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龙虎大宋 > 第十章 薛婉儿
    一路上杜若牵着苏小妹的手在人群后面小声聊天,两人都心甜意洽。

    前面苏轼苏辙和程之才等人果然开始吟诗作对,唱和起来,程家除程之才外几人虽然纨绔,但不必遮掩,作出的歪诗怪词也时常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倒没有人打搅杜若和苏小妹,杜若也乐的如此。

    “小妹也会吹笛子?”

    杜若看了看苏小妹腰间的笛袋问,苏小妹嫣然一笑,拿出笛子道“当然是会的,这是中岩书院的王弗姐姐送我的,还新教了我一首曲子,待会吹给你听。”

    杜若莞尔一笑,点点头。

    王弗他当然知道,是苏哥哥发妻,是中岩书院山长的女儿,目前还没嫁给苏轼,但估计已经看上苏轼了,这不都开始讨好小姑子了。

    中岩书院是眉山官学,每年都会招生,院内俊秀学子何止千百,但山长居然偏偏就把女儿许给了苏轼——这相当于后世高中生泡了校长女儿,校长还跟占了便宜一样。

    不愧是苏仙!

    “杜大才子,我们诗词唱和的尽兴,你也来玩一玩?”

    程家几人玩的有些腻了,终于注意到杜若,程家二郎走近杜若,目光有些玩味,程之才回头,对苏辙道“那我下面这首诗,就不用表弟你和了,让杜若试试。”

    苏轼苏辙点头,他们相信和诗对杜若无压力,这边杜若面上淡定,心中却万匹羊驼奔腾,和诗讲究步韵、依韵、从韵,对格律要求极高。

    表达内容也要一致。

    这些杜若都做不到,他就算用出原杜若记忆中所有知识,也作不出一首完整的诗来,更别提和诗了。

    但由不得他拒绝,程之才已经念出了自己的诗“落花任自逐西东,无欲拈来枫叶红。一别离人难寄字,从今窗下却听风。登高望断青山外,举酒聊倾夜色中。未解当时缘或劫,偏愁乱絮入帘笼。请杜兄和对。”

    杜若听后一阵头大,他倒是听一遍记住了,但却对不出来。

    众人都望着他,杜若几乎要被众人目光灼烧,他佯装思考,但握着苏小妹的手,却越来越紧,苏小妹感受到了他的窘迫。

    “这等粗浅的诗,还需我杜若哥哥亲自和?”

    苏小妹站出来,对杜若扬了扬柳梢眉,杜若立刻如释重负,淡淡道“好久没做过这么粗浅的诗了,一时真想不出来,就请小妹替我随意对下吧。”

    说完,程之才脸色阴了下来,苏轼在一旁理解的笑了笑,他当是杜若钻研白话诗,疏于律诗。

    “好吧。”苏小妹勉强点点头,上前一步,对程之才道“表哥听好了,我的诗是——

    无病呻吟赋渐微,匆匆生计误芳菲。寄身常念楼中燕,负手徘徊采石矶。

    尘织苍茫成野马,风吹慵色遍云衣。如今省记斜阳后,憔悴非关带瘦肥。”

    苏小妹对的这首诗不仅文采斐然,而且顺便嘲讽了程之才,引得苏轼苏辙一阵窃笑,苏八娘也无奈笑了笑,而程之才则生着闷气,却对不出和诗反驳。

    至于程家另外几人,一脸呆滞,他们压根没记住苏小妹的诗。

    这些年程家日渐隆盛,而苏家越来越落魄,尤其是苏洵上届参加科举又落地后,程家打心眼里觉得程夫人嫁给苏洵是委屈了,越发看不起苏家人。

    这些心思程家人在明面上自然不会直接表现出来,但嫁到程家的苏八娘却最能体会到,这几年她在程家缕遭婆婆白眼和冷嘲热讽,回娘家后不能和父亲说,更不能和姓程的母亲说,只能和苏小妹诉说,所以苏小妹对程家人都没什么好感。

    “好了好了,杜若大病初愈,我们就别难为他了。”

    苏轼摆摆手,也帮杜若解围,但程家二郎三郎等人已经回过味来,却不依不饶。

    “呵呵,作不出和诗就让女子代替,不知羞!”

