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54章 最好的小舅子
    朱允炆发疯发狂,徐增寿却还是意犹未尽,光靠着打击威望,是很难击败一个皇帝的。他必须拿出更有用的办法,来帮着朱棣和柳淳,赢得胜利。

    有人要问,他一个没有实权的勋贵二代,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干点通风报信的事情,已经很了不起了,还想逆天不成?

    还真别说,徐辉祖就要逆一把天。

    俺徐增寿可不是像大哥一样,除了依靠父亲的荫庇,就什么都不会笨蛋,我的手里还有一张大牌,一张很大很大,几乎是王牌的超级大牌!

    到了现在,也该是抛出来的时候了。

    “苏州那边的作坊,今年亏了多少?”

    没有听错,就是亏钱了!

    要知道当初柳淳曾经苏州折腾了一番,将半个苏州城都塞到了徐增寿的手里,那几年里,靠着对外贸易,苏州经济达到了空前的繁荣,徐辉祖的身价也是与日俱增,连着翻了好几倍。

    但好景不长,等到朱允炆登基之后,大举用兵,苏州的商号就被勒令捐款,光是徐增寿的作坊就拿出了十万匹绸缎献给朝廷。

    紧接着李景隆惨败,重新整军再战,又从徐增寿手里拿出了三十万匹绸缎,如果说这些仅仅是一次性失血,还能撑得住,可随着厘金的设立,使得商货转运困难,就成了持续失血……

    老百姓的桑田要收税,产了蚕丝要交税,起运要交税,送到作坊要交税,从作坊出来,还要交税!

    另外这些绸缎送去市舶司,通过皇家银行向海外出售,也要交税!

    这一连串的税,使得丝绸的成倍迅速增加,几乎翻了一倍还多。

    海外固然人傻钱多,可这么涨价,谁能受得了?

    结果就是采购严重下滑,几乎降到了原来的三成。

    更为要命的在后面,当初柳淳给朱元璋设计对外贸易的时候,是以官方贸易为绝对主导,严格防止侵占土地的现象出现。

    可现在价钱暴涨,海外商人承受不住,转而盯上了黑市。

    那些士绅商贾看到了这一点,他们立刻扩充自家的作坊,开始疯狂生产,疯狂走私!

    朱允炆不是厚待士人吗?不是反对朱元璋的严刑峻法吗?甚至还准许士绅办乡勇,收厘金。

    苦果终于出现了,士绅大肆走私,朝廷半点约束的能力都没有。

    而走私的作坊猖獗,遍地都是,又进一步挤压原来和官方合作的大型作坊,使得连生丝都拿不到了。

    朱允炆登基改元的第一年,徐增寿已经拿出了五百万贯,填补亏损,维持作坊的运行,可这些人也是杯水车薪,根本的问题不解决,崩溃就不可避免!

    徐增寿跟手下人沟通之后,确认火候差不多了,该引爆这颗炸弹了!

    几乎在一夜之间,一条爆炸性消息就传遍整个苏州,因为经营不善,中山王府开始抛售苏州丝绸作坊的股份。

    这条消息传出来,很多人都十分错愕。

    虽然他们知道现在局势艰难,但是头几年烈火烹油,繁花似锦,徐家赚了钵满盆满,家底丰厚。而且丝绸生意多少年了,只要等苦日子过去,就会重新繁荣,为什么要出售?还是低价出售?

    就在所有人犯迷糊的时候,更多消息传来,官方的海外贸易已经维持不下去了,沉重的厘金超出了作坊的承受能力,猖獗的走私不受控制……整个江南的经济体系已经开始崩溃了。

    在接下来的十天里,一再下降价格,可就是没有人敢接手。

    到了第十一天,作坊……关门了。

    多达六千多名女工没了工作。当然,徐增寿还算厚道,给每个工人发了五十贯,作为遣散费,并且承诺,只要重新开工,还会优先招募她们。

    女工含着眼泪,离开了作坊。

    伴随着丝绸作坊的关门,预示着江南经济的春天结束了……从洪武二十年之后,尤其是对外贸易的发展,十多年的繁华,走到头了。

    一家,两家,三家……作坊倒了,街上的铺面关门了,相关的航运,镖局,也都跟着倒霉。

    就像是骨牌一样,倒塌了第一张,后面的就不受控了。

    江南苑是苏州最顶尖的淮扬菜饭馆,以往高朋满座,胜友如云,想要吃一顿饭,要提前五天订餐,而且吃饭的时间还受到限制。

    不知道什么时候,店铺外面居然挂出了八折的幌子。

    生意没了,八折也不管用啊,七折,五折……最后江南苑干脆将上面两层雅间关了,只留下第一层的大堂惨淡维持。

    那些原来经常跑江南苑吃饭的商人,开始去小饭馆,街边摊,最后干脆在家里吃算了。

    还有人把城里的房舍封起来,跑到了乡下自种自吃,或者干脆去外地躲避债务。

    餐饮黄了,昔日堪比秦淮河的烟花巷弄也迅速垮台了,人们口袋里的钱都没了,哪里还有闲心取乐。

    即便有钱,看这种局势,谁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干脆把钱藏起来,熬过这段艰难的日子再说。

    花枝招展的姑娘们,连一个客人都拉不到。

    恐慌像是瘟疫一般,迅速传播,包括徐增寿在内,都懵了,他引爆的这颗炸弹竟然是如斯恐怖!

