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何方神圣 > 第三卷 众星捧月,我道独行 第十三节 推人上位
    “对我这般推心置腹,莫非他真没有察觉出廖隆基对他的恶意?”胡山雕饮茶之时暗中打量着吧拉吧拉的李宏杰。李宏杰相貌堂堂,身高约五尺八左右,身居高位久自有一股官威若隐若现,雾镜中能看出他魄骸灿灿,这是接近大成之兆,也就是满级。

    侠客满级是多少?说出来都吓玩家们一跳,900级。而李宏杰今年才54岁,54岁侠客等级快900其实也不夸张,特别是背靠国宗的情况下。廖隆基不敢粗暴的解决掉李宏杰,就是因为李宏杰是太一宗的人。

    “深海司一把手袁叔通也是太一宗的人,啧,三大国宗真是触角遍布楚国,当今摄政大相大柱国都是天庭宗的人,如此想来也不需要啧啧称奇了”。

    侠客要踏入“龙虎星君”路径需要200级,也就是魄骸呈现青铜之色,但若是201级则就错过了入径的进机。李宏杰显然不可能没有入径的机会,但他却不在200级时踏入“龙虎星君”路径,显然是另有想法。

    胡山雕心中想着三千路径中有哪一条是需要900级侠客才能踏入的?在不问李银聃的情况下,胡山雕的知识储量还是浅薄的,此时坐在这里也不可以祈问,只好收凝心神听李宏杰继续吧拉吧拉。

    “屠子非肯定是死了,但我要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他的职位暂时空着,如何?”

    胡山雕听到这里总算明白李宏杰要干什么,这家伙查屠子非死因固然是有,但真正想干的就是要拿下屠子非空出来的“凶鹰所长”之位。之所以没有立即公布屠子非的死因,胡山雕猜测是“凶鹰所长”人选暂时没到位,也就是说,李宏杰要推上位的人不在渭城。

    “司尉怕是要失望了,此事,我已在十日前向王都去信了。”

    李宏杰脸色微变,“十日前?这么说,胡家小儿早就知屠子非之事”,想到这里,李宏杰看待胡山雕的眼光就不善了。

    他可是一直把渭城鹰爪司当成自己的,胡山雕被派到此处上任,李宏杰心中就不满了,只是他参与过调查胡大雕之事,也就知道胡大雕成不了气候。相反,有这个市井小儿来担任二把手,必要时候还能推出去挡祸。

    “还以为来了只菜鸡,没想到有老鹰的潜质,嘿”,李宏杰端起茶,茶杯轻敲,这是“送客”的暗示,胡山雕自然识相,起身行礼后离去。

    事实上,胡山雕在宰了屠子非当晚就给王都廖爸爸去信了,他自然不会在信中说是自己宰掉屠子非的,而是说他利用自己在渭城市井的儿郎,借屠子非听歌舞酒碎之时下手,尸体斩成碎块扔进渭城。

    王都鹰爪司早在七天前就派人前来暗中调查屠子非之事,不是查其如何死的,而是查屠子非是不是真的失踪或死亡。其实也不需要确定,只要知道屠子非多日没有点卯即可,楚律里注明,非休沐或事假或执行公务而缺卯三日,可解职。

    李宏杰倒是可以伪造“假条”或公令,但没必要,屠子非是真的死了,一旦他伪造相关,露馅只是时间的问题。屠子非若是人还在则可以弥补,主要是人死了。

    胡山雕是鹰爪司二把手,他闹情绪不上班却也是需要写个“假条”,但并不需要李宏杰同意,也不需要报备渭城府衙,只需要在鹰爪司“在职所”存档即可。

    胡山雕是非常希望李宏杰走这个昏招的,这样的话,王都的鹰爪总府就有足够理由把李宏杰召进王都咨询,而李宏杰就算有太一宗做依靠,一旦进了王都,廖隆基有的是套路让他钻。

    王都派到渭城的鹰爪自然都是廖隆基的人,收集够证据后就去见李宏杰,李宏杰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公布屠子非失踪,不承认屠子非死亡。但这不妨碍赵如意接替屠子非之职,赵如意是章奋留下来的心腹之一,胡山雕考察过此人,最重要的是,此人发下了“太清之誓”,那就是胡山雕的人了。

