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修仙至尊 > 第九百一十七章 醒过来了
    就在朱不凡子楚离开的瞬间,已经昏睡三天的朱不凡忽然睁开双眼,像是深夜划过的闪电,是那么的明亮摧残,不过这仅仅是瞬间,随后便掩去,恢复正常。x盯着洞开的大门,朱不凡若有所思。

    “既然你没有了杀心,那么,之前的事情便揭过了!”朱不凡心中喃喃说道。

    “枫少爷,你醒了!”一直守候在朱不凡身旁的容姨,看到朱不凡忽然睁开双眼,好似弹簧一样,瞬间弹了起来,整个人憔悴的脸上,却瞬间散发出异样的神采。

    “容姨!”朱不凡也是高兴的扫了容姨一样,发现容姨面容虽然憔悴,但是一身的衣裳,却已经不是之前的粗布麻衣,而是光鲜的丝锦衣服。显然,因为朱不凡的原因,容姨的身份也提高了很多。

    “枫少爷,你感觉如何?身上哪里疼?饿不饿?喝不喝?”容姨满脸紧张,将自己的担忧一股脑部吐出。

    朱不凡摇了摇头,脸色郑重的说道“容姨,我现在要修炼,你帮忙拦着外人,不要让别人进来!”

    朱不凡感觉到体内充盈到几乎暴涨出来的内气,脸色一变,瞬时在床上弹跳而起,接着便盘膝而坐。

    看到朱不凡好似老僧坐禅,周身上下还冒出阵阵寒气,容姨心知朱不凡处于修炼的关键时刻,哪敢丝毫大意,随之带上房门,坐在门口。

    随即,朱不凡再次闭上眼睛,这一次,他要力冲击后天九阶了!

    “上达百汇,下抵涌泉,百穴贯通,环抱成圆!”这是寒冰诀第九层的行功路线,短短的四句话,却是将突破之法交待的清清楚楚。

    “上达百汇!”百汇,当然指的是头顶的百汇穴。

    “下抵涌泉!”涌泉,指的便是脚底的涌泉穴。

    “百穴贯通!”是指打通身大位,内气流转,源源不断,没有半点的阻碍。

    “环抱成圆!”意思是精气内藏,锋芒内敛,所有的精气神,心,意,形,都敛聚到一起,成为圆坨坨,光溜溜。不可琢磨。不可感觉的一块。

    高手的敏感,如大自然中,最为机敏的野兽。一有任何风吹草动,身就炸毛战栗,尤其是武道到了后天巅峰之后,便能够自冥冥之中,出现一些奇怪的感觉。即便是有人目光扫过,都能够生出感应。

    尤其像是郑大长老这一类的高手,就算是睡觉中,只要被人带有敌意的目光锁定到身上,也会在这刹那惊醒,弹身跳起。

    更别说是两人面对面较量了,只要敌人心中杀意,怒意一起,高手立刻就会敏锐地琢磨到。

    真正动手时,唯一能让别的高手感觉不到敌意,杀意的就是另外一个高手能把自己的心,意,形,精,气,神,部聚敛到一处,有如一点圆球,不可琢磨。

    当然,这也看所遇的对象,如果对方强过你太多,那么,一举一动之间,照样被人察觉。

    朱不凡现在所要做的,便是在体内孕育出这个‘圆’。

    脑海之中,朱不凡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寒冰诀第九层的运行之法,直到能够肯定没有半点的误差之后,朱不凡这才紧闭双目,缓缓的推动内气运转。

    很快,内气按照寒冰诀第八层的行功路线开始运行,当内气达到了最丰盈之极,在一条线路的入口处停了下来,往日这道九层壁障宛如铜墙铁壁般坚不可摧。但今日,朱不凡没有半点气馁,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内气与以往到达此处之后就感到了力竭不同。此刻,他竟然生出了一种力犹未尽的感觉。

    当即所有内气立即是拼命般的向着此地疯狂般的涌来,并且在这里不断的积蓄着。

    当身的内气尽数的凝为一点之时,那道巍然屹立的九层壁障终于开始松动了。特别是当他感到最后的一点内气加入其中之时,就像是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的,将这道他为之苦恼万分的壁障彻底摧毁。

    耳中似乎是听到了一丝清脆的响声,随后,强大的内气就如同是冲破了堤坝的洪水般,以势如破竹之势,在寒冰诀第九层的线路上流动着。

    慢慢的,当第九层的寒冰诀线路在体内循环了一圈之后,朱不凡才将内气约束起来,并且缓慢的收回丹田。

    一道道精纯到了极致的寒冰诀内气流转在朱不凡的身边,融入他的体内。丹田内的气息,随着时间推移,也是越加的精纯浑厚了起来!

    这一种感觉就好像是你去挖井。开始挖的时候,没有水,然后你就拼命的挖,挖呀挖。

    终于,一下子,看见了水,接着,水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故而,此时的朱不凡当然是充满了干劲。

    而且此时的朱不凡,好似一块人形磁石一样,引动着天地间的水汽,依附于他的身上,在他的体表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冰晶。

    也不知过了多久,募然间,朱不凡的身形突然一颤,紧接着,一股冰寒之气顿时从他身体之中疯狂的弥漫而出,周围的空气之中,一点点白色寒晶顿时疯涨,噼里啪啦之声响起,却是这些冰晶纷纷坠地的声音!

    随即,朱不凡的双眸,豁然张开!

    一丝纯粹的晶蓝色泽,从朱不凡眼眸深处,一掠而过,爆闪出慑人精芒!有说不出的狂喜之色。

    而随即,一丝喜色,涌出朱不凡的眼眸!

    “寒冰诀,第九层!达到了!”

    朱不凡这才突破,时间很快,有一种水到渠成的快感,只花费了短短半柱香的时间。

    咔吱……

    打开房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枫少爷!”映入容姨眼帘的,是一张挂着淡然笑容的年轻面庞,从容而自信。

    “容姨,我的肚子好饿!”

    也是,在朱不凡看来,时间好似最多才几个小时,但实际上,此时距离朱不凡昏迷,已经足足过去了三天。

    “咕咕……”

    朱不凡的肚里,传出一连串的声响。

    三天不吃不喝,就算是以朱不凡那强悍的体魄,也感到此时饥肠辘辘,似乎能够将一头牛给生吞掉。

    “好好,容姨现在就去给你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