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真不想躺赢啊 > 第七十二章 鼓掌的区别
    是一位中年男人,并且带着五位学生,徐茫从面相和言语上得知,此人来者不善!

    “原来是张老师。”

    梁峰认识这人,他叫张泽源,曾经两人是同事,但有一段不怎么快乐的经历,原因是数学组组长位置,但最终结果两人都落选,张泽源选择其他学校,梁峰留下来。

    “看看!”

    “这是我的弟子们。”张泽源指了指身边五位学生,笑着说道“先介绍一下我的弟子,这位学生联考数学排名第五,这位学生是第六,这位学生是第七,这位学生是第八,这位学生是第九!”

    梁峰微微一笑很迷茫就这些歪瓜裂枣过来装逼啊?张泽源是不是对打脸这个词有误解?这年头装逼是有风险的!

    “赛场见!”

    话落,

    张泽源带着自己的弟子们去了挑选食物。

    看着几人的背影,徐茫好奇冲梁峰问道“梁老师就就这样算了?讲道理,第一名和第二名坐在这里,他领着一群第五名到第九名的过来嘲讽,你就一点不生气?”

    “生什么气?”

    “就他们也配我生气?”梁峰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的目标是拿到市第一!”

    “嗷!”

    “我懂了!”徐茫恍然大悟,一脸恭敬地说道“受最大的气,打最恨的脸,装最牛的逼,不愧是教数学的,这套路果然严谨!”

    梁峰笑了笑,然而内心却早就愤怒了,刚刚想要报出徐茫和杨小曼的成绩,可是人家走了

    罢了,

    虽然装逼没有装到,但被误认为是高深莫测也不赖!

    “梁老师?”

    “该不是你自己错过了装逼最好时机,然后为保住面子,故意说什么他们不配。”徐茫不开心地说道“梁老师这就很过分,连自己学生都骗”

    梁峰¥……&a;ap;ap;ap;

    尼玛!

    你小子眼睛怎么这么尖?

    有时候,

    梁峰挺佩服徐茫的,尽管这个人经常不按套路出牌,然而他却总能对别人一击致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咳咳!”

    “我是这样的人吗?”梁峰轻咳一声,瞪了一眼徐茫“明天就要比赛了,现在还吃这么多东西,赛前吃太多会影响状态的,你懂不懂?”

    徐茫叹了口气,他快要被这个社会给伤透了心,说好的人与人之间要信任呢?

    吃完饭,

    徐茫打算去房间里躺一会儿,毕竟舒服一秒是一秒,但是一个电话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喂?”

    “到我房间来,我有事情和你说。”

    杨小曼的声音带有一丝撒娇,如果换做其他男人可能就跪了,然而她遇到的是徐茫,一个对美色完免疫的男人。

    “不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徐茫冷笑道“我也是刷过抖音的,知道男孩子孤身在外,要保护好自己,你死了这条心吧!”

    杨小曼炸了,原地核爆炸!

    “来不来?!”杨小曼咬着牙,恶狠狠地威胁道。

    “早这样不就好了嘛!”

    “来了来了!”

    杨小曼看着中断的手机界面,忍不住叹了口气欺软怕硬的贱人!

    徐茫来到杨小曼房间门口,门是虚掩着,随即推门而入,看到杨小曼穿着衣服,不由愣了一下,这上演的是哪门子的剧情?

    “你你怎么穿着衣服啊?”徐茫问道。

    “废话!”

    “不穿着衣服,我穿什么?”杨小曼白了一眼,可过了一秒后,突然脸就红了,面带含羞地说道“你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呵呵!”

    徐茫笑了笑,鼓了两下掌,发出‘啪啪啪’的声音,之后又往边上的柜子拍了几下,发出‘嗵嗵嗵’的声音。

    “发现区别没?”

    “没有。”

    “没发现就算了”徐茫叹了口气,默默地问道“找我做什么?”

    “我在网上找到这次奥数大赛的一些消息。”杨小曼冲徐茫招了招手,很不满意地说道“过来呀,站我这么远做什么?”

    徐茫小心翼翼地走到暴力飞机场身边,随后看到在论坛上的一些消息。

    李永兵?

    副局长?

    儿子李恒?

    唉?!

    徐茫一脸诧异地说道“这次比赛是他把牵头的?”

    “嗯!”

    “这是网友扒出来的!”杨小曼瞥了一眼徐茫,突然问道“星期五的时候,你从我地方拿走一个口罩,然后翘掉奥数培训,结果第二天爆出来李恒在校外斗殴我寻思着世界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吧?”

    有时候,

    徐茫真心觉得女人不要太聪明,当然这并不是歧视女性,因为太聪明会对男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这样的结果直接会产生一种情况,她觉得无敌真寂寞。

    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剩女?

    就是这个原因

    而且,

    太聪明的女人容易平胸,杨小曼就是最好的例子!

    “说不出话了?”

    “我说你这个家伙贱不贱啊?杨小曼埋怨道“一定要把人家给逼死,往死里整现在踢到钢板了吧?”

    “切!”

    徐茫面露不屑“他还能禁我赛吗?这么多年的公平、公正、公开是白喊的呐?”

    “白痴!”

    “懒得搭理你!”杨小曼白了一眼“明天个人赛,你最好安分一点!”

    “干吗?”

    “说不定李恒还不知道是我干的。”徐茫说道。

    “喂!”

    “你能不把人家当白痴吗?”杨小曼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那些篮球队的明明是来找你,结果稀里糊涂李恒被抓了,用屁股想都能想到是你干的!”

    徐茫尴尬地笑了笑,好像是这样的情况。

    “总之团体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个人赛的时候,你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不要让人家抓到你把柄。”

    徐茫对杨小曼的警告直接忽视,并不是他狂妄自大,而是相信所谓相信的力量。

    待徐茫离开后,杨小曼尝试了一下鼓掌和拍柜子,前者手掌没感觉,后者手掌微微作痛。

    杨小曼脸红了联想到了什么。

    臭流氓!

    下午,

    开幕式如期举行。

    徐茫看到李恒的父亲,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中年男,虽然不能用外表来评判一个人,可是徐茫觉得他不像是什么好人,毕竟在电视上,坏人都长这个样子。

    开幕式足足两个小时,

    一会儿是这个人讲话,一会儿是那个讲话,但是这些人徐茫没有一个认识,也不知道在讲什么。

    终于结束,

    大伙假装微笑,鼓掌迎送这些人离去。

    此时,

    徐茫拿出手机,给程希发了一条微信,内容是李恒的父亲是此次比赛的牵头人。

    很快,

    这个消息在校四散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