    深海司的陈川在下渭街一间茶楼见到了庄仁宣,他在十数日前收到庄仁宣的信,让他近距离观察鹰爪司校尉胡大雕。但胡大雕这十来天一直称病躲在醇思酒庄,直到今早地出现,陈川也才逮到机会暗中看了几眼,只是他早就记不清楚数月前胡大雕长什么样。

    前玩家现真人的陈芜如今容貌也是有所改变的,显然所有玩家进入游戏后都被更改了容貌特征,等成为真人后,“原身”进入九州界就是真实面貌。陈川如今若是与陈芜面对面,也是必然认不出这个堂侄的。

    玩家们取有名有姓则出生在国人家庭,乱七八糟的id则出生在岷人部落,而这些愿意接受玩家的家庭,显然都是三大国宗的人。胡山雕根据这个就能发现很多情报,比如哪家是国宗的,哪家不是等等,也能知道岷人并非都尊奉自己部落传说中的“灵”,也尊奉诸圣。

    “数月前,我侄子陈芜介绍胡大雕入支珢,只说胡大雕是他巡境司的好友,受他牵连而无法在巡境司任职,故而委托我举荐入支珢。我今早去看了看,那胡校尉却非我侄数月前所介绍之人”。

    陈川是不会跟庄仁宣说他早忘了胡大雕面容之事,一旦说了,他在庄仁宣那里就不怎么值钱了。

    庄仁宣时隔十五天再次入渭城可不象上次那样孤身,他不仅带了玄修护卫,还把曾经与胡大雕共事过的那些人带过来。陈川说的话,庄仁宣暂且听着,他还要陈川把支珢山的那些人带到鹰爪司,最好能接近胡大雕,让这些看得清楚。

    胡山雕可不知道自己钟意的狗头军师又入渭城,他终于完成自己第一步计划,将心腹推上凶鹰所长的位置,而赵如意的任命及提拔都将很快下来。赵如意资历足够,功劳也不小,如今王都又有人,虽不能连升三级,却也迈进楚官行列,他现在可以自称“飞鹰长尉”。

    赵如意、钱通等人都属于凡俗中的好手,一旦碰上九梯位玄修,这几个人也得歇菜。因此,胡山雕计划着将程知银、祝家烈等玄修塞进“凶鹰所”,这需要等赵如意清洗出一些空位后才能进行。

    不过,程知银、祝家烈等人虽然八梯、七梯却不擅长战斗,他们擅长的是炼丹、种植等等。另外,这些人也是属于野玄,一旦被楚士司查出来,也是很麻烦的,胡山雕对于把他们拉进“凶鹰”有所顾虑。

    楚官中也存在大量玄修,有些是在册的,有些不在册,基本上不在册的玄修都处于基层,也就是非正式楚官,而楚士司显然对这些野玄修没有一棒子打死,应该是存了招募来当炮灰或是利用之类的心思。

    胡山雕研究楚律也是很深的,但楚律里并没有“玄修”招募的规定,这必须去读“修士律”,“修士律”却是保存在国宗。严格来说,每个国家的修士都属于圣宗管辖,国家本身没有约束修士的律法,这也是为什么“楚律或周律”都找不到关于修士的法律。

    支勒川那矮壮的身姿其实蛮显眼的,再加上这哥们久居支珢山,进了城后就浑身不自在,举动上自然更惹人注目。不过,渭城也没有不允许岷人入城的规定,只是岷人都觉得山外人太狡猾,很少愿意入城,特别是象渭城这样大的城池。

    胡山雕自然不会跟支勒川对视,他如今刚刚修补了“身份”上缺漏,不能再给别人钻空子的机会。不过,看到支勒川出现,胡山雕也就猜到背后是谁在支使,他顿时心中一乐,刚想着要入山找庄仁宣,没想到这狗头军师自己又冒出来了。

