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侃西游 > 0344、我不是吴铃铃
    金光拳泛出冗长的铮鸣之声,悟空猛地一挥,向那剑盾打去。

    “呼哗啦……”

    那剑盾完就没有丝毫的抵挡作用,如薄玻璃一样瞬间粉碎,铃铃七和那同阵的二十几人被这狂猛的拳打的疾飞出去。

    这一群人才刚刚飞出,就已经是一一毙命,铃铃七经脉内脏多处受损,流血不止。

    她早已进入元婴中辈,刚刚他强调部元力,终于是免除了当场毙命,但若等她飞撞在地之时,小命依然会不保。

    她无助地望向吴权,她的生父,她无限地期望父亲的呵护。

    可是,父亲的温馨,就只是停留在她七岁的记忆中,那时,父亲真的好爱自己呀!

    从她七岁之后,这吴权的性情大变,虽然也爱她,但她又怎么会体认不到?那个爱,就是和以前不一样!

    但无论怎么样,他都是自己的父亲,是自己深爱的人,想来是自己不够好,不能让父亲满意吧?于是乎,她没日没夜的苦修,就想有朝一日,让父新刮目相看。

    这一次,父亲要让安南从大唐独立出去,其实吴铃铃她自己是不太同意的,但她觉得,父亲他是安南之主,他的决定必然有他的道理!

    最后,她还是选择了支持父亲。就算看到了那些血祭的残忍场面,甚至她还偷偷跑出去了偷吐了几次,但她依然强忍着,她相信,父亲一定是对的!

    吴铃铃知道,在这石火电光的刹那间,以别人的修为,都是救不了自己的,就只有父亲能,他的功法中有一式叫“扭转乾坤”,可以瞬移到她身旁将她接住。

    她就那样眼巴巴地望着吴权,渴望着吴权,渴望自己现在就在父亲温暖的怀抱里。

    可是,只见那吴权却是冷哼一声,将头向旁边一扭,虽然只是一刹那的瞬间,虽然距离太远没办法听到父亲的声音、看得清他的脸,但那男子的表现,还是让吴铃铃的整个心从里到外都凉透了。

    她心中悲凄地呐喊着“不要抛弃我……”

    这时,那剑盾被打碎后的一把残剑纷飞划过,刷地一下横斩在了吴铃铃地腰上,剑痕很深,整个嵌入她的半个腰深,她痛苦地几欲昏厥。

    但也正因此算是因祸得福,她人停止了继续向外纷飞到最后粉身碎骨,而是被那残剑给钉到了地上。

    她七窍流血,口中吐出的鲜红更不必说,身体虽然被残剑钉到地上不能动,但她还是奋力伸手向吴权的方向抓去。

    她努力运起了最后仅存的一小缕元力,发于音声“爹……救铃铃……”

    现在的吴铃铃已经飞出数里之摇,这么远的距离,普通音声吴权是不可能听到的,但她拼尽最后一缕元力在音声之上,那声音就不一样了。

    只听得漆黑的夜空中,一声凄婉凄凉的声音响彻四野。

    这时,营中有个士兵突然大悟般地道“哦……我想起来了,我曾经有缘见过铃铃公主一面,刚刚我就觉得那铃佰尉很是眼熟,可是就是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现在想来,那铃佰尉不正是公主殿下吗!”

    士卒张三道“是吗?你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是公主吗?”

    士卒李四道“当然,不会错的,前年公主去她外公家,我曾有缘目睹过她一眼,虽然是两年前的事了,但现在看来公主除了比那时更漂亮外,就没大变化了。”

    士卒王二麻子道“是吗?没想到铃佰尉竟然就是咱们的公主殿下,兄弟们中有困难她都会帮忙,她自己的薪贴也都拿来给大家补贴伙食了,我都吃过她给的不知多少个红薯了。”

    士卒何七道“咱们现在虽然算是精锐部队,但军粮依然是缺得不得了,要是没有公主常常自掏腰包,大家还不得天天饿肚子呀?”

    士卒刘八道“她真的是公主吗?平时那么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真还看不出来咿!”

    佰尉冯胜出来安抚道“大家安静,各尽其职,不要再交头接耳了!”

    福剑打开了天眼,看到自家公主惨相也不由的心痛不已,向吴权小心地提醒道“陛下,公主她,要不行了……”

    吴权冷哼了一声,运转元气于音声,他的声音响彻整个夜空“没用的东西,我白养了你这么多年,去年让你嫁给蛊老仙君你非不干,害我白白损失了那么大的助力。

    今天你又这般没用,我前后给了你两百精锐,可是你呢?两百精锐连人家两个人都打不过,你还敢在众人面前说是我的女儿?我吴权根本就没有你这样的孬种女儿!”

    吴铃铃的一颗希望之心,算是彻底凉透了,她已经没有丝毫元气,现在剩得,就只有那很微若,随时都要熄灭的那一小点元魂了,但她还是将那元魂运于音声,那声音无比震撼,甚至缠斗的双方,大多都已经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就只听她说些什么。

    “是的,我不是吴铃铃,更不是什么安南的公主,我就只是一名普通的佰尉铃铃七,今天我技不如人,不能再为安南效力,死有余辜!”

    所有人听到了她的话,都感到非常痛心,就连吴权手下的一众士卒也都是很奇怪,为何自家陛下,对公主的死活会无动于衷呢?莫非,这人她不是公主殿下?!

    吴铃铃一串眼泪滚下,已经油尽灯枯的她,眼前越来越黑变得什么也看不见,预示着她的人生也彻底卸下了帷幕。

    这时,她突然感觉一股庞大的力量进入体内,自己仿佛又有了生的气息,有一双身影现在自己的眼前,她努力地睁大了眼睛,去看着,应该是爹爹来救我了吧?!

    但她看到的并不是吴权,而是雒龙和妪姬,也正是妪姬正在向她体内灌注生命之能。

    “大哥哥,大姐姐,谢谢你们,我安南的守护神!”说完她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雒龙急看向妪姬,妪姬道“没事的,她只是昏睡了过去,命已经保住了。”

    雒龙闻言,深深地长吁了口气,伸手要将插在吴铃铃身上的残剑化掉,但却被妪姬给阻止住了“我来,我的功法《长青之树》对治愈疗伤比你的《游龙》要强得多!”

    雒龙闻言,点头停了手,道“那我去帮他们,你先照顾她!”

    妪姬点了点头,而后又道“你的伤?”

    雒龙道“已经无碍了,放心吧!”他说着便是一拍自己的胸脯,但显然他并没有痊愈,在那一拍的当下,还是不住地咳嗽。妪姬见了心疼道“你就硬撑,一定要量力而行!”

    雒龙嘿嘿傻笑了几声。道“知道了!”但他心中却是在苦笑,心道“不硬撑也得撑呀,难道看着自己一手建立起的安南就这样毁灭吗?”

    雒龙刚要走,妪姬又急叫住她道“雒哥,最好能找到‘九转神元丹’和‘天阳护体丹’,不然,就算我再妙手回春,恐怕也难保这孩子性命,去一会问问那些年轻人吧,他都是来自神都之人,或许这种奇药他们有处寻觅!”

    雒龙道“好。”就飞空而去帮悟空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