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二十一章 “神兽”
    “哇~怎么回事儿?咱们村的上方有紫光在闪烁!”

    “嘿嘿....不知道了吧?刘家的牛生下了一个怪物,牛不像牛,兽不像兽,整一个怪物!”

    “真的假的,走,咱们快去瞧瞧热闹!”

    忽然间,前方的村落传来了一阵喧哗,不仅打断了张静修的思绪,常言也停了下来,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同时一脸好奇地看向远方,脚上的步伐都加快了几分。

    毕竟,天生异象,必有奇物出现!

    两人本就已经身处村子里,此刻,又夹杂在想要去看热闹的村民中,即便他们的身形远快于普通人,但跟着人潮,向着紫光的方向而去,并未引起太多的注意。

    就算是有人发现了,也只会被当做极其好事之人,步伐快上少许而已。

    跟着人流,张静修与常言很快就来到了一户农家的院落外,由于人实在太多,而常言有没有施展术法,两人就那么被挡在了最外围,不过,本就是一个小村落,人口本就不多,又不可能所有的村民都在这里。

    因此,尽管被挤在了最外围,还是能看到院落里的大概情况。

    这个时候,那道灿灿而夺目的紫色光芒,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唯有嘈杂的议论不断地在回荡。

    “看看,那个就是仙长所讲的神兽麒麟!”

    “怎么可能?传说的麒麟,可是龙头、马身和龙鳞,尾巴也是似龙尾状舒展,你看看那个,根本就是一个怪物,没有一点的麒麟特征。”

    “是啊,脑袋根本就是长畸形了的牛脑袋,身体也是光秃秃一片,坑坑洼洼的,莫说是龙鳞,就是鱼鳞也没有,也就是整个身形有些和麒麟相似,除此以外,哪里还有一点像麒麟的样子?”

    张静修听得暗暗心惊,却又是惊疑不定,满脸的难以相信之色,忍不住地看向了旁边的常言,对方却是颔首以待,露出淡淡的微笑,不时地轻轻点头,就好像非常相信没有那个还未蒙面的所谓的仙长断言。

    “师兄,难不成你也相信院子里的怪物是麒麟?认为那个还未蒙面的仙长说得是真的?”

    微微一愣,张静修最终还是问出了口,而常言却是相当坚定地轻轻一点头,嘴里却只是淡淡地说道:“师弟,他们所讲的仙长,就是你郭师兄。”

    “郭师兄——”

    张静修再次错愕了一下,忍不住地转头看向那个小院落,寻找郭老实的身影,却是久久寻找不到,而常言却是再次开口了。

    “师弟啊~师兄也说过了,如今的修真大环境,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比从前,以今时今日的灵气浓度,日渐匮乏,尤其还是在世俗,已经很难孕育出麒麟这等真正的神兽,就算是出现,也是不伦不类的,无法用‘神兽’二字称之。”

    显然,常言使出了修真者的神鬼莫测手段,尽管周围也有几个穿着俭朴的村民,依旧听不到他们的听话,只以为二人是在自言自语。

    “根据古籍记载,真正的上古神兽,那是灵气所化,应运于天地规则所生,本身就蕴含有大道规则,所以,就算是神兽幼崽,也是异常的强大,寻常修真者难以与其争锋。”

    “但是,到了后来,随着天地的变化,这些上古神兽的出现,开始演变成胎生和卵生,自然而然地,本身的天赋神力和资质,也就有所下降,逐渐的被弱化,实力也是越来越不行。”

    “到了如今,最近数百年年,莫说是世俗,就是修真界,也很难出现神兽,就算是出现,也和寻常的家禽牲畜无异,并没有什么修士想要收养,作为灵宠,多是被当作怪物处之。”

    “为什么啊?”

    问出这一句之时,足以说明,尽管远处的那个畸形怪物,长得不伦不类,就是传说中的祥瑞麒麟,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张静修对于神兽的推崇和认可。

    “师弟,原因你也看到了啊。”

    常言丢出这句话之时,更是向着远处的院落扬了扬下巴,侧头看到张静修依旧是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进而又补充道:“撇开长相不讲,已经变得十分的丑陋,单单是神兽的资质,不,确切的来讲,应该是麒麟。”

    “麒麟的资质和身体的潜力,已经不能冠以神兽二字,连兽类也也不能用来形容,只能称其为动物,本身太弱了,根本就没有驯养的必要,根本无法帮助到修士,提升个人的实力。”

    “而且,其他朝代不算,根据传说和记载,单单是大明朝,就出现过好几次家畜生下麒麟的事情,毫无例外,生出的麒麟都是怪胎,或是被烧,或是被埋,亦或是被扔水里,等等,都被人给杀死了。”

    听着常言的讲述,张静修大概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也对麒麟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真正的神兽麒麟,应该是天地孕育所生,体内蕴含大道规则,实力超强,而应龙所产的麒麟,也算不上真正的神兽,只是鉴于母体的强大,实力也是委实不凡,也能堪堪担得起神兽的名头。

    然而,到了后世,到了如今,现在的大环境,已经无法出现真正的上古神兽,仅就价值而言,还比不上一般的兽类,更不用说修真界的妖兽和灵宠了。

    因此,神兽的名头虽大,却渐渐被世俗,被修真界所抛弃!

    似乎是在验证常言的说法,亦或是被他一言中的,常言的话音刚落,容不得张静修深想,就被前方的一阵小小的骚乱声所打断。

    “乡亲们,这绝不是什么神兽,而是一个祸害,就在刚刚,那头母牛就因其难产而死,若是将这个怪物留在村里,一定会带来厄运,给咱们带来灭顶之灾,必须杀死,以绝祸患!”

    “对对,必须立即除了。”

    “留不得,必须烧死!”

    吵吵嚷嚷中,开始有村民向村外走去,铺架柴火堆,而那个怪物般的“小牛犊”,也在数位村民大汉的架抬下,向着村外走去,村子里的老弱妇孺指指点点,议论着这一切。

    “常师兄,张师弟,你们也在这啊~什么时候来得?”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郭老实突然出现在了两人的身旁,突然而来的招呼,使得张静修一惊,条件反射地回头退了退,而常言依旧是镇定自若的模样,更是平静地问道:“郭师弟,你去哪啦?”

    “喔~师兄,我一直都在这农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