    胡山雕背手打了一个手势,属于廖隆基派来躲在暗处的七名精英中的“洛桑”就收到信号,他迅速隐入附近的小巷,在观察四周无人后换上鹰爪大红披风及劲铠,然后混入进进出出的鹰爪人群中入了鹰爪司。

    刚刚上任的赵如意非常忙,主要是没有什么要可以信任,他如今的工作就要找“茬”,把那些确定不是己方的“凶鹰”都清除掉,然后新招或是抽调人手进行补员。赵如意并不认识洛桑,但两人的暗号对得上,也就没有细问,迅速召集钱通、甘然及向可三位兄弟,跟着洛桑出了鹰爪司。

    四人在渭城都有自己的井犬,分批跟上支勒川的同时也联络了他们的井犬,能在他们落魄时依然忠心耿耿,这些井犬都值得信任。胡山雕曾经也是章奋的井犬之一,而他如今是飞鹰校尉,这相当于王宝强当群演成大明星的范例,所有井犬都想成为下一个胡大雕。

    胡大雕的成功说明跟上一个有前途的“鹰爪”是非常重要的,而章奋早期在渭城也并不得志。因此,不能因为自己的鹰爪大佬暂时不得志就抛弃,搞不好他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不是?

    恰巧,赵如意等人上位了,证明了这一点,渭城街巷里的井犬着欢欣鼓舞,终于找到一条康庄大道了啊!

    论井犬数量当属下渭街最多,鹰爪数量全加起来是一千一百七十一人,而下渭街井犬的数量则是接近六千人。当然,下渭街的人口基数也非常庞大,渭城人口约三百多万,下渭街就占去了四分之一,而下渭街仅仅是渭城“一城双港五坊七街二十四桥”里的一街。

    城是内城,港是渭城港及东渭,渭城港是商业性质,东渭港则是东楚水师的军港。二十四座桥将五坊七街连成一片,坊其实是工厂或手工作业或批发市场、仓库,街才是居民起住的区域。

    下渭街拥堵异常,没有井犬相助,赵如意四人势单力薄早就把支勒川等人跟丢了,但有了井犬,他们四人无需亲自跟踪,只需要把守下渭街要处,等着井犬们将信息一一汇报,最终确定支勒川等人的落脚地。

    胡山雕这次决定要抓住庄仁宣并逼他发下“太清之誓”,如此就控制住了庄仁宣,至于庄仁宣是否甘心当狗头军师,胡山雕是不理会的,他有很多计划需要狗头军师来完善的。因此,确定支勒川等人落脚处,并知道他们不会在当晚退房离去后,胡山雕就让赵如意等人退了回来。

    凶鹰所事务有赵如意等老手处理,游鹰所的所长很识相,估计也是见多了这种权争,在屠子非失踪实则死亡之事公布后,这位游鹰所的所长立即上递职呈。若是此人是正式楚官,就算只是“长尉”,胡山雕也无权签字,但此人是火长,属于基层最高非正式楚官,胡山雕是他直属长官就有权力签字了。

    如此,游鹰所长的位置就空了出来,胡山雕早早就去了一封信往王都,钱通这位章奋的心腹将会被举荐成为游鹰长尉。游鹰是鹰爪司内部调查机构,就算是李宏杰也可以查一查的,当然,除非是撕破脸或是背水一战,没有哪一任游鹰所长会敢查一把手的。

    一旦钱通上位,胡山雕在渭城鹰爪司就是真正位高权重,前线有凶鹰,后方有游鹰,一剑一盾,李宏杰估计会非常头痛。不过,胡山雕也不清楚李宏杰被他这么一折腾,究竟有没有察觉出是针对他的,若是仍然没有察觉,胡山雕反而有些难办。

