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竞月贻香 > 40 双月
    当下谢贻香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拔出腰间乱离,奋力去砍头顶上的冰层。只可惜她也是即将油尽灯枯之人,哪里还有内力驾驭乱离出招?师父刀王所赠的这柄绯红色短刀虽然锋利无比,也只是在坚硬的冰层留下几道刀痕,要想劈碎这数尺厚的冰层,以谢贻香此时的力道,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

    谢贻香急得心神大乱,再看身旁的得一子,两只眼睛犹如牛蛙一般往外凸起,正是溺水而亡的特征,情急之下,她一心只想着救人,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嫌,当即探头过去,将自己最后的一丝真气嘴对嘴吹进了得一子口中。只见得一子身子微微一颤,便有大串大串的水泡从他口中冒出,显是自己这一丝真气起了作用,令他暂时缓过了一口气。谢贻香再用乱离继续去砍头顶上的冰层,却只觉脑中嗡嗡作响,伴随着自己最后的一丝真气耗尽,手中的乱离再也使不出丝毫力道了。

    如此一来,对谢贻香和得一子而言,无疑已是死路一条。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是这般死法,也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谢贻香万念俱灰,正待彻底放弃挣扎,在水中静静等死,忽然间却有一队鱼群从她身边游过,径直往深处潜游下去。谢贻香陡然回想起得一子方才在自己掌心写下的“寻鱼群”三个字,难不成指的便是这队鱼群?虽然这一想法太过匪夷所思,而且就算抓到鱼群,对眼下的困境也是毫无用处,但对此时的谢贻香而言,哪里还有其它选择?

    谢贻香当即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带着得一子往鱼群方向重新潜游下去,不辨东西地游出一段距离。借助头顶上洒落的月光映照,只见越来越多的鱼群已出现在前方水中,竟是朝着同一个方向游去;再游出数丈,前方的水底处便有一团亮光透出,也不知是什么情况。谢贻香好奇心一起,再次往前奋力游去,但见那团亮光越来越亮,到后来就仿佛是一轮明月出现在了水底,引得附近鱼群纷纷往这里聚拢,大大小小的鱼少说也有上千条,只在这团亮光周围不停徘徊,形貌甚是壮观。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天上的明月掉进了水中?谢贻香举头望去,透过头顶上厚厚的冰层,可见夜空中那轮明月依然挂在天上,根本就不曾坠落下来。此时的谢贻香已是奄奄一息,又被四周冰冷的水流环绕,手脚几乎丧失知觉,思绪也开始有些混乱。她心中暗道“怎么会有两个月亮,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水底?莫非是我死到临头,所以水底的龙王派鱼群来接我,要将我引去水底的龙宫?”

    “不对!”就在谢贻香濒死之际,也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她反倒生出一丝莫名的心力,暗道“这小道士叫我‘寻鱼群’,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绝不是胡言乱语,更不会是什么鬼神之事!”当下她在水中使出“穷千里”的神通,定睛去看水底的那轮“明月”,透过密密麻麻的鱼群,只见水底那团亮光其实也算不得太亮,只是在这深夜的水底显得格外刺眼罢了,依稀是源自水底的一个小物件。谢贻香急忙拉着得一子往那发出亮光的物件游去,待到离得近了,再一仔细辨别,那分明是一粒指甲盖大小的珠子。

    原来水底这一轮所谓的“明月”,说穿了不过是一粒类似夜明珠的珠子,也不知是被何人丢弃在了水底,所以才会在深夜发出亮光,将附近的鱼群尽数吸引过来。谢贻香苦思不解,难道这个小道士叫自己“寻鱼群”,其实是要寻找水底的这粒夜明珠?这粒夜明珠又有什么奇特之处?

    要说以谢贻香的心智,又逢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原是参悟不透此中玄机。然而就在这生死关头,或许是言思道留在她脑海中的智慧起了作用,令她忽然间灵光一闪,终于想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将这粒夜明珠丢在水底的人,正是自己身旁的得一子!

