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竞月贻香 > 03 避凶反趋祸
    那活俑受了戴七这力的一掌,虽然被打得嵌入石壁中,浑身上下却还是没有丝毫损伤,兀自在那石壁中挣扎起来。只见它双手双足乱动,那坚硬的石壁在它的挣扎之下,就仿佛是松糕一般,整块整块地往下掉落。片刻之间,这活俑便要从石壁中重新挣脱出来。

    谢贻香连忙来到戴七身旁,只见戴七右臂上的五道血痕呈鲜红之色,正缓缓浸出血来,显然这活俑的手指上倒是无毒,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戴七的两道浓眉在眉心处皱出一个“川”字,沉吟道“这东西究竟是人是鬼?”谢贻香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它行动极快,浑身上下又是刀枪不入,一出手便要了那金捕头的性命。据我猜测,或许这东西便是记载中当年始皇帝在东海上遇到的那具僵尸。但是……但是世间又怎会当真存在这等神怪之物?”

    戴七冷哼一声,眼见神龛前那金捕头的残尸处,有几柄掉落在血泊中的短剑匕首,正是他们之前在“金门”后石室中寻来的宝剑,他当即弯腰,抄起一柄短剑拿在手里。

    这还是谢贻香第一次见到这位峨眉剑派的第一高手持剑在手,再望向戴七身后背负的那柄长剑,却仍然裹覆在白布之中,心中愈发感到好奇,不知这位戴前辈为何始终不肯动用自己背上的那柄剑。

    就在这时,那活俑终于从石壁中挣脱出来,戴七当机立断,猛然大喝一声,将手中短剑力掷出,直取那活俑的咽喉之处。但听一声清响,那活俑的咽喉处硬吃了这一记飞剑,却还是没能造成任何伤害,只是被短剑上附带的劲力当场击倒;而那柄短剑经受不住戴七灌注的功力,和那活俑咽喉间的肌肤剧烈碰撞,顿时碎作好几片。

    想不到就连戴七这等绝世高手,力出手之下也伤不到这活俑分毫,一时间,谢贻香和戴七两人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真不知应当如何是好。眼见那活俑再一次起身,以四肢站立当场,却并不急着出击,而用它那两只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盯住戴七,由于它的眼眶当中尽是一片血红色,所以也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但也可想而知,戴七方才那两记重击虽然无功,毕竟还是惹恼了它。

    谢贻香看活俑的这般举动,倒不像是那些传说中的恶鬼要吸人血、吃人肉,似乎只是一味地嗜杀,见不得自己眼前有活物存在,也不知当年的始皇帝和蜀山派的三大长老究竟是如何将它制伏在此。

    想到这里,谢贻香忽然灵机一动,随即醒悟过来,说道“这东西怕冷!神龛里的那些‘寒玉珍珠’,便是为了要将它困住!”

    不错,必定如此!正是因为这活俑怕冷,所以之前在神龛当中,围绕这活俑的周围才会有数十颗极寒的“寒玉珍珠”,从而让这间“土门”后的石室变得异常冰冷,其目的自然便是要将这活俑困住。而金捕头将这些“寒玉珍珠”取出来的举动,从而使神龛里的寒气减少,这才惊醒了这尊活俑,让它暴起杀人。

    那戴七是后来才进到石室之中,一时没能明白谢贻香的意思。谢贻香反应极快,当即俯身一跃,抄起地上的一颗“寒玉珍珠”,以暗器的手法掷了出去,恰好打入那活俑的左耳之中。

    果然,只见那活俑浑身一阵抽搐,显是难受之极,却又不知如何将自己耳中的“寒玉珍珠”取出,只得在原地龇牙咧嘴,兀自乱舞着双手。谢贻香乘胜追击,当即又将两颗“寒玉珍珠”掷入活俑张开的嘴里,那活俑浑身一颤,终于渐渐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戴七此时也明白了谢贻香的用意,一时间两人手中不停,将地上洒落的那些“寒玉珍珠”尽数掷向活俑的七窍之中。不过片刻之间,那活俑便再也不动弹了,继而渐渐闭上通红的双眼,僵直地跌倒在地。

    眼见这活俑到底还是被制服了,谢贻香和戴七两人这才松了口气。那戴七极是胆大,居然还走上前去查看,用手指轻弹那活俑赤裸的身躯,发出来分明是玉石般的声响,绝不是活物的肌肤。

    戴七当即沉吟道“稀奇,稀奇……这怪物当真稀奇得紧,就好像是一个人历经天地间的风吹日晒,虽然保留下了人体的一切特征,其实却已玉化成了这般坚硬的身躯,似石非石、似玉非玉……可若是如此,这怪物却又为何还能动弹,甚至暴起杀人?”

