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影传说1龙脉传奇 > 第四卷 血色爱神节篇 第二十五章 是约会吗?就是约会!(2)
    人都清空后两人又被店主带上了三楼雅间,上楼的时候店主不停的介绍着他们这家饭馆历史如何如何悠久,如何如何广受好评。三楼雅间又是如何如何金贵,从来不对外开放。这劲头像极了北京城夜跑的的哥,直侃的阳皓辉头晕脑胀。他表示清场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楼下用餐就好。结果店主一把薅住他的手,老泪纵横的表示从来没见过如此替店家着想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好客人了!看您顺眼,啥都不说了!今儿个就当交朋友!不管您说什么,这顿饭我请了!

    雅间樱花纹路的白帘木门后是一方两人小桌,桌上一盏香灯青烟袅袅,散发着好闻的檀香味。房间四角摆放着数量恰到好处的打火石。不冷不热,温度舒适。餐桌一旁的墙壁上还竖着一面落地大窗,微微俯身东元界的美景便一览无遗。

    根本不用两人点餐,楼下伙计已经如齿轮般精密的工作了起来,美食装盘再由店长亲自端茶送水。鲍鱼龙虾珍馐海味,甚至还有几道阳皓辉认的出名的可食用海元兽,盘盘叠叠摞成一座小山,店长似乎恨不得把一整本菜谱里的美食都塞到两人坐落的小桌子上。墨萌在这,店主又说好了他请客,阳皓辉不担心这里是黑店。只是几度想看看菜谱确定下价格,却又没有那个勇气。aaltiaaaaltiaa

    “那么小店的陋食就是这些了,还请二位慢慢品尝,桌上有铃铛,有需要摇一摇就好。”店主微躬着退出雅间,合上了门。

    “真是……牌面啊。”阳皓辉望着面前快比人高的餐盘,莫名想来一句“呀拉索”。

    “噗,别吐槽了阳哥哥,快吃吧。”墨萌被逗的一乐,她夹起一片鱼生沾了点黑漆漆的酱汁,放到阳皓辉盘子里,“来尝尝,都是我家这边的特色菜哦。”

    “这是‘海栗子‘,别看长的像例子,吃起来是螃蟹味的哦。”

    “‘果子豚’不能直接吃哦,就跟那个、那个……对,阳哥哥那边的小笼包一样,要扎一个小口嘬,肉汁是水果味的。唉?你喝到榴莲味的了?啊哈哈哈!别吐啊。”aaltiaaaaltiaa

    “那个不是这么吃的,这种鱼叫‘金絮’。不都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吗,这种鱼就是取了前后两句话的精华。这鱼吃的是骨头,肉很难吃的。”

    “啊啊啊,这种鱼是吃肉的,你别跟骨头较劲啊。掐着尾巴拉,对对对,拉就行,你看鱼刺这不就出来了吗?”

    “瞧你笨手笨脚的,  ‘帝岩蟹’的壳很硬的,跟真石头没两样,要卡住底部去抠……喂喂喂,别用元技砸啊……好啦好啦,阳哥哥你等着吃就好,我剥吧。”

    除了少数鱼生和一些阳皓辉见过的跟原本世界相同的食材,东元界的特色海产他基本都没怎么见过,从不知名的元兽到同名异类的食材一应俱,吃的既有趣又累人。墨萌则是担当了一个合格的小顾问,每当阳皓辉碰到什么头疼的食物都不用问,她就会马上解释。她夹到什么美味也会先放到阳皓辉的盘子里,笑嘻嘻的看着他先吃。aaltiaaaaltiaa

    阳皓辉有点不好意思,这顿饭下来他都没怎么动手,连剥虾壳这种他自己能解决的事都是墨萌代劳的。同时他也有点理解刚遇见墨萌时她一问三不知的状态,恐怕当时她看见泡面的状态就跟现在的自己一样。

    “谢了,抱歉。”阳皓辉说。

    “你喜欢吃就好,不够再要。”墨萌大方的挥挥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阳皓辉已经是心满意足。眼前的剩菜还堆积成山,不过他并不担心浪费,墨萌还意犹未尽,有这个姑娘在从来不用担心剩饭。

