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未婚妻
    手握灵石,再加上服食丹药,常言三人的伤势很快就得到了缓和,体内的灵力也得到了一定的恢复,而在这个过程中,有意无意间,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李碧洛总会时不时地给张静修一些丹药,只是做得很是隐蔽而已。

    否则的话,又会令其师惊奇不已。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看似做得天衣无缝,外人很难察觉,但又怎能瞒得过常言与郭老实的眼睛?

    即便神经大条入郭老实,此时也变得和常言一样,识趣了许多,根本就不用使眼色,就跟着常言,行走之间,和张静修越距越远,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每每李碧洛错身离去之时,郭老实那豪迈而粗狂的声音,就会传入张静修的耳中,满含戏谑与调笑之意。

    “张师弟,没有想到,你人虽然年轻,但桃花运挺旺盛的啊,挺有吸引力的啊,只是这么短暂的接触,初次见面,居然就能这么一个大美女投怀送抱,主动关心,真是不简单啊~羡煞俺也!”

    相比于郭老实的粗枝大叶,常言的谨慎再一次得到了体现,几乎是郭老实的传音刚一结束,常言的传音接踵而至。

    “小师弟,一定要小心了,切莫大意,虽然昙阳子师徒二人,频频释放善意,在修真界的风评也算不错,虽然与咱们龙门派有一些渊源,但修真界人心险恶,切莫掉以轻心。”

    “尤其是李碧洛那个小姑娘,别看年轻,人长得漂亮,但由于其师的原因,修真界还是有一些关于她的传闻,此女子的性子极为的孤傲和清冷。”

    “尤其是渐得昙阳子的部分衣钵,对于占卜、望气之术,有着极高的天分,因此,尽管她在修真方面的表现一般般,但由于相术师的特殊地位,使得修真界的人也不愿意轻易将其得罪。”

    然而,对于常言的好心提醒,一种谨慎起见,张静修的反应却是平平,并未放在心上,好想告诉对方,我的哥哎,那是师弟从小一起长大的未婚妻,青梅竹马,又怎么会对自己包藏祸心呢?

    如果不这样表现,才是咄咄怪事,有着险恶之心呢?

    无关信任与否,尽管知道将事情告诉两人,他们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怀疑,也不会将这层关系泄露出去,但经历过家族巨变的张静修还是安耐下这股冲动,并未将事情告诉常言与郭老实二人。

    与此同时,张静修有一些恍然,与自己有着婚约的李碧洛,近些年来,为何杳无音讯?

    当然,张静修更加明白的是,作为张家亲家的李家,为何没有受到波及?

    显然,昙阳子也好,自己的未婚妻李碧洛也罢,都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那些朝臣或许不了解,但有着修真势力作为靠山的皇族,朱家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因此,就算是有人想要假借张家之事,算计自己的岳父李幼滋,想要扳倒李家,湖北的另一个名门望族,恐怕也难以做到,终将会被皇族压下。

    同样的理由,恐怕这也是李幼滋有恃无恐的原因,居然冒着莫大的风险,救自己出江陵城,不仅仅是因为那一纸婚约,与自己父亲的交情莫逆,还有着一定的底气所在。

    从戚家叔侄二人那里了解到,即便没有神秘强者的出手相助,以李幼滋的能量,付出的代价,自己一样可以被其救出,只是时间早晚,受到的痛苦多少而已。

    一念及此,张静修就不禁露出感激之色,看向了前方的李碧洛一眼却是转瞬就恢复了正常。

    不过,张静修又暗暗摇了摇头,如果没有神秘强者的出现,恐怕自己也不会有那么一个机缘,可以获得卫真定的认可,从而进入龙门派的山门。

    换而言之,恐怕一辈子也没有报仇的机会,更没有知道事实真相的资格。

    毕竟,如果不是神秘强者的力量,自己的身体素质,相应的灵根,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可以进入龙门派,成为龙门派之人,更不用说修炼了。

    否则的话,如果自身本就有那个条件,适合修炼,恐怕早就是一名修炼者了。

    “张弟弟,你怎么会在这天府之内?怎么又成了一个修真者?”

    随着氛围没有了那种紧张之意,就在这个时候,张静修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一个温婉的声音,听声辩人,还有那熟悉的称呼,张静修当即就知道是谁在向自己传音。

    张静修不动声色,强压下心中的那份怦然心动,依旧埋头赶路的同时,随即传音回去,免得引起任何的察觉。

    “碧洛姐,一言难尽,弟弟家里突逢变故,家人尽遭朝廷无辜问罪,若不是龙门派宗师平阳子前辈出手相助,与家父有一些故交,否则的话,莫说是弟弟我逃出生天,成为龙门派之人,恐怕我张家早就被人怨杀于狱中了。”

    “那,静修弟弟,我父托人救你,想要弟弟你到德安府暂避祸端,你怎么没来啊?”

    这个时候,李碧洛的传音中有着几分幽怨起来,如嗔似怒,更像是一种恋人之间的撒娇,不等张静修传音回去,解释一番,进而又唉声叹气的继续传音道:“为了以防万一,我还请求了家师,即便不能化解张家的危局,也要将弟弟你救出来,保存张家一个血脉。”

    “却没曾想到,根据家父派去江陵城的人,传回来的消息,还有戚继美秘密派人送来的消息,我和父亲这才知道,你被修真界的高人救出,并被收为徒。”

    “世道险恶,修真界尤甚,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担心,所谓的救你之人,乃是不怀好心,有着一定的企图,也是相信了修真界的些许不实传言,想要从你的身上找到所谓的仙器,现在看到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

    不管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之情,还是现在的不离不弃,并未因为张家的家道中落,彼此之间的家境相差悬殊,而嫌弃,听着诸多的关心之语,言词中所流露出的绵绵情意,张静修都是满满的感动,心里分外温暖。

    “那个,碧洛姐姐,我现在传你一个修炼法门,一定要不动声色,切莫引起别人的主意,也不要拒绝。”

    一听此言,张静修还未说完,李碧洛不仅不惜,反而暗暗着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