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一章 张家变故
    江陵城——

    相比于外面的阳光,空气清新,大牢中却是一片阴暗,潮湿无比,尤其是刑讯室里,即便是大白天,也点起了油灯,以及架起了炭火炉,使得牢房里明亮非常,却依旧给人一种腐朽的气息。

    “啊——”

    “啊——”

    “啊——”

    尤其是使用各种刑具的声响,还有牢房里回荡着的各种惨叫,犹如鬼哭狼嚎一般,显得凄厉非常,使得牢房里的气氛多了一些阴森森的感觉。

    行刑室里,看似是在审问,实则却是在刑讯逼供,手段极为狠辣,下手一点没有留情之处,颇有要将人弄死的架势,好像并不是很想要对方的所谓“真实口供”。

    这个时候,十几个狱卒光着膀子,三三两两的组成一队,正在对五个囚犯施以酷刑,任凭对方不断地惨叫,痛得龇牙咧嘴,脸上的青筋暴起,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丝毫的停顿,囚犯昏死过后,就是一盆冷水浇醒。

    似乎是再也忍受不了重刑,身体早就到了一种极限,囚犯再次昏死过后,任由狱卒使出何等手段,依旧是处于一种昏迷状态,出气多进气少,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样子。

    随着一个个囚犯昏死过去,人事不省,一副极其虚弱的样子,一个牢头模样的狱卒快步跑向一个相对阴暗的角落,慌忙之中,恭恭敬敬地站在两个看似大人物的面前,小心翼翼的汇报:“回禀两位大人,张家的五位罪犯再次昏死了过去,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施以重刑,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昏暗的光线下,模糊间,一个太监服饰的官差探了探脑袋,扫视了一下早已昏死的五人,转而看向了旁边的同伴,询问道:“丘大人,皇上只是让咱们查抄张家,寻找张居正贪污受贿的赃款,寻找罪证,现在还未落实罪名,就已经死了一个,如果张居正余下的五子都死了,恐怕有一些不好交代吧?”

    “张公公说得不错~”

    那个看不清模样的大官符合了一声,同时点了点头,略微沉吟了一下,随之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嗯...既然这样,那就先将他们押回张府,严密监视起来,等到身体稍有好转之后,再进行审问,如果不能追问出那些赃款,不仅无法咱们兑现承诺,向皇上许下的两百万两赃款,还无法落实张居正的罪名。”

    “到时候,如果查抄不出两百万两白银的赃款,不仅无法向皇上交代,恐怕还会遭到朝中的群臣针对,尤其是与张居正关系不错之人,一定会借题发挥,向咱们发难,咱们的处境可就不妙了。”

    “丘大人所言甚是,可是——”

    太监表示了赞同,看了一眼昏死过去的囚犯之后,又有一些犹豫了起来,沉声地继续说道:“如果再将他们关押到张府,恐怕也会像张居正的大儿子张敬修那般,一定会有人自杀寻死。”

    “尤其是那个张懋修,可是已经有过一次自杀的举动,要不是看押的人机灵,发现得早,恐怕早就在井里溺死了,如果张居正的这五个儿子都死了,也委实是一个大麻烦。”

    “而且,自从张敬修自杀了之后,皇上可是秘密让人稍过话,审讯可以,大刑也行,却不可以再出现死人。”

    丘姓官员一点头,再次附和了起来,话里确实有着了然之意,也有不无提点太监的意思。

    “是啊,不管怎么说,张居正都是皇上的老师,于大明有着不小的功劳,如果家老小都死了,恐怕皇上的处境很不好,就算明着没人敢说,难保不会私下议论什么。”

    “丘大人言之有理,否则的话,皇上也不会特别交代,不管咱们怎么做,如何查抄张府,却不得对张居正的老母赵氏无礼,仅此一点,足可见皇上还不想将事情做得太绝,还是对张家留有一丝情面,咱们也不能做得太过分。”

    “那既然这样,张公公,咱们还像以往那样,先将张家兄弟五人,囚禁在张府,等到他们身体恢复之后,再进行审讯,同时,也加快查抄的进度,从其他方面搜集张居正的罪证。”

    “好,丘大人,就这么做。”

    ......

    深夜——

    张家,一个不大的屋子里,回荡着老妇哭哭滴滴的声音,似乎是哭泣了好久,声音不仅有气无力,还很沙哑,就好像一个弄不好,就会喘不上气来,进而一命呜呼。

    在不断摇曳的烛光下,一名年逾半百的老妇坐在床沿旁,任由两行泪水划过皱皱巴巴的面颊,啜泣间,右手颤颤巍巍的拿着一个湿手帕,努力地睁大她那浑浊的双眼,想要看的更清楚,动作谨小慎微地为床上的少年擦拭伤口。

    烙铁高温的灼伤,皮鞭抽打过后的血痕,以及各种淤青和红肿,少年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的地方,满身是伤,让人看着毫不心疼。

    清秀的面庞,眉眼间散发出的那种稚嫩,不时地痛得微微蹙眉,少年正是张居正的幼子,年仅十五岁的张静修,而老妇就是张居正的老母,已经八十多岁高龄的赵氏。

    “儿啊,为娘对不起啊,不仅没有守住这个家,连你的儿子都救不了,只能白发人送黑发人,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张家人,被那些狗官害死。”

    “为娘真是没用,白活了这么久,晚年之时,却还要遭遇这种不幸,前世究竟是造了什么孽,牵连到这一世的子孙跟着受苦。”

    “这就是什么世道,我们张家究竟是惹到了谁啊,老的老,小的小,却被如此对待?”

    哭哭啼啼间,赵氏早就是老泪纵横,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强打着精神,不时地抹着泪水,一边为张静修清理这伤口,一边嘴里碎碎念,直至最后说不出话来,若不是有着最后一丝信念支撑,想要照顾满身是伤的张静修,恐怕早就是悲痛欲绝。

    不知是什么时候,将张静修的伤口清理好之后,年迈的赵氏体力不支之下,也许是真得是累了,又或者是哭昏了过去,就那么趴在了床沿上,睡了过去,沧桑的面孔尽是泪痕。

    忽然间,静静地躺在床上的张静修,额头出现一抹淡淡的蓝光,很快就笼罩住了整个脑袋,点点的蓝光闪烁不定,与烛光相比,两者就好像是荧光与皓月,没有对屋子里的光线有丝毫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