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龙虎大宋 > 第三章 锦屏射雀
    布置文斗场的时候,赵允明格外积极,不仅派王府人手包揽,还强烈建议苏老泉学人家比武招亲,把场地设在门外大街上。

    杜守义百般阻拦,最后文斗场才设在了苏宅前跨院,不许百姓围观。

    可赵允明还是派人请来了眉山书院一众老师和学子,以及本地高儒俊秀,前来观战。

    杜守义正要上去理论,却被杜若拦住“爹,不碍事的。”

    杜守义无奈看了看杜若,心说也是,反正你小子草包的名头眉州人尽皆知,似乎没必要遮掩,破罐子破摔罢。

    “谁人不知小王爷文采一流,若不是身为皇室无法参加科举,必定早已中了状元!”

    “这个毋庸置疑,我听说去岁解试,小王爷用化名参加,轻而易举就夺得了头名解元!”

    “所以,杜若这个草包居然敢和小王爷文斗,脑子一定进水了!”

    被邀请来的人在院子里议论纷纷,无不哂笑,而正对着院子的门房已经被收拾出了一片地方,这里是文斗主场地。

    此时,主位上并排坐了四人,苏老泉和眉山书院院正、本地知名大儒方举孝坐在中间,两人左右分别是双方家长杜守义和赵允明。

    四人面前台上,参赛选手杜若和赵宗泽一左一右,针锋相对的站着,赵宗泽器宇轩昂,傲然负立,气度不凡。

    而杜若外表看起来也是一翩翩少年,身长面嫩,眉眼清俊。

    不过,和赵宗泽端着姿态不同,此时的他微微张嘴,神情有些呆滞的看着苏老泉身后位置,看的苏老泉身后的苏小妹都羞赧的低下头了。

    “唉!”

    见儿子如此失态,杜守义无奈扶了扶额头。

    台下众人也都暗笑杜若孟浪,文采不如小王爷,修养更是不如。

    杜若也不想失态,但记忆终究是不如现实更有冲击力,那边的苏小妹实在太美了,身着浅紫襦裙的她,头戴碧玉钗头,肤光胜雪、腰肢纤细,尽管眉眼灵动,可身上还是处处透着娴静婉约的古典气质,让人沉迷。

    她身边的苏辙也让杜若侧目,苏辙正含笑和台下相熟的学子挤眉弄眼打招呼,风趣又不失儒雅。

    “我坡仙怎么不在?”

    偶像苏轼不在,杜若又有些失望,他脑海中只有苏轼模糊的影像,只知他比苏辙更玉树临风。

    “咳!”

    被杜守义的咳嗽提醒后,杜若总算端正了神态,反正以后早晚能见到偶像。

    “各位,吾小女不才,承蒙知州和王爷厚爱……今效仿古人‘锦屏射雀’,特设文比场,以择良婿。”

    苏老泉起身,做了一番开场白,台下人又嘲笑杜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本次文比以词为主,由方院长出题考评,我等三位家长也参与评审……最后由小女自行选择。”

    苏老泉又说了文比规则,苏辙转头对苏小妹露出笑容,苏小妹低头莞尔,女子亲自择婿,对这个时代女子来说,是莫大的幸运。

    三位家长参与评审,但众人对公平性也没有异议,他们都是饱学之士,众目睽睽之下不会徇私。

    再者,就杜若肚里那点墨水,能作出什么词来,只怕押韵都难,其实不必细评,作出来即可分胜负。

    眉山书院院长方举孝站了起来,他对这场实力悬殊如此之大的文比没什么兴趣,所以打算尽量从简,结束后好于苏老泉安郡王两家把酒言欢,和这些文才一流之士喝酒玩酒令那当真是享受。

    “咳咳。”

    清了清嗓子,方举孝对杜若赵宗泽两人道“第一题,你们自行选词牌,就写此时,时间一炷香。”

    说完,有人抬来笔墨纸砚,旁边自有人点香。

    所有人目光都汇聚在两人身上,台下学子们客人们也不再聒噪。

    “哼!”

    赵宗泽冷冷扬起嘴角,略沉思片刻,便提笔文不加点的写了起来。

    “不愧是小王爷!”

    众人暗暗赞叹,连苏小妹都微微踮起脚,张目望向了赵宗泽。

    一旁杜若,则犹豫了起来,不是写不出,而是脑海中的货太多了,不知道该选哪个。

    ‘《如梦令》《醉花阴》《声声慢》选哪个呢?还是考虑辛弃疾的?要不选明清的词人?

    杜若上学时候没感觉学多少词,可现在到用时,发现还真不少。

    可出题人说要写“此时”,此时包含很多,写诗作词无外乎寓情于景,首先要明白自己心情,可我现在的心情该是怎么样的呢?

