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八十五章 圣药
    尽管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也非是同一个师父,但身为掌教之子,下一任的正一真人,张四海还是有这个资格,喊巢云子一声师兄。

    “呵呵师弟,如果你将部的神念内敛,进行內视,你就会发现,那些进入体内的草木精华,很快又流失到了体外,被新的草木精华所取代,如此循环往复下去,因此处于一种动态平衡之中,若不是仔细观察的话,或者实力达不到相应的层次,很难察觉到这一点。”

    听到这些话,不仅是张四海等正一教众人,就连留意这一切的其他人,虽然神态不变,但已经照做了起来。

    “师兄,你说得是真的哎,若不是集中部的神念于某一个部位或某一点,很难发现这一点,而且,咦——”

    就在这个时候,说话之间,张四海似乎是又发现了什么,轻轻呢喃了一声,面有疑惑之色,又夹杂着发现新事物时的那种好奇之意,而巢云子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张四海会有这样的反应一般,紧跟着接过了话茬。

    “师弟,你发现啦,那些又流失到体外的草木精华,又向着某个方向而去,看似身体得到了莫大的好处,经过草木精华的洗刷,有了一定的改造,实则却是,体质没有丝毫的改变。”

    随着巢云子的侃侃而谈,不管有没有听到他的讲述,几乎是同时,所有的修士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古城的那个中央位置,在城外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山,此时却没有了那种巍峨耸立,没有了那种虚无缥缈的不真实感,就好像一瞬间,恢复了城中山应有的姿态。

    不过,即便高山没有了那种蔚为壮观,却还是有一种云山雾绕的那种朦胧感,乃是高山外围的薄雾使然。

    “师弟,如果师兄没有猜错的话,在那座大山之上,一定存在某种圣药,需要汲取大量的草木精华。否则的话,根本解释不通这一切。”

    说话之间,巢云子的神情变得极为肃穆起来,眸子中更是闪烁着点点的光芒,直直地盯着大山的方向,一语落罢,更是颇为笃定的一指前方。

    圣药——

    随着这个词语传进众人的耳中,除了那些修为高强的修士,几乎是所有人都是心神震动,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但转瞬之间,就被浓浓的贪婪之意所取代。

    圣药,那可是传说中才有的东西,即便是有着相应的记载,那也只是存在于上古时期的神魔时代,这个世界还处于辉煌的时候,不仅强者辈出,更是灵气充足而浓郁,具备圣药生长的条件。

    然而,对于没落的神州大世界而言,灵气越来越稀薄,日渐枯竭,莫说是蕴养出圣药,就连强者飞升所需要的灵气支持,也是极其短缺,难以满足。

    如果具备圣药生长的条件,灵气充足的话,也不会千余年以来,都没有白日飞升的修真者了,如今的修真界也不会那么萧条了。

    可以说,如今的修真界,已经滋养出一股慵懒的风气,修真者的士气日渐低迷,越来越少的修士是以修道成仙为目的,更多地还是追求长寿,可以活得更久!

    换而言之,如果真得存在那么一颗圣药的话,哪怕是一介凡人,服食过后,都能立即羽化成仙,飞升天界,而最好的例子就是,嫦娥奔月。

    因此,如果谁得到了圣药,不仅有了长生不老的寿命,更是可以得道成仙,即便是实力依旧很弱,无法和相应的境界相匹配,却也是致命性的诱惑力,足以让任何一个人为之疯狂,为之疯魔。

    凡此种种,也难怪众人如此惊讶与震惊,即便是表现镇定自若的巢云子,为数不多的几个金丹大圆满的修士也不例外。

    实在是,大山很有可能存在着圣药的这件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圣药的出现,有可能的存在,已经颠覆了他们的认知,毕竟,他们之中最长者也绝不会超过五百岁。

    “师父,他说得是真的吗?”

    震惊过后,秦良玉的小脸上满是狐疑,歪着小脑袋,眼中满是迷惑的看着破山禅师,似乎是气氛过于凝重和压抑,声音更是压的极低,而张静修也望了过来,满怀着期待之色。

    “为师也不是很清楚——”

    破山禅师摇了摇头,复杂的神情之中,满是无力之色,看了一眼巢云子之后,再次望向大山之时,进而补充道:“正如巢云子所言,为师也只能做出这样的推断,在没有亲眼见证之前,师父也不敢妄下断言。”

    “师父,那你的推断依据又是什么呢?”

    秦良玉依旧是不死心,连忙追问了一句,紧接着,不等破山禅师做出回答,进而又补充道:“总不可能是您老人家凭空猜想的,而没有任何的依据吧?”

    “当然不是,为师当然是有相应的依旧——”

    就好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破山禅师脱口而出,立马反驳了依据,随即就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一些过激了,过于在意之前的说谎行为了。

    破山禅师想通了之后,略微调整了一下情绪,进而缓缓说道:“如此浓郁的草木精华,涌向那座大山,虽然那座大山是一片翠绿,却也无法消化掉这么多的草木精华。”

    “而且,咱们所在的位置,也不过是偌大的古城一角,仅仅只是这么大的一个地方,就有这么浓郁的草木精华,若是放眼于整个古城,涌向那座大山的草木精华也就可想而知了。”

    “因此,需要如此磅礴的草木精华滋养,也就只有存在于上古神魔时期的圣药,才符合这个条件,才能消化如此之多的草木精华,至于那些所谓的灵草、灵果和灵花,断然就不可能了。”

    尽管师徒二人的谈话,将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有人一直在留意,随着破山禅师的这一番长篇大论,顿时就有人发出了相似或相同的感慨。

    “哦——原来如此。”

    即便是巢云子,也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论点还不够严谨,不够缜密,破山禅师略微沉吟了一下,众人附和般的感慨一句之后,他又进而补充道:“当然,这还是要建立自在咱们看到的这一切,以及感受的这一切,并不是幻境所致,而是真实存在的。否则的话,可信度就会减半,圣药存在的可能性不足两成。”

    这一刻,阐述这些观点之时,看似是解释给秦良玉听得,倒不如讲,是破山禅师说给自己听得,来得更加贴切一下。

    毕竟,破山禅师此时所流露的神情,那一丝丝涟漪般的波动,就好像是在思考之时的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