    如果说苏州丝绸作坊倒下,影响最大的是谁?恐怕还要算皇家银行!

    曾经丝绸作坊是最大的借贷客户,皇家银行也乐意借钱给作坊,让他们扩大生产,毕竟每年海外贸易,换来的金银,还要入皇家银行的账。

    可现在呢,情况完变了,双方不再是亲密地合作关系。

    皇家银行的苏州分行,冲到了丝绸作坊,直接逼债。

    “还钱,你们在一个月之内,必须交出100万贯欠款,不然作坊就要被查封!”

    听到查封两个字,负责的东家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查封好啊,查封了吧!今天要是不查封,我是你们的孙子!”

    皇家银行的人气坏了,好大的胆子,欠了钱,还敢骂人,谁给你们的狗胆?

    他举手要打,而丝绸作坊的东家回手一指,足足有几十人之多,银行这边还以为是工人呢!

    只见作坊东家冷笑,“瞧见没有,这些都是要债的!他们有生丝收购的王老板,有船队的李掌柜的,有车马店的韩掌柜的……他们都来要账了,你把我抓走,现在就抓走!抓走啊!你把我抓了,他们就不用找我要钱,之前去你们衙门了!”

    银行的人被逼得狼狈不堪,竟然只能落荒而逃。

    当天夜里,丝绸作坊的东家,就在厂房的大梁上,自尽而死。

    苏州银行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不只是借款变成坏账这么简单而是恐慌情绪蔓延,大家担心银行承受不起,就纷纷前来挤兑。

    尤其是那些小商人,他们知道银行投资产业,收益丰厚,能支付得起利息,才把钱存进来。而如今产业衰败,银行面临天文数字一般的坏账,谁知道能撑多久?赶快去把钱取出来,放在家里,不然棺材本都保不住了。

    这就是恐慌!

    当初朱元璋和朱标都吓得不轻,这一次的规模,比起之前,还要大好几倍!

    从苏州开始,向着常州,扬州,松江,杭州等地蔓延,整个江南,哀鸿遍野,一地鸡毛!

    这一场大乱,终于惊动了大明的中枢,作为皇家银行的负责者,夏原吉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午门,递牌子求见。

    在半个时辰之后,他终于得到了召见。

    朱允炆正在商议军务,黄子澄和方孝孺都在,另外还有新任的吏部尚书张紞,在见礼之后,夏原吉恭恭敬敬道“启奏陛下,臣此来是向朝廷户部和兵部讨债,在半个月之内,此二部必须向皇家银行归还五百万贯欠款救急。”

    户部和兵部都不在,可在场的三位大臣都听不下去了,张紞就道“夏大人,此刻正是和燕逆的决战之际,你们皇家银行该给兵部出钱才是,哪有逼债的道理?”

    夏原吉并没有惧怕,而是凛然道“张天官,皇家银行不是夏某人的,而是陛下的,皇家银行的股份都是天子所有,我夏原吉只是负责经营而已!”

    张紞怒道“我没心思跟你咬文嚼字,既然你负责经营,就不该趁火打劫,你这是给朝廷添乱!”

    夏原吉依旧冷冷道“如果现在不解决,就不是添乱,而是天崩地裂!”

    “你!你危言耸听!”张紞怒斥道。

    夏原吉深吸口气,冲着朱允炆躬身道“陛下,自从去年以来,从皇家银行陆续借出去一千七百万贯,支应朝廷百万大军的花用,皇家银行可谓是竭尽心力。但是现在皇家银行面临了困难,借给朝廷的钱收不回来,官方的海外贸易受到走私冲击,出现了至少八百万坏账,更要命的是,还有无数的百姓挤兑,没有三千万贯根本过不起这一关!”

    夏原吉怒吼道“朝廷将用兵打仗的重担都放在了皇家银行身上,去去岁呢,免除了南直隶和江西等地的田赋,户部不开拓财源,只知道借钱,如今借了钱,又不打算还,天下还有这样的道理吗?”

    夏原吉的话掷地有声,对于朱允炆来说,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皇帝欠账也是要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