    自然不能是穿越后的新奇与激动,应该是……’

    原杜若深爱苏小妹,却因为父亲销婚约抑郁而死,死前也想过退婚是不是苏小妹的意思,每想到此处便回忆起以前和苏小妹青梅竹马的亲密情景,更是悲从中来。

    ‘知道了!’

    这样想,杜若便立刻明白该写哪首词了,心中默默对词原作者一番歉疚赔罪,便提起了笔。

    “哟?”

    众人见他提笔,倒都是一惊,旋即幸灾乐祸,等着他能作出什么鸟词来。

    杜若正写着,这边,赵宗泽已经收笔,又引得众人一阵赞叹。

    待杜若写成,方举孝便示意先写完的赵宗泽当众诵读出所作词,这也是一般文会规则。

    赵宗泽也未看杜若,先对四位评审作揖,后开始当众吟诵

    “我这首是《卜算子小春》——眉山三月花,点雨添娇绻。

    一水盈盈在枝头,约个风来见。

    惊蛰送冬眠,小春初侬软。

    两两三三去踏青,正好新晴遍。”

    吟完,在场众人无不拍手叫好,拿到词稿传阅的四位评审也都不住地点头,赵允明自不必说,方举孝夸这首词“正应了时节,颇有妙趣”;苏老泉赞“词为精品,且一蹴而就,更为难得,比肩曹子建。”

    连杜守义看了词后,也不得不尬笑称赞“好词,好词啊!”

    苏辙欣赏的看着场中赵宗泽,苏小妹也和羞抬首,偷看赵宗泽,心中复念他词中句子。

    确实不错。

    “该杜若了。”

    方举孝指了指杜若,台下众人顿时看向他,眼神或审视,或嘲讽,有些混蛋想象着他会读出什么狗屁不通的词,已经快要笑出来。

    台上,杜守义捏着眉心,不忍看杜若,苏小妹看他眼神亦不忍。

    且不说珠玉在前,他能作出来一首完整的词来就已经难得了。

    “咳咳……”

    一声咳,杜若身上多了几分大病初愈的凄惨气质。

    “不才拙作《声声慢》……”

    听他居然作的是这种长词,台下众人更为不屑起来,这么短时间,饶是小王爷之才华也作了首短词罢了,这小子居然敢作长词?

    倒要听听是什么街边地摊词!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杜若吟出第一句,众人俱是一愣,这开篇倒有些惊艳的意味,而且居然押韵了……

    杜若继续“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方举孝和苏老泉对视点点头,这句正应了“此时”,一旁赵允明微微蹙眉,而杜守义惊喜的看着杜若,原本做好丢人准备的他,有些期待了起来。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吟完上阙,台下已经有人拍手喝彩,众人无不在心中回味最后一句,苏老泉等人更是惊讶望着他。

    而杜若此时则看了眼在苏老泉身后的苏小妹。

    似是在问她小妹,这雁,还是旧时相识吗?

    苏小妹蕙质兰心,焉能不知词中意是在对自己说,她羞红脸,迎上杜若目光,眼神歉疚又无奈。

    杜若继续读词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下阙,杜若结合自己人设,装出哀愁表情一口气读完,全场鸦雀无声,人们或低头回味,或瞠目结舌,或难以置信。

    “好词!好一个‘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此词可流传千古!”

    一声赞叹打破沉寂,苏老泉激动的站起身,瞪大眼睛看着杜若,眼神里都是赞赏。

    哗啦啦……

    一瞬间,台下众人都鼓掌喝彩起来。

    台上杜若谦虚的笑了笑,心说易安居士这首词可是入选后世中学教科书的,能不牛逼吗?

    不过他心中也生出了一些抄袭的歉疚,但转念一想,自己穿越过来必要有一番作为,以后历史轨迹肯定全变了。李清照纵使天赋奇才,可如果没有那些凄凉遭遇,只怕也写不出这么凄婉的词来。

    所以,用就用了,何须多想。

    “他怎么可能写出如此惊世骇俗之词?”

    苏辙又惊叹又不解,苏小妹却低声哀叹“杜若哥哥这几天想必非常难受。”

    苏辙立即恍然,点头道“倒也是,若非销婚约致使他伤心的死去活来,他哪有这般感悟,又哪能写出如此凄婉惊人之词?回味一遍全词,真个是字字都是哀愁啊!”

    那边,杜守义得意的看着赵允明,赵允明铁着脸,他有些担心台上全身僵硬的赵宗泽会失态。

    赵宗泽自杜若吟出上阙,表情就开始凝固了,此时他满眼都是挫败,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杜若玩味的看着他,心中暗爽小子,和本大爷比词?现在知道难受了吧?

    “啧,我看小杜公子这首《声声慢》远超小王爷的《卜算子》!”

    台下众人达成共识,不过也有人疑问“这么好的词,真是这个草包原创?”

    这引发了一阵非议,台上原本尴尬无比的赵宗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盯着杜若,冷冷质问“这首《声声慢》,当真是你所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