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162章 逃课
    经过短暂的平静过后,就在气氛变得极为尴尬和诡异之时,张静修突然开口了,就好像才发觉一般,不等讲师作出回应,进而摇头补充道:“那倒没有,就是最近身体受了一些重伤,精神有一些萎靡而已,并没有针对道友的意思,还望道友莫要见怪。”

    “你——”

    讲师终于被张静修提不起精神的态度给起到了,还有这漫不经心的口吻,气得手指着张静修,但只是吐了一个字,再无任何的下文,脸色更是微微一变。

    在那一瞬间,讲师明显地感应到,张静修突然展现出一股无形的气势,所流露出的气息明显比他的强大得多,这也就意味着,对方并不是什么白丁,修为比他还要高一些。

    本着低阶者对高阶者的敬畏,还有自己的自尊与骄傲,讲师选择了默然,再次回到了他的工作上,继续讲学,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看得其他人一愣一愣的,心中满是不解和疑惑,更有心思活络者开始猜测张静修的身份起来。

    一时间,虽然讲师依旧在郎朗地讲学,但气氛却是愈发的诡异起来。

    无他,随着众人反应过来,相继意识到张静修的不简单,否则的话,原本处于爆发边缘的讲师,也不会戛然而止般的偃旗息鼓。

    不过,对于修真知识的渴望,其他人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像刚才那般认真的听课,无法像张静修那般,对于讲师所讲的内容感觉索然无味。

    这一刻,讲师看似心无旁骛的传授知识,心里也在暗自揣测着,相对于其他人想要知道张静修的身份,他更想知道,张静修这样的修为,应该可以直接成为武当派的弟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如此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修为,最起码炼气十层,即便在武当派的成就再低,也比他这个只能在外门担任讲师之人,强得多,绝不是他所能招惹的。

    因此,这样的一个人,应该很容易就能进入武当派,不用参加什么入门考核。

    不同于听课的那些人,讲师想得更深,也想得更远,如此年纪轻轻,就能够有这等修为,绝非是世俗所能够出现的,背后必然有着某个门派或家族支持。

    亦或是——

    讲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即便是没有宗门或者家族的培养,初期的时候,尤其是在炼气期,也可以拥有这样的修为,只是其中有着太多的机缘巧合。

    因此,想到这里,讲师用眼角的余光,忍不住深深地看了一眼张静修,眸子中闪过一缕羡慕的光芒。

    这个时候,张静修也开始在思考,自己未来的主修方向是什么?

    修真?炼体?炼器?炼丹

    毫无疑问,人不仅有资质优劣之分,精力更是极其有限,即便是真得得道成仙,寿命也是有限的,只是长短的问题。

    因此,对于寿命更短的低阶修炼者而言,就面临一个问题,一个人生的重大抉择,在寥寥百余年的寿命里,是想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还是想要变得更加强大。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简而得之。

    然而,要想鱼和熊掌兼得,不仅需要极好的修炼资质,还需要大量的修炼资源堆砌,宗门或者家族的倾力培养。否则的话。若是缺少了其中的任何一个条件,都是贪多嚼不烂,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因此,对于普罗大众般的修炼者而言,他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选择简单易修炼的功法,快速地提升修为境界,从而增加寿命;要么选择难的功法,增强己身的实力,可以拥有或者争取更多的资源。

    不过,事无绝对,每一个的天赋都不一样,天赋的方向更是不一而足,有的人更适合学习炼器之道,有的人更擅长炼丹,更有人对阵法感兴趣

    一条又一条的信息从脑海里浮现而过,张静修的心里也在思忖,也在暗自琢磨,不同于其他的修炼者,不管是被神秘强者改造了体质,还是在天府内修炼过,一身的基础都更加的扎实,已经不用起步早来形容,而是起点高!

    因此,他的选择也更多。

    张静修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学堂,而看到这一幕的讲师和一部分人,就好像顾忌着什么,亦或是打着什么主意,都选择了熟视无睹,都选择了沉默以对。

    毫无疑问,张静修的这一动作,又使得他的身份变得神秘了许多。

    第一天上课,就从后门退出,堂而皇之地逃课,就当着讲师的面离开,就算张静修尽量的不弄出动静,看似小心翼翼和低姿态,实则却是高调无比,在那一瞬间,使得不少人有一种窒息地感觉。

    不乏好事之人,眸光闪动间,不断地在讲师与张静修之间来回打量,神色中也有着莫名的味道。

    尤其是随着张静修的离开,身影消失在门口,终于有一些不再顾忌什么,开始极其小声地议论了起来,只是声音越来越大。

    “这哥们儿谁啊?这也太牛了啊,真是牛人啊,想走就走,居然可以无视武当派的外门弟子,真是强人!”

    “虽然和咱们在同一个学堂,但此人的身份绝不简单,绝不是世俗的普通人,一定有着咱们难以想象的背景,否则的话,又怎敢如此嚣张?”

    “对,此人一定不简单,武当派的入门考核,不过是走走过场!”

    讲师的眸光在微微闪动,明灭不定,言谈之间,在讲述修真知识的过程中,尽管放出了自己的气息,试图压迫众人,使得他们安静下来。

    可奈何,一个炼气九层的修真者,气势辐射的范围本就有限,再加上那么多人,讲师也不禁生出无力感,有一些心有余力而力不足起来,任由最后的一小戳人在那里窃窃私语。

    不过,令讲师微微松一口气的是,还好这种嘈杂仅限于小范围之内,并不影响学堂的整体氛围,那种肃静。

    毕竟,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来自于世俗,并没有什么背景,更没有什么靠山可言,因此,即便学堂上的氛围有一些嘈杂,但大多数人还是屏息凝神、认真地听着课,讲师的处境也没有那么尴尬,只是有一些不自然而已。

    渐渐地,学堂上的那种求知的气氛发生了变化,变得有一些诡异起来,谁都知道,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为那个少年,不仅顶撞讲师,还肆无忌惮地离去,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严重损害了讲师的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