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三千零一十九章 占有和成全
    到现在他才算彻底明白,她的坚持离开,其实也是爱他的一种方式而已。

    一个人固执的喜欢他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轻易变心呢?

    她这性子,还真是多年如一日的没有变过。

    看来是自己不够好,才不够了解她。

    其实在两人离婚的这段时间里,龙离陌未曾真的恐慌过。

    以他的认知而言,他们其实只是短暂的分开了一下。

    而且现在看来,这段分开其实是很值得的。

    龙离陌学会了很多,也看明白了很多,对她的了解更是多了很多。

    而且他一直坚定的明白,年小暖不会彻底的离开自己,多年来的追随,他习惯了她,本就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了,又怎么可能放任她离开呢?

    年小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龙离陌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坐在沙发里。

    只是脸上多了一抹笑容。

    那笑容给她的感觉,有点难以形容出来。

    “我洗好了。”年小暖轻轻的说了一声。

    龙离陌便起身,过来的时候还摸了摸她的头,“嗯,把头发弄干再乖乖去床上等我。”

    年小暖,“……”

    她怎么觉得这话听起来怪怪的呢?

    而且……龙离陌今晚怎么总是摸她的头发?

    等龙离陌去洗澡的时候,年小暖才能慢慢静下心来想许多的事情。

    当初选择离开的时候,她很害怕会就此错过自己喜欢了多年的人。

    可后来又想着他至少平安了,至少没人再非议他了,那她的离开也就值得了。

    年少的喜欢总是充满着占有。

    可真正成熟的喜欢,就会是成。

    龙离陌出来的时候,年小暖已经胡思乱想的睡着了。

    他走过去的时候,刻意放轻柔了动作,就怕吵到她。

    她的头发还不是很干,龙离陌摸了一下,眉头微微蹙了蹙,又找了毛巾过来给她轻轻的擦了起来。

    年小暖动了动,迷蒙的看了一眼。

    发现是龙离陌之后,她又安稳的睡了去。

    那是一种对他的信任,龙离陌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口,“睡吧。”

    相比起年小暖这边的小温馨,年萧就显得比较惨了。

    年小暖是渡劫成功了,可年萧是渡劫失败了啊。

    许意周用手铐把他拷住了,这会儿他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两人从会所离开的时候,年萧要求过许意周把手铐打开。

    她一口就拒绝了,只用围巾把两人的手遮挡起来。

    在别人看来,两人就是手拉手离开的而已。

    到底是一对年轻人,别人也不会觉得这行为有多奇怪。

    年萧心里苦啊,他甚至没办法跟人诉苦。

    许意周问了他住处之后,就跟他直接去了酒店。

    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年萧谎称自己的门卡弄丢了,要去前台补办卡。

    前台询问的时候,他还不停的跟对方眨眼睛。

    “年先生,你……眼睛怎么了?”前台到底还是关心的问了一下。

    许意周伸手在他屁股上狠狠一掐,笑眯眯的对前台说道,“他就是喝得有点多,飘了,没怎么。”

    “哦,需要送醒酒汤吗?我们这边有这项服务的。”

    “不用了,再送两瓶好酒到房间里就好,谢谢。”

    “好的,这是您的房卡,请收好。”前台把房卡递了过去。

    意周抽过来就拉着年萧走了,年萧几乎是被拖着进的电梯。

    电梯里有一对情侣正在热烈的接吻呢,即使两人进去,也没干扰到对方。

    这毕竟是酒店,又是深夜,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情况也是能理解的。

    年萧虽然喝了酒,也知道非礼勿视,双眼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脑子还在想着要怎么摆脱这个女人。

    可许意周却盯着那两人看了许久。

    看到后来,接吻那女人看到她看,便不好意思的推开了那男的。

    男人就不满的回头来瞪她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接吻吗?你这女人懂不懂礼貌啊?”

    “是啊,没看过,所以观摩学习一下。”许意周毫不避讳的说道。

    年萧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扯了扯许意周,意思是让她少说两句。

    只是许意周根本没理会他就对了,还说道,“为什么你们接吻的时候,女的会闭上眼睛,睁开眼睛没办法接吻吗?”

    她不说还好,一说,那对情侣就更尴尬了。

    最后男的憋足了气骂了一句,“神经病!”

    电梯也在这个时候到了楼层,两人气呼呼的出去了。

    年萧用自由的那只手捂着自己的脸,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

    电梯门再次关上,许意周还在那嘀咕,“我看他们才是神经病呢,看一下都不行!自己在公众视野里接吻还不让人看了,真是的!”

    “许意周,你低调点行不行?”年萧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按死在电梯里。

    “怎么?你觉得我的话有问题?”