    “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腹中没什么墨水。”

    “杜若,你就招了吧,那两首词是向何人买来的?给我们引荐下嘛!”

    他们各种嘲讽杜若,苏小妹气的小脸通红,杜若心虚,打算拉着苏小妹独自游玩,不跟他们玩了,太t讨厌,老揭劳资老底。

    程之才不屑看着杜若,没有制止弟弟们,苏辙挠挠头,他现在也有些怀疑杜若了。

    苏轼急忙转移话题,道“我前日偶得一首新体诗,精妙绝伦,背给大家听听如何?”

    程家子弟对苏轼还是很尊重的,此刻不管杜若,都看向苏轼。

    “杜若哥哥,我们走吧。”

    苏小妹拉着杜若的手,要离开,杜若接到苏轼眼色,只好对苏小妹摇摇头“等等。”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苏轼开始朗诵诗,起初众人只是疑惑,不解这是什么诗,但听到苏轼诵完后,个个目瞪口呆,回味无穷。

    “这新体诗字句好优美啊!”

    连苏小妹都喃喃赞叹起来。

    “好诗!虽无格律约束,但听一遍就能让人在字句中流连忘返,无法自拔!真是妙!妙!妙!”

    程之才一连说了三个妙,神情无比激动。

    他是个有才华的人,自然能品出诗中妙处,而他的弟弟们,更觉得这种无拘无束的诗读着通顺,对味。

    程家二郎嘿嘿笑道“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写出这首诗的人一定是天才!”

    程家另外几个子弟也使劲点着头,心中想着下次去青楼,离开时吟出一句“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岂不是能让名妓们瞠目结舌,嘿嘿!

    “这是白话诗,创出这种新诗体的人,自然是天才。”苏轼淡淡道。

    “那这白话诗是何人所创?还在世吗?”苏辙紧张询问。

    程之才也急切道“若是在世,我等必须要执弟子礼前去拜见!”

    “对对对,白话诗太合我胃口了,若是见到作者,我一定给他跪下!”程家三郎豪迈道。

    大家都期期看着苏轼,等着他说出作者,唯有杜若,微微摇头。

    他不想再出风头,因为没有必要,可苏轼却急于让白话诗大传天下,此时看了看杜若,正色道“这白话诗的开创者,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说完,他抬起手臂,伸手指向了杜若。

    “就是杜若,刚才那首《再别岷亭》,就是他所作!”

    唰!

    程家兄弟立刻变了脸色,盯着杜若,脸色由震惊转为难堪。

    苏辙苏小妹惊喜的看着杜若,杜若低头看着苏小妹,笑道“闲时在家无聊胡乱作的,算不上什么。”

    “胡乱作的?”

    程家兄弟脸色更难看了,而苏小妹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杜若,眼里都是崇拜。

    “下跪就不必了。”杜若看了看程三郎,又看向程之才“也不必执弟子礼,白话诗还需要大家一起探讨发展嘛。”

    “杜若虚怀若谷,敬佩!”苏辙忍不住道。

    程之才憋红了脸不说话,程二郎毫无底气道“怎么可能是你作的?我不信!”

    “杜若,你就再应景作一首白话诗吧,好坏不重要。”苏轼对杜若摆手道。

    “好吧。”

    白话诗难不倒杜若,他是这个时代白话诗的开山祖师爷,规矩他说了算,就算作出不算好的,别人也挑不出毛病。

    看了看周围,这是去岷江畔的路,虽是眉州城外,可还是有许多住户零零散散分布在道路边,还有一些富人在城外建的庄园。

    道路很宽,行人如织,马车来来往往,前方不远处有一处小石拱桥,桥上也有许多男女结伴,有人驻足远眺。

    “有了!”

