大神官之一的土刑真,他擅长操纵泥土砂石,和木逢春是同等级数的高手。

    土刑真暗黄色的脸上生满雀斑,双目也是妖异的黄色,整个人看上去宛如一个重症的黄疸病患者,他表情木然道“我早就怀疑庙中的僧侣不断失踪与你有关,今日总算被我抓住证据。”

    木逢春娇媚的向土刑真望上一眼道“土大哥,原来你这么关心小妹。”

    如果不是刚才见识到了木逢春的真身,陈霖还真会以为她是一个娇媚柔弱的美女,现在看到她故作媚态的模样,只感到阵阵的恶心。

    土刑真冷冷道“这件事如果传入大祭司的耳中,你应该会知道后果。”

    木逢春柔声道“不知道土大哥指得是哪一位?”

    “你少跟我装糊涂!大祭司这两日就要返回,你惹下的祸端,最好自己向他解释!”土刑真依旧是那副泰山崩于前而不为所动的神情。

    土刑真沉稳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慌乱,虽然只是刹那之间的事情,可仍然被木逢春敏锐的把握住。娇躯宛如一朵沾满晨露的花朵,轻轻向土刑真偎依而去“其实在我心中始终都在牵挂着你……”

    土刑真虽然在七大审官之中位列最后,可是木逢春却对他极为忌惮,因为土刑真对她拥有天生相克的能力。宛如藤蔓般缠绕在土刑真的周围,近乎呻吟道“你想怎样对我,我都由着你。”

    “混账!”一个愤怒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潭水宛如爆炸般向高处升腾而起,透明的水流向他们两人站立的位置兜头罩下,土刑真抢在水流没有触及自身之前,化为一缕尘烟,融入地下的土壤之中。

    木逢春轻松自如的挥舞了一下手掌,千万条绿色藤蔓在她的身体前方交错缠绕,形成了一道绿色的屏障,将奔腾扑来的水流尽数挡在外面,声音陡然转为阴冷的男子之声“水娘子,没想到你也有偷窥的癖好”

    “无耻之徒,神城之内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存在!”

    四散的水流突然向潭水之中回缩,水柱在虚空中凝合成螺旋状,一个透明的躯体窜升出水面之上,握住这水流形成的螺旋长剑向前方藤蔓屏障刺去。

    木逢春冷笑道“你我虽然共列神城,可是彼此侍奉的主人不同,理应井水不犯河水才对,既然你主动找上门来,今日我便遂了你的心愿,让你体会到做女人的好处!”

    “混账!”水娘子手中螺旋状水剑威力在瞬间增强数倍,剑身高速旋转,这样的法术等同于现代高科技水钻,即便是合金也能够穿透,更何况是木质的藤蔓。

    螺旋水剑来到藤蔓前方之时,藤蔓顷刻间消退殆尽,木逢春的身躯在一条藤蔓的牵动下,向上方迅速升腾而起,躲过水娘子无坚不摧的水剑,双手狂挥,无数落叶纷纷而下,向水娘子透明的之上罩落。

    一层透明的水雾从水娘子的周身激发而出,将落叶化为齑粉。

    木逢春悠闲自得的螺旋升腾而上,站在大树顶端之时,身上已经穿好一件树叶编织而成的短裙,微笑道“看在你主人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水娘子冷冷啐了一声,此时潭水周围却又发生了变化,周围的砂石开始迅速向水潭中渗入,原本清澈见底的水潭,转瞬之间已经成为污浊的泥潭。不用问,一定是土刑真偷偷做得手脚。

    水娘子自忖未必能在木逢春和土刑真两人的联手下讨得好去,娇叱一声,透明娇躯投入远方的密林深处。

    木逢春看着混浊的潭水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土大哥,你干嘛将我的浴池弄脏了!”

    随着土刑真的身躯再次出现在水潭边缘,潭水重新变得清冽,他低声道“为何不杀了她?”

    木逢春格格笑道“杀了水娘子,明琳那丫头会跟我们善罢甘休吗?”经过刚才的事情,木逢春再也没有心境在这里呆下去,手臂扯住藤蔓用力一荡,娇躯隐入密林之中。

    土刑真充满遗憾的看着木逢春的倩影,黯然摇了摇头,身体也重新没入土壤之中。

    目睹三大神官的手段,陈霖心中也不禁暗暗吃惊,自问如果和他们交手,并没有十足的胜算,越发感到这神城之中卧虎藏龙,深不可测。确信三人都离去,陈霖方才从藏身处出来,伸展了一下臂膀,循着山中的栈道继续向巅峰爬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