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可名状的邪神 > 第九章唤灵手臂
    深夜,一如既往,希斯静静地观测着无垠星空,突然,他转过了身,目光缓缓下移,看向了房间中搭建起来的简陋唤灵阵,在那里有一股平时所难以察觉到的隐晦波动。

    他看到了!

    希斯俯身盯着这个唤灵阵,太弱了,呼唤的波动实在是太弱了,他根本不可能借此过去,当然,就算能过去希斯也不会贸然过去,虽然他窥视过那一方世界,但也只是看了一部分地区,谁知道还有什么隐藏的东西。

    况且就算他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以后又该怎么回来呢?

    光这几点原因就别想他亲自动手,或许是人越老越怕死吧,好好地苟在家里发育多好,干嘛要到处冒险,搞的我命由我不由天一样!

    卸下了遮挡形体的重甲,希斯和那股召唤波动比对计算了一会,最后犹豫了几秒,直接拔下了自己的一条右臂,放在了唤灵阵的核心点位置。ii

    一道剧烈的爆炸声突兀响起,希斯半身焦黑地后退了好几步,看了眼已经崩溃的唤灵阵,不禁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自己那条手臂是过去了还是被炸没了。

    “父亲大人,您没事吧!”

    “祖父大人!”

    听到府邸后方传来的大动静,二十多位邪神子嗣脸色一变,不管少幼都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深怕父主大人出了什么事。

    “我没什么事,都下去吧!”

    希斯瞥了他们一眼,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众多邪神子嗣虽然惊疑,但也不敢多说多问什么,一个个很听话地转身离开。

    “对了,佐罗特,再送些血食过来!”

    “是,父亲大人!”ii

    听到父亲大人有吩咐,佐罗特的脚步一顿,一脸喜色地退了下去,父亲大人果然还是很重用他的,没有忽视他的存在。

    希斯转身坐回座位上,看着身上的伤势叹了口气,这次的伤势可不轻,特别是那整整一条手臂的恢复需要不少血食和时间,而在此时间内他也将无法再使用千星邪眼的能力窥视无垠星空。

    要是没有用那可就有点亏大了。

    ………………

    “作为一名唤灵师,你的知识积累已经达标了,开始呼唤你的第一只灵了!这片乱葬岗可是你爷爷特地拜托一位养凶师好友养了十几年的凶地,里面葬送了不少冤死之人,必然能让你呼唤出一位潜力极高的怨灵来!”

    深夜,一位瞎了一只眼的白胡子老者领着一个俊俏少年站在一片阴森森的乱葬岗中,阴风呼啸,脚下基本上都是尸骨,恐怖异常,但两者对此却一脸的波澜不惊,司空见惯一般。ii

    “怨灵?真的吗?谢谢爷爷!”

    听到怨灵这个字眼,俊俏少年眼睛睁得大大的,带着十足的惊喜之色,这个世界有着各种各样的诡异和鬼怪,而唤灵师则一种奴役鬼怪的超凡职业,其中以怨气诡异著称的怨灵为顶级品质之灵。

    因为怨灵只要怨气不灭,几乎就是不死的,可谓恐怖异常,如果他能奴役一头怨灵的话,他以后的道路必会轻松不少。

    “快去吧!”

    俊俏少年迫不及待地跑到了布置在乱葬岗中央的唤灵阵前,拿出一把刀子在手心一划,鲜血流淌,其毫不犹豫的一掌拍在了唤灵阵的中心,闭上了眼睛,嘴里亦念念有词。

    一时间周围阴气大盛,怨气升腾,天色变幻,鬼哭狼嚎,被养凶师锁死而无法凝聚的无尽怨气冲出,在莫名的呼唤下全部涌入了唤灵阵中。ii

    屹然不动地站在怨气大风中,向问天抬起头看着半空中逐渐凝聚形体的狰狞鬼魂,很是满意地抚着胡子,看来这一次成功唤出怨灵的几率十分高。

    不知为何,怨灵突然尖啸了一声,仿佛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轰的一声炸开,紧接着整个养凶地的怨气被彻底引爆,形成了一道通天的怨气巨柱,正在摸胡子的向问天被这惊天的变故吓的一下子拔了几根胡子。

    “不好,南儿!”

    他的身后爆发了一股怨气,一只两米多高的血色厉鬼出现,尖啸着撞向了怨气巨柱,一瞬间就被撕的粉碎,向问天不禁反噬吐了一口血。

    “南儿!”

    焦急地在外面踱着步,连自己养的大灵都被瞬间摧毁,向问天根本不敢冲进去,只能在外面干着急,老天啊,我们向家三代单传,可千万不要出事呀!ii

    过了一会,恐怖的怨气巨柱缓缓消散,整个乱葬岗恢复了平静,向问天急忙冲了进去,发现自己的乖孙子正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微微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南儿,没什么事吧!”

    “爷爷,我没事,不过刚才发生了什么?”

    向问南摇了摇头,疑惑地开口问道,他不就是启动个唤灵阵吗?用不着这么惊天动地的动静吧!

    “这个…爷爷也不太清楚,总之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离开吧!”

    向问天先是尴尬地摸了摸胡子,然后拉起孙子就要离开,这个地方实在是太怪异了,哪怕是他也不放心。

    “等等,爷爷,我刚才好像唤灵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会不会是它造成的?”ii

    “奇怪的东西?”

    向问天怔了一下,向着已经崩坏的唤灵阵望去,真的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一条手臂,一条长满了密密麻麻眼珠子的诡异手臂。

    这让他有些惊疑不定,唤灵阵会召唤出这种鬼东西他还是第一次见,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会相信,违背常理啊这是!

    仅仅多看了几眼,向问天就感觉自己的脑子一片混沌,眼前模糊,冰冷刺骨的感觉袭来,仿佛有无数奇怪的呓语声在耳边响起。

    作为研究鬼怪的强者,向问天对此经验丰富,迅速咬了一下舌尖,又念了几遍清灵咒,这才清醒了过来。

    他也不敢再多看,连忙转过头,心里惊疑不定,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感觉比大灵还要恐怖,跟那些诡异妖邪的力量很像,但似乎又有些不同。

    “爷爷,你怎么了?”

    “别,那条手臂不能看!”

    “什么不能看呀?没啥事啊?”

    向问南看了几眼唤灵阵中的手臂,有些疑惑地摸了摸脑袋,也就是恶心了一点,没有什么异常啊,爷爷这是怎么了?奇怪!

    “南儿,你真的没事?”

    向问天不禁皱了皱眉,低头思索着什么,难道这真的是南儿唤灵的东西,所以才会对南儿没有什么影响。

    这或许是一个机缘!

    “南儿,拿东西打包好,我们带走!”

    “噢,知道了!”

    向问南有点不开心地点了点头,有些纳闷,说好的怨灵呢?怎么变成一条手臂了,爷爷还当成宝贝一样。

    看了眼打包的严严实实的手臂,向问天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发现没什么问题,随即拉着孙子离开,这里将是是非之地。

    良久,陆陆续续有容貌、穿着诡异的人影出现,疑惑地打量着这个乱葬岗,他们都是被刚才的惊天动静吸引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