    虽说没有察觉,李宏杰会仍然照以往行事,但他以往行事的习惯却没有露出破绽被廖隆基抓住,就说明他行事极其隐密。只要察觉到胡山雕的举动是针对他,李宏杰或许会情急,而一旦急了,露出破绽的几率就大很多。

    因此,若是能抓住知道内情极多的庄仁宣,板倒李宏杰就更有把握了。

    夜幕笼罩下的下渭街更显的漆黑,曾经渭地下了一个月的雨,下渭街饿死了数千上万人,为什么会饿死?不是没有粮食而是没有“柴火”,虽然家家都有柴房,但一个月的大雨早就让下渭街大部分家庭柴火烧干,而下渭街的家庭不可能有煤或炭,只有干草或细枝的。

    为了煮食,在那一月里,下渭街到处都是偷门板,窗门等等的行当,几乎家家户户都缺门少窗的。也因此,下渭街一到晚上就熄灯,节省柴火及蜡。

    酒楼、茶茶、曲堂等等地方也不例外,这就让胡山雕接近支勒川所居的客栈更加隐秘、方便。赵如意的井犬并没有探知庄仁宣住几号间,但从客栈老板那里得来入住登记册,胡山雕也就知道支勒川等人共开了几间房,都是几号。

    胡山雕发现其余房间门缝底都是黑的,只有中间一间门缝底透着光,他就猜测这必然是庄仁宣所居,也就有庄仁宣才会财大气粗的点元气灯且这么晚还跟人说话。因此,胡山雕二话不说启动“界道”出现在房间内,玄通“小雷音寺”锁定正在房里与人商谈的庄仁宣。

    庄仁宣身体一僵,心中一声睡彼娘,你还说自己不是胡大雕?他此时心中所说的胡大雕,是指十数日前在长歌舞院内出现的神秘人,但他自己却确定胡大雕就是胡大雕(支珢山)。

    与庄仁宣交谈者已经是心脏露出一个窟窿的倒地,胡山雕走“界道”出现在房间里,一击秒杀此人。玄通“小雷音寺”可不是单对单,它想单就单,想双就双,想群就群,唯一限制就是胡山雕的“灵性”足不足。

    玄通是没有元力消耗的,但施展它需要“灵性”,灵性不是元力,如果要形容的话,灵性就是灵魂之力。玄通的威力、时限与灵魂强度息息相关,灵魂强,玄通就强且时限够久,灵魂弱,玄通就弱且维持时间不久(使用次数)。

    过于频繁使用玄通对灵魂会造成创伤,因为灵性是需要时间恢复的,但只要不太过彻底就不会对灵魂造成损伤。

    胡山雕的灵魂强度非常大,灵性充沛,施展玄通这么多次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此时一对二的玄通施展自然也没有什么难度。

    只要踏入玄径就具备“灵性、魂念及魄骸”,但要修炼到灵魂,灵魄却是不易的,庄仁宣攀升到如今的四梯位,自感灵性充沛却知尚不能灵魂合一,灵魄倒是修炼成功。也因此,他深知玄通的厉害,上次被玄通挟持不敢动,此次照旧不敢动。

    “杀了我吧”,庄仁宣岂会起什么“太清之誓”,他自然清楚一旦起了这个从未听过的誓,他就无脱身之日。庄仁宣嘴里说“杀了我吧”,心中却也怕胡大雕下手,提心吊胆却又无计可施,玄通,防不住啊!

    庄仁宣想起“黄天之誓”,胡山雕不肯,两人就僵持住,但胡山雕没有让僵持时间变长,玄通能杀人也能折磨人,“雷鸣”形成的“魂念鞭挞”比肉体上的折磨更加痛苦,连挠都不知道往哪挠,只能是胡乱在身上抓着,在地上滚着。

    当然,折磨庄仁宣不可能在下渭街的,胡山雕给庄仁宣施下“束缚”后,利用“界道”法术带他一口气回了“赢勾”。在赢勾观里折磨庄仁宣不会被外界所知,并且还有前僵王赢勾出主意如何更残忍的折磨庄仁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