    这一路上谢贻香所见的怪事可谓是一件接着一件,相比起来,眼前这尊活俑带来的恐惧虽大,但还远不及汉墓深处那条巨型蛇王,也便是那所谓的肥遗。要知道眼下这间“土门”后的石室中,本就停放着六七十具家族先人的干尸,再加上这一尊随时可能再次“复活”的活俑,她心中是一万个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

    眼见戴七的身后多了个方方正正的布包,里面多半是些书卷竹简,想来是他终于收集齐了蜀山派那些有用的武学秘籍,谢贻香便开口催促,劝戴七尽快离开此地。

    戴七虽然对这活俑有些好奇,但此行毕竟志不在此,当下便和谢贻香退出这间石室,重新回到当先那个大石室中,又将这最后一道“土门”严严实实地合拢起来。

    看到石门关闭,谢贻香这才彻底松下了这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当日我在岳阳城荒弃的府衙里,曾见过墨家高人“蔷薇刺”的机关消息术,不但造出了一只可以带人飞上天空的大鸟,甚至连她身旁同行的一个大汉,似乎也是由机关消息术制造的假人,当真神奇之极……不知刚刚那怪物,难道也是什么机关消息术?”

    戴七此时已不再将那活俑的事放在心上,淡淡地说道“这却要问秀姐了。”他环顾四周一遍,忽然问道“那姓吴的胖子到哪里去了?”

    谢贻香这才想起同行的还有那赤龙镇的镇长吴玉荣,方才在“土门”后的石室中为了躲避活俑的追杀,这吴镇长带着伤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此刻回顾祭坛底下其它的“金、水、木、火”四道石门后的石室,也并未看见他的踪影。

    既然那吴镇长已经找到了不少利剑和珍宝,甚至还在“木门”后拿取了一两本武功秘籍,对他而言,此行也算得上满载而归了。想来他是见到那活俑暴起杀人,以为众人性命休矣,为求保命,于是便自行逃出了这座祭坛。

    当下戴七和谢贻香二人略一合计,便沿着来路的石梯往上攀登,小心翼翼地往祭坛外走去。行到那石梯尽头处,眼见来时的石门并未重新锁上,只是虚掩着露出一道缝隙,戴七便径直将石门推开,率先踏了出去。

    却不料戴七这刚一出门,便听外面劲风声四起,继而是一阵拳掌相交声和长剑破空声交织而来,显然是外面已经埋伏下了不少人,正和戴七动上了手。谢贻香微一定神,暗自责骂道“方才被那‘土门’后的怪物惊吓,只想要快点离开此地,谁知一时大意,竟忘了提防祭坛外面这个神秘家族。听这动静,他们分明已在祭坛周围设下了埋伏,不知戴前辈孤身一人,能否应付得了?”

    然而事已至此,惊惶也是无用,眼见石门外的灯火光晃动,戴七既然已经和对方动上了手,自己又怎能坐视不理?谢贻香当即拔出腰间的乱离,以刀护住身子,径直冲出门去。

    谁知她这刚一踏出石门,还没来得及看清祭坛外的情况,便觉握刀的右手虎口处那“神门穴”上毫无征兆地一痛,整条右臂顿时酸麻;“当”的一声,乱离已然脱手落地。

    只听身旁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缓缓说道“丫头……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得好……”

    惊骇中谢贻香转过头去,只见说话的分明是个裹着四五件裘皮的干瘪老头,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酸臭之味,正兀自把玩着手里一根细如毛发的青竹丝,分明便是那位“破尽天下、未逢一败”的天下第一高手青竹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