    “你先吃着,我上个厕所。”阳皓辉起身。

    “一楼拐角。”墨萌显然是熟客,饭馆的构造一清二楚。

    出了门,阳皓辉下楼。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他又往上看了看,先确定墨萌吃的正欢没有跟出来,然后从旅行戒里摸出钱袋看了看,没忍住叹了口气。aaltiaaaaltiaa

    为了以防万一,出学宫前他就已经把元值牌里的积分兑换成了金币。算上日常赚的和实战课后夜音补偿给自己的总共624积分,比率十比一,也就是说他部家当总共62枚金币加40银币。在天元界呆了这么久他早已熟知了生活成本,一般家庭一个月的生活费大概是30银币。理论上这顿饭还是够的,只是如此饕餮盛宴,仔细算算他还是有点心虚。

    阳皓辉是抠门,不过抠的也有良心。说是墨萌请客,其实他没有多少占便宜的意思,充其量也就是让墨萌花上20银币也就够了,三四天的饭钱加上住宿,这是他一早算好的,超出部分则自己补足。墨萌家大业大那是她的事情,阳皓辉没那个厚脸皮让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权承担。

    心算了一遍又一遍,阳皓辉略微忐忑的到了一层,店主果不其然正在柜台前静候,身体绷的笔直。aaltiaaaaltiaa

    “那个……哟哈。”阳皓辉打了个招呼。

    “哟哈,您用餐完毕了?”店主满脸堆笑的问,“对于我们的菜品还满意吗?”

    “啊……很满意。”阳皓辉犹豫了一会说,“这顿饭多少钱?”

    店主一愣“您这是?”

    “结账,为难您了,因为我们耽误了生意。”阳皓辉说着要去掏钱,结果被店主一把摁住了。

    “您……您……您这不是让我为难吗?说了我请客就我请客,您快收回去!这不是砸我招牌嘛?”店主磕磕巴巴的说。

    “我是来这里旅游的,不是这里的人不太清楚状况。如果您是害怕被墨萌报复完不必,她是个好姑娘,不会因为自己是四帝的孩子就欺行霸市的。“阳皓辉还是坚持,“而且我也不会告诉她,您放心收下吧。我就这么多钱,您看看需要多少自己拿,帮我和那些客人道个歉。”aaltiaaaaltiaa

    “不是这个原因!墨业先生对我们很好!“别看岁数差着不少,店主只是个普通人,完较不过阳皓辉这个元素师的手劲,僵持了好一会,他一下子急了,”请您别这样!我们都是自愿帮忙的!“

    阳皓辉愣了,手下意识松劲。店主瞅准机会连忙把钱袋塞回了他挂衫怀中,狠狠的拍了拍,这才松了口气。

    “帮忙?”阳皓辉不解,“帮谁?帮什么?”

    店主沉默了好一会,小心翼翼地问“小少主的事,您……不知道吗?”

    “我应该知道什么?”阳皓辉更不解了。

    店主又沉默了,许久许久,他才问“您准备在这边呆多久?”

    “大概两三天吧,我是因为墨萌说要请客才来的,所以不好呆太久。”阳皓辉拍了拍胸口的钱袋,“我自己也没多少钱。”aaltiaaaaltiaa

    “今天是2月4日,2月4日……”店主突然低下头喃喃自语,又突然抬起头,”您想弥补我的损失对吗?“

    “是。“

    “那请您答应我一个要求吧,就当是结账了。“店主突然深鞠躬,语气带着恳求之意,“2月10日是爱神节,本地会有烟花祭典,无论发生什么,都请您务必呆到那个时候!”