    话说得一子此番设局,显然是对整个天山北脉的地形一清二楚,在与宁萃、赵小灵二人分道扬镳后,便叫谢贻香改作西行,然后又沿着冰封的“泽依乃拜河”往北滑行,其用意便是要折返回去,以今日这场赌局的胜利者姿态重回墨塔,和言思道这个失败者当面对峙,以此嘲笑对方。至于前来追杀两人的积水尊者,自然也在得一子的预料之中,于是在积水尊者击碎冰河之后,他才会将谢贻香径直拽进水里,随后又跃入“泽依乃拜河”河底的深洞,无疑也在他的计划之中,乃是要从水底的暗流逃生,让两人来到这一片新的水域。

    虽然谢贻香并不知道水底的暗流究竟通往何处,也不知这片新的水域到底是哪里,但是参照地底暗流与地面江河流向相反这一原理推测,这条“泽依乃拜河”乃是从北往南的流向,那么两人穿过水底暗流来到这片形似湖泊的水域,自然是在“泽依乃拜河”的北面。再结合得一子的计划,他的最终目的是要回到天山墨家的墨塔所在,所以照此推测,两人眼下身在的这片水域,十有八九便是地处墨塔西面的“哈里拜湖”!

    再说言思道今日之所能够攻上墨塔,是因为他让同行的畏兀儿军士在冰封的“哈里拜湖”上凿开了一个丈许见方的冰洞,自冰洞中汲水往墨塔西面浇灌,这才连夜架起一条通往墨塔第六层的“冰道”。而白天的时候谢贻香、得一子、宁萃和赵小灵四人离开墨塔,一行人沿着冰道下来,得一子便曾去往畏兀儿军士在湖面上凿开的那个冰洞处,兀自端详了许久。当时众人还以为他是要从水路遁走,谁知得一子却只是在冰洞里洗了洗手,并未言明缘由,看得众人莫名其妙,都认定这小道士是个疯子。

    如今想来,得一子当时在冰洞处停留,正是为了将这一粒指甲盖大小的夜明珠投入湖底,所以才有了深夜里吸引鱼群的这一轮湖底“明月”。而得一子之所以做此举动,便是为了标注位置,告诉此时的自己和谢贻香,就在这粒夜明珠的正上方,便是畏兀儿军士凿开的那个冰洞所在!

    也便是说,这个双瞳小道士从一开始便已算定了最后的结局,所以早在这场赌局开始的时候,他便提前安排好了所有伏笔。虽然在四人逃亡的过程中他曾变动过计划,但从整个大局着眼,四人的逃亡路线至始至终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和他的计划竟是丝毫不差、完吻合。

    这一连串的想法在谢贻香脑海中一闪而过,当此紧要关头,她也无暇惊叹于这个小道士的心智,急忙带着得一子往那粒夜明珠的正上方力游去,待到快要靠近水面时,只见夜空中那轮圆月已是清晰可见,头顶上的冰层果然在这里开有一个丈许方圆的大洞。

    谢贻香惊喜之下,继续踏水浮起,终于和得一子自冰洞处破水而出。一时间但觉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浑身上下每一处毛孔都是说不出的舒畅。然而这份舒畅并没持续多久,便觉冰冷的水流刺骨透心,身上的十几处擦伤更是疼痛难忍,却是她死里逃生之后,本已濒死的身体随之恢复知觉,又重新感到了寒冷和伤痛。

    当下谢贻香便将早已失去知觉得一子推上冰层,自己也吃力地爬了上来。举目望去,只见夜空中明月如盘、繁星点起,两人此刻所在之处,正是冰封的“哈里拜湖”上被畏兀儿军士凿开的那个冰洞。再看东面那一座笔直的山峰矗立月夜,山体西面还浇铸着一条极其壮观的冰道,正是被当地人称作“苏里唐峰”的墨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