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岁月芳华 > 11.咳血
    吃过午饭,郭秀玲跟林丰生回他的办公室休息。林丰生和李主任共用一个套间,李主任的办公室在里面一间,林丰生的办公室在外面一间。李主任中午回家吃饭,这会儿办公室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秀玲,李主任办公室有电话,你打个电话回家,给你家里说一声你怀孕的事吧。”林丰生对郭秀玲说道。

    郭秀玲有些犹豫,“这不好吧,我等会去小卖部打公用电话。”

    “没事,打一个吧。”

    “那行,我打过去,让二伯给捎个口信过去,就不叫我妈接电话了。等下午我去找一趟我哥,再和他说一声,周末他要回去看我嫂子,让他再和妈说。”郭秀玲往二伯家打了电话,让二伯给他妈说一声。

    二伯乐呵呵的应了,还让她注意身体。

    林村只有大队部有一部电话,不让村里人随便用,林丰生就准备等过一阵子自己回家再和家里说。

    没等到郭胜利周末回家,周五晚上吴爱兰就大包小包等在了厂门口。

    “妈,你怎么来了?”郭秀玲看见吴爱兰,很是吃惊。

    林丰生连忙接过吴爱兰手里的东西挂到自行车车把上,说道“妈,你来了怎么不让人进去喊我们,等时间长了吧?”

    吴爱兰摆摆手,说道“没等多会儿。我又没急事,就没想打扰你们工作。”

    郭秀玲挎着吴爱兰的胳膊,说道“妈,走吧,去我们家。丰生,你去找下我哥,叫他来家吃饭。我和妈先回去做饭。”

    林丰生把自行车朝郭秀玲推了推,说道“那车子你和妈骑吧。带钱了吗,多买点菜。”

    “我身上有钱。”吴爱兰插了一句。

    “妈,哪能让你掏钱呢。我带钱了。”

    晚上一家四口在家属院的房子里吃了饭,林丰生跟着郭胜利回宿舍住了。林丰生原来宿舍的床铺已经有新的工人搬进去住了,郭胜利正好有个室友回家,林丰生住那就行。这边就让给吴爱兰和郭秀玲住。

    母女两个躺到床上,郭秀玲才又问吴爱兰“妈,你怎么来了?”

    “死丫头,你说我怎么来了?你怀孕了,我来看看你不行?”吴爱兰暼了她一样,没好气的说道。

    “妈~”郭秀玲侧过身子,抱住吴爱兰的胳膊,“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嘛。”

    吴爱兰拿指头点了点郭秀玲的额头,说道“我来看看你。头前你嫂子怀孕,我跟人家换了几十斤小米,给你也拿了一点来。家里我自己种的菜,没化肥没打药,吃着放心,以后你哥回家我让他给你拿过来。还有几斤毛线,你晚上没事给丰生和你一人织一件毛衣,眼看着天就冷了,别等要穿的时候抓瞎。”

    “妈,你真好。”郭秀玲眼眶红了,语气哽咽。

    “我是你妈,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吴爱兰轻轻拍了拍郭秀玲,“你婆婆家那个情况,我也知道,你怀孕了,她也不能撂下家里那一摊子来帮你,往后我每周末来住两天,也能给你搭把手。”

    “妈,你真好。”郭秀玲除了这句话,再想不到别的可说了。

    “行了,早点睡吧,明天早上去买肉回来给你们包饺子吃。”

    吴爱兰来了两天,郭秀玲感觉就和过年似的,想吃什么吴爱兰就做什么。等周日下午吴爱兰要走的时候,郭秀玲满心的不舍。

    林丰生看出了郭秀玲的不舍,对吴爱兰说道“妈,要不你再住两天吧,秀玲第一次怀孕,我俩什么都不懂,你多陪她几天,也教教她。”

    “下周末我再来。你爸不会做饭,明天胜敏上学了就没人给他做饭吃了。”郭文斌从小就是做少爷的,一天三顿饭都得别人做好了等他吃。

    然而吴爱兰说的好好的,再到周末却没有来,郭秀玲担心家里出了什么事,连忙打电话回去。等第二遍吴爱兰来接电话了,郭秀玲的心还砰砰跳。

    “妈,家里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没来县里。”

    “没事,你爸感冒了,我怕他自己照顾不好自己,就没去,还想着明天让胜敏去和你说一声呢。”吴爱兰在电话那头说道。

    “那行,妈,你跟我爸要注意身体。天冷了,多穿点儿。”郭秀玲叮嘱道。

    “放心吧,你也多穿点,别感冒了。没事我挂了啊。”

    再到周末,吴爱兰又来了。林丰生索性趁吴爱兰在,有人照顾郭秀玲的时候回了一趟林村。

    林卫民和苗玉英都很高兴,林卫民这几天也受凉感冒了,这一激动又咳的不停。

    “咳,咳咳,好啊,秀玲怀孕了,咱老林家又要添丁进口了,大喜事啊。”

    “爸,你可得好好吃药,好好活着,等着看你孙子。”林书霞在旁边趁了一句。

    林丰生听着有点不对劲,问道“爸,书霞说的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又不按时吃药了?”

    林卫民紧着摆手,说道“没,没有,我天天都吃着呢。”

    林书霞却毫不犹豫的拆穿了他,和林丰生说道“哥,前几天我估么着爸的药该吃完了,准备去给他买。结果爸说他想出去走走,自己去买。我就让他去了。结果呢,昨天我去卫生室买感冒药,家后李家大表哥不是在卫生室当医生么,他给我拿了一堆药,说爸治胃病的药该吃完了,让我正好一起拿回来。哥,你说说,爸这样能行吗?”

    林丰生看向林卫民,问他“爸,真是书霞说的这样?”

    林卫民低着头,不看林丰生,也不说话。

    “爸。”林丰生沉着声,说道“我们花了这么多钱,好不容易把你从阎王爷手里拉回来,你这样做,对得起我们吗?妈要知道了,该多伤心。”

    “妈已经知道了。”林书霞说道。

    林丰生还想说什么,林卫民突然剧烈的咳起来,林丰生顾不上说话了,连忙去给他用力的顺着背。

    林卫民却越咳越厉害,最后竟咳出血来。

    “爸,你怎么样?书霞,给爸拿件衣服,我去大队部借拖拉机,去医院。”林丰生把林卫民交给林书霞,自己匆匆忙忙往外跑。

    林卫民想拦,林书霞却不让他说话。

    “爸,你别说话了,小心再咳血。”

    苗玉英正在锅屋做饭,这会儿也听到动静,扔下锅铲跑到堂屋去了。

    “妈,爸又咳血了。你给爸找件衣裳,哥去大队部借拖拉机了,这就送爸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