    ……

    最终这顿饭还是算在了店主头上,条件多加了一条不要告诉墨萌之前的谈话,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阳皓辉一头雾水倒也答应了,反正他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他对墨萌的预计没错,剩下的三十几盘菜被她一扫而空,连点汤都没有剩下。墨萌的饭量在幽灵班是出了名的,谁也不清楚这个瘦瘦小小的可爱女孩胃口为什么会这么大。不过吃的多并不代表吃的快,等二人出了饭馆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aaltiaaaaltiaa

    时至下午,街道上的行人少了很多。碧海蓝天,只有偶尔几只迷途的海鸥从天空划过。七元逆天都的生活节奏貌似很慢,想来这里的人们应该有午睡的习惯,二人则是漫无目的在街上逛街消食。街道两旁房屋的外围大多有着低矮的石墙,墨萌天生不老实,碰到一处就要蹦上去走一走。这种居民楼的石墙大多只有一脚掌的厚度,她摊开双臂保持平衡,跟走钢丝一样摇摇晃晃,像只蹒跚学步的小鸭子,樱花簪上的穗子随着发梢起落哗哗作响。而阳皓辉则是跟在下方,虚拖着墨萌伸出墙外的那只手以防她摔下来。

    “想去哪玩?”

    “随便。”

    “唉……说说嘛。海滩?夜市?还是星空潮漩?”

    “都行。”aaltiaaaaltiaa

    “唔……阳哥哥你有点无聊哦。”

    “抱歉。”

    二人一路上的对话大多如此,墨萌不厌其烦的和阳皓辉推荐这里的风景名胜,而阳皓辉则一律以“随便”之类的回应。磨磨蹭蹭好久,下午的旅行计划最终也没定下来,这才出现了二人现在乱逛的情况。

    墨萌对这种敷衍的回答并不生气,阳皓辉虽然总是面无表情但其实并不难猜。他的心情一向和话是成反比的,心情越差越会笑,话也越多,像这样惜字如金的情况反而证明他心情不错。只不过还是有点略略的失落,她不想主动提出去哪儿玩,她觉得这样会让自己显得很任性,也怕自己想去的地方阳皓辉不喜欢却还是会迁就她。可另一方面她期待这次旅游期待的好几晚没睡着,在这个女孩眼里这趟旅行完就是一次二人世界的粉红色约会,阳皓辉迟迟不拿主意让她急的小脸一鼓一鼓。aaltiaaaaltiaa

    其实任何人旅游都会有这种窘境,往往越是期待的一方,越不会表明自己想去哪里。

    阳皓辉关注的则是周边,他发现了不少店主都在自家门前的鱼形旗旁边挂上了一栈浅粉色的灯笼,神奇的是灯笼上居然有鱼鳞。初来乍到的时候其实他也发现了这点,不过并没在意,只当风俗习惯。可饭馆店主向他道明了实情,那些房檐上的摇摇灯和这种用名为“灯纱锦鲤“的鱼皮晒干做成的灯笼,都是为了马上来临的爱审节烟火祭典准备的。

    店主要求我待到那天是什么意思?阳皓辉默默思考起来。

    他刚开始的想法其实是自己又落进了什么圈套,实战课再加上钥匙的事情让他近期神经总是很紧绷。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就算墨业不在家,七元逆天都也是一方元界的中庭所在,不可能毫无守卫。更何况墨萌就在身边,少主放了假,手下肯定已经得知消息暗中开始把他们保护起来了,人身安绝对有保障。更何况这次旅行是墨萌提出来的,在天元界他不信谁也不会怀疑墨萌。aaltiaaaaltiaa

    那是什么意思?必须待到爱神节……必须达到某个日期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当天一定会发生什么和自己有关的,或者只能由自己完成的事情。既然饭馆店主不愿意说,幼体及过小少主三个字,那就只能去问……

    “墨萌。”阳皓辉突然抬头。

    “哟哈,阳老师请说。”墨萌迫不及待的回答。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阳皓辉本想这么问的,可看到墨萌满脸的期待和微微发亮的眼眸,他又突然觉得问不出口了。

    罢了,反正不涉及人身安。难得来玩,别扫兴了。

    “夜市,今晚去逛逛吧。”阳皓辉说。

    墨萌一怔,突然笑了,粉樱般的笑脸笼罩在一层暖暖的光晕中“好!不许反悔哦!”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