    “不不不,你怎么可能有问题呢,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也不怪年萧说这些话,毕竟许意周是什么样的人,年萧是十分清楚的。

    “年萧,你跟人接吻的时候,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的?”许意周突然凑上来问了一个很认真的问题。

    年萧虽然是个情场浪子,却也是第一次被人问这种问题。

    而且对方还是许意周,他突然就有种被难到的感觉,“我,我怎么知道?”

    “你没跟人接过吻?”

    “怎么可能!”年萧矢口否认。

    “那你怎么不知道?”许意周追问到底。

    年萧支支吾吾的,“太投入,忘了,再说了,怎么可能有人去记这些东西?”

    许意周半信半疑,似乎在琢磨他说这些话的真实性。

    两人说话间,电梯也到了年萧所住的楼层,这一次是年萧拖着许意周回房间的。

    毕竟他怕再逗留,又遇上什么人什么事,这女人又会好奇,万一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好了。

    一进房间,年萧第一件事就是让许意周把手铐解开,“你赶紧把这东西给我打开,我要去洗手间!”

    “打开不了。”

    “为什么打开不了?”年萧瞪她。

    许意周耸耸肩说道,“钥匙被我丢了啊。”

    年萧,“……”

    他再次想把这女人掐死!

    “那我怎么去上厕所!”年萧几乎是用吼的,不过为了不影响别人,他还是压制了几分怒意。

    许意周不以为意的说道,“你上你的厕所啊,又不影响。”

    “你这样连着,让我怎么上厕所?”

    “我在旁边就行了啊。”

    年萧觉得自己跟这个女人根本没办法沟通了,“你是个女人,我是个男人,我们之间是有区别的。”

    “是有区别,但是又怎么样?我又不是没见过男的。”许意周对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在意。

    年萧突然就哑口无言了。

    这一点,他还真没办法反驳。

    也只有许意周说出这种惊天动地的话会让年萧觉得很正常了。

    毕竟……许意周的经历可不是谁都有过的。

    要不是尿急,年萧真想一直憋着,可最终他也只能去上厕所。

    他的手上还挂了个……玩意儿!

    许意周是跟着进去的,在年萧再三的要求之下,许意周背对着他的。

    不过年萧还是不习惯,怎么都尿不出来,站在那里干着急。

    还是许意周撅起嘴开始吹口哨,才让他尿了出来。

    年萧那么脸皮厚的一个人,都脸红了。

    反观许意周,她一女的,居然一点都不觉得羞涩。

    年萧都不得不感叹一句,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许意周,我们来谈判一下吧,我觉得我们之间有必要好好的沟通一下了。”年萧拖着许意周到沙发坐下之后,打算跟她好好的谈判一下。

    毕竟两人这么锁着也不是个办法。

    许意周自然是同意的。“如果你说的条件让我很满意的话,我可以答应你。”

    年萧知道没那么好搞定的,心里清楚着呢,“难道你就打算这样一直锁着我?”

    “这不怪我,谁叫你一直躲着我的。”

    “好……”这一点是年萧理亏了,他不跟她争辩,“那你要怎么才解开我?”

    “你答应我不离开我的视线我就解开你。”

    这个要求,看上去很简单,可年萧却没办法答应,但他不能明面上说自己没办法答应,想先把许意周糊弄了来。

    反正他糊弄许意周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答应你,你可以解开了吧?”年萧把手铐露了出来说道。

    许意周扬着红唇冷艳一笑,“你还但我是以前的许意周呢,那么好骗?”

    “那你要怎么才相信我!”

    “我是怎么都不可能相信你的。”

    “所以这个问题没得谈了?”年萧焦头烂额的问道。

    许意周勾勾唇,笑盈盈的往前一倾。

    她身材本来就很好,这会儿在房间里,她解开了外套的拉锁,露出了里面穿着的贴身衣服。

    那衣服领口稍低,这么微微一倾斜吧,那完美又好看的沟沟就露了出来。

    很诱人,非常诱人。

    如果对方不是许意周的话,年萧肯定觉得自己这是艳遇了。

    年萧还是避开了视线说道,“你说话就说话,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觉得你好看咯。”许意周轻笑起来,她还伸手在年萧的脸上摸了一下说道,“年萧,你在我这里的信用度早就是负数了,你觉得我怎么可能相信你?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逮住你的,怎么可能会放了你?”

    “难不成你要这样一直捆着我?”年萧无可奈何的问道。

    “办法嘛,也不是没有,一条明路,一条暗路。”许意周盈盈的笑了起来。

    明明是很坏的笑,可配上她那副美艳的脸蛋,就显得很勾人了。

    年萧可不敢乱看,在他的认知里,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分三类,一类是他能碰的,比如他以前的那些莺莺燕燕,一类是家人,还有一种就许意周了。

    不能碰还得远离的那种。

    “明路就是,你跟我去登记结婚,我就解开这手铐。”许意周噙着坏笑说道。

    “暗路暗路,我选第二个暗路!”年萧想也没想就急切的表态。

    (大家猜猜暗路是啥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