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投鼠忌器
    “张师弟,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尽管放心,慕容焘和那个老家伙,自然会有我和你郭师兄负责牵制,让他们分不出手来。”

    “好的,常师兄!”

    这几乎成了一种默契的共识,也是三人的对敌之策,先使用各种符箓和法器困住敌人,然后就是张静修的贴身近战,一阵强攻,凭着武者的优势,先解决对方的修士。

    无疑,一旦被近身,除非是像张静修这样的道武双修之人,否则的话,相应修真者的战力就等于被削弱了大半,唯有被动挨打之份,却毫无反击之力。

    穿梭于各种符箓与法器之间,张静修不断地变幻身形,犹如鬼魅一般,更是出现了虚影,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距离慕容焘几人已经只有几米之遥,只需一个纵身跳跃,就能杀到近前。

    “不好,是炼体者!”

    随着慕容觉的一声惊呼,不用任何的命令与指示,慕容家的那几个武者已经跳出了防护光幕,迎向张静修,同时,纷纷拔出自己的武器。

    这些慕容家培养的武者,绝非是鲁莽之辈,他们自信,别看常言等人的法术攻击是那么的凌厉,犹如狂风暴雨般,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小命,但只要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战斗在一起,对方绝对会心存顾忌,最起码不敢再对他们下这么凌厉的攻势!

    投鼠忌器,不外如此。

    感受着身边的法术攻击变缓,越来越少,慕容家的这些武者心里顿时就是一喜,微微一松,但是,脸上刚刚升起些许的得意之色,然而,随着和张静修交手,神色就是一僵,一颗心顿时就悬了起来,更是直往下沉。

    张静修每挥出一拳,都像泰山压顶一般;每劈下一刀,宛若大河滔滔,一阵阵巨力传进慕容家武者的身体里,都使得对方心神狂震,连连后退的同时,更是发出了受创的闷哼!

    “道武双修——”

    宛若呢喃一般,正在操纵着法器的慕容焘,很快就发现了张静修的不简单,乃是道武双修,漆黑的眸子里,光芒闪动,有着莫名的情绪夹杂其中。

    “公子,不能再耽搁了。”

    相比于慕容焘对张静修的关注与重视,一旁的慕容觉却是看得更远,更意识到形势对己方的不利,连忙向慕容焘传音,隐隐间,眉宇间有一丝着急与焦虑萦绕其中,进而又催促了起来。

    “公子,现在形势还不明朗,还不知道出手之人是谁,更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手,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对方至少也有两名筑基期的修士,再这样下去,恐怕情况将会更加的不妙。”

    “不错,慕容长老所言甚是,虽然刚刚交手,还未分出胜负,但咱们的处境已经处于下风。”

    慕容焘轻轻点头,已经传音了回去,原本还是一副淡定而从容的姿态,随着张静修一连斩杀两位玄级的慕容家武者,神色顿时为之大变,再也无法维持那种贵家公子的镇定风采。

    啵——

    在诸多巨大的声响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声轻响,但每个人却都注意到了一股浓烟的出现,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浓烟已经弥漫开来,迅速笼罩方圆数里之内。

    “不好,郭师弟,这帮家伙想逃!”

    这一幕与瓯雒两族之前的逃跑何其的相似?

    同样是战斗正酣,同样是浓浓的烟雾手段,以浓雾制造混乱,使得所有人的视线都变得灰蒙蒙的。

    而且,随着浓雾弥漫开来,迅速将所有人笼罩在内,投鼠忌器之下,郭老实与常言同时停止了施法,不再扔掷符箓,进行远程攻击,而是纵身跳跃,向着张静修的大概位置而去。

    浓烟出现的那一刻,刚刚经历过同样情景的张静修,又怎么会不知道慕容焘两人的意图?

    因此,离得最近的张静修,怀着擒贼先擒王的意图,似乎是忘记了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一心只想留住对方,亦或是拖延一下,然而,他才这舍弃慕容家的武者,才做出行动,就被慕容觉发现了他的意图。

    “挡住他,掩护少主离开!”

    原本想要抽身离开的武者,一听到慕容觉的命令,生生止住了身形,更是不顾一切地向张静修直扑而去,在这一刻,已经做好了身死的准备,也是一个身为慕容家死士应有的觉悟。

    砰砰砰

    锵锵锵

    眨眼之间,张静修等人的身形就被弥漫的浓雾所笼罩,根本就看不到其人,唯有兵器与兵器的碰撞之声,还有都砸在身体上的那种闷响。

    雾散烟消——

    常言和郭老实循着打斗的声音,找到张静修之时,战斗已经结束,而张静修满身是血的站在那里,斜握着一柄钢刀,丝丝血液顺着刀柄滑落,变成一颗颗血滴,溅落在青石地面上,目光中尽是可惜之色,直勾勾地盯着某个方向。

    看着零星散落的尸体,死状都是极惨,或是头颅被砍掉,或是胸膛被砍了一个大窟窿,亦或是胸膛凹陷了下去,嘴角和眼角都溢出了血丝

    缓缓扫视着这一切,常言与郭老实又对望了一眼,都能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一缕不一样的神采,计划成功了,即便没有成功,但也完成了一大半。

    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在理性的情况下,张静修主动地去杀人,神色没有一点的不自然,很平静,而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他们的张师弟要适应这种厮杀,动辄就取他人性命。

    紧接着,两人又看向了张静修,神色虽然平静,但却有着一丝的不甘之意,心思玲珑的常言,当即就明白了张静修会有如此复杂的神情。

    “放心吧~张师弟,慕容焘他们四人虽然逃走了,但损失了这么多的武者,实力也是为之大幅度削弱,将其形容为无根的浮萍也并不为过,除非立即离开天府,否则的话,他们四人迟早被别人弄死,师弟无需纠结!”

    一语点醒梦中人,郭老实当即也反应了过来,却是大笑了起来,言语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嘲弄之意。

    “常师兄,这慕容世家的逃生手段也真够绝的,跟个狐狸似的,放个屁,熏得人晕头转向,他们却是趁机逃跑,真是好手段,恐怕也就修真界的这些末流世家才会想到如此奇葩的主意!”

    “好啦~老实,你也不要瞧不起这种逃生手段,放在修真界,或许不算什么,根本无法挡住神念的探查,但在这天府之内,尤其是这古城之中,却是非常的实用,不失是一个绝佳的保命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