    杜若看向前方石桥,作势吟诗,众人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苏轼苏辙苏小妹都一脸期待,程之才几人则斜着眼,一脸怀疑。

    “这首诗名为《桥》,诸位听好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车上看你。

    春光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杜若本可以自己瞎作,但想到了这首,就索性改一字背出来,总不会有错。

    一首吟完,引得苏轼苏辙齐声喝彩,苏小妹露出笑靥,眼中崇拜更甚。

    而程之才兄弟脸色一阵古怪后,便彻底蔫了,后面一路上再也不敢找杜若茬,说话声音都小了很多。

    不多时众人便来到了岷江畔,岷江自成都府而来,一路南奔,自打千年前都江堰建成后,岷江水流便四季平和,江水碧澈,两岸平原被滋养的绿茵千里。

    此时,江左江右已经聚满男男女女,一朵朵粉白花瓣和祈福纸鸢逐渐在江面上扩散,寄托着年轻男女们的爱情。

    江面上延绵停泊着许多艘舫船,最大的一艘足有三层十几丈长,雕梁画栋,红绿鲜艳,在阳光下船帘都反射着丝丝柔光,居然是用纱幔和丝绸混合制成,足见其华贵。

    杜若陪着苏小妹一起放了纸鸢祈福后,程家兄弟便提议大家去画舫上游玩,这座画舫相当于后世豪华游轮,只要花钱买门票,就能进去,里面是乐妓歌舞表演。

    程家兄弟毕竟是苏小妹表兄弟,将来也是自己亲戚,他们不找茬,杜若便不排斥他们,拉着苏小妹的手,悠哉跟着他们。

    至于门票,书童杜青身上可是带够了交钞,就算没有钱,自己有眉州扛把子老爹罩,谁敢拦自己?

    “天爷呐!莫不是薛行首来了!”

    众人正朝画舫行去,周围人群突然一阵躁动,紧接着杜若便见到,几辆豪华的锦缎绿漆轱辘马车停在路边,先是下来一帮拿着纸扇的公子哥,这些公子哥穿着气质都不输程之才几人,一个个脸上都写着高贵。

    然而他们下车后,却齐刷刷的来到中间一辆马车前,脸上的倨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喜悦,以及期待。

    几人向马车里询问一声后,争先恐后的掀帘,马车里探出一名白衣飘飘,珠翠头钗,半蒙着面,怀抱琵琶的女子来。

    “真的是薛行首!”

    人群沸腾起来,连杜若身边苏小妹都踮起脚尖,欲睹佳人芳容。

    杜若知道,来人是薛婉儿,乃是眉州十大名妓之首,故人称薛行首——宋代的妓和后世不同,妓只卖艺,所有从事歌舞等艺术工作的女性都可以叫妓;娼才是为人不齿的卖肉女。

    所以,宋代妓和后世女明星一样,靠才艺吃饭,虽然社会上也有很多人看不起她们,但人家凭才艺吸引到的粉丝也很多,在粉丝眼里,她们就是女神。

    名妓就是后世的超级大明星,她们频繁出入上流社会场合、饭局,往来皆是名士权贵,上流社会对于名妓也十分尊重,经常有文人墨客写词赠予名妓,以被选中为荣。

    杜若个头比苏小妹高半个头,比附近百姓都高,所以不用踮脚也能瞅到薛行首,只见薛行首光洁的额头上点着三花钿,眉如粉黛,眼如秋水,面纱下琼鼻挺拔,隐隐能看到精致的小脸轮廓。

    “我这个知州公子混的真差劲!”

    回想一下,薛行首在眉州成名三年,原杜若竟然一次都没见过她,他好歹也是眉州数一数二的权贵子弟,居然连眉州花魁的面都没见过……斗蛐蛐这类纨绔,果然是最低端的。

    “薛行首真美呀。”苏小妹收回踮脚,在杜若身边感叹道。

    杜若前世也是交过女朋友的,听到女人在自己身边夸别的女人漂亮,他就条件反射的警觉起来。

    “那也不及你一半好看。”

    此言一出,苏小妹顿时俏脸通红,她才及笄年龄,当然没有后世那些女人的心机,只是随口感叹,但杜若这么说还是让她心花怒放,连谦虚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杜若这句话也不算奉承,因为此时没有化半点妆,明眸皓齿,皮肤嫩的能掐出水,细看连脸上细绒汗毛可见的苏小妹在杜若眼里确实远比花魁漂亮。

    “薛行首上画舫了!咱们快过去,今日有福,能听到薛行首演奏了!”

    “她弹得曲,唱的词,整个眉州都无人可比!”

    程家兄弟和苏轼兄弟见薛行首在拥簇下走上最大的那条画舫,兴奋的嗷嗷叫,像游泳一样往前冲。

    杜若拉着苏小妹跟在后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