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若有情爱 > 第三十三章 重回视线的戒指
    “滴答滴答……”

    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敲打。

    不甚明亮的屋子里,一双如鹰般的眼眸显得尤为的瘆人。

    高朗抬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已经快接近12点。而文静还没有回来,浑身的气息越发的冷咧。

    起身。

    他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手握上门把手的那一刻,震动在手心传开。

    “砰……”

    一开门进屋额头就被碰撞了一下,难不成高朗让人把门堵住了,故意砌墙,让她出丑,换句话说,没准儿这里还有监控?

    高朗居高临下的看着不停的揉着她的额头,面上表情极为丰富的文静,冷哼了一声。

    什么声音?

    文静心头一凛,戒备的看向前方,当看见高朗站在她面前的时候,眼中的惊讶闪动明显“这么晚了,你不在房间睡觉,在这儿当鬼吓人做什么?”

    文静话落,目光停留在他的胸膛,那里原来这么硬的?

    “我看时间还很早。”高朗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文静。

    “还早?”文静愣了愣,随即点头“也是,我们的时间认同不一样。”三观也不一样。

    文静不再看高朗,兀自从他的身边走过。

    高朗伸手,握住了文静的手腕,眸色凌厉的看着她“你没有什么对我说?”

    文静皱眉,手腕处传来的疼痛让她很不舒服,不满的看着高朗“你要我对你说什么?”为什么他这么的莫名其妙?

    四目相对,高朗像是要将文静看穿一般,忽而冷笑。

    骨节分明的声音响起。

    文静面色变了,空着的一只手握上了高朗的手“你轻点儿,我的手腕快被你捏断了。”

    “文静……你是还没有见过我的手段,所以你一直在挑战我的忍耐力。”高朗像是没有听见文静的声音一般,豁然用力,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我对你太仁慈。”

    文静狐疑的看着高朗,还未来得及弄清楚他为什么这么说,他松开了她。只是太过用力,以至于她踉跄了好几步,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你……”

    文静的话没有说出口,看着高朗转身上楼的背影,一阵无语。想要上楼,想起她在这儿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房间。和他共处一室吗?昨晚的一切还那么清晰恐怖,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虽然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但是好像,能多躲一刻,也不错的样子。

    文静点了点头,自我认可之后,环顾四周,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沙发。

    夜深。

    高朗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夜色,整个人彰显着阴沉。门口一直都没有动静,那丫头是害怕了,不敢进来?

    这个认知让高朗的脸色稍稍的缓和了一些,走向门口,心中暗自腹诽如果她知道检讨,并且给他道歉,他倒是可以大人大量的原谅她一次。

    匀称的呼吸声传来。确定文静的位置并不难。

    高朗看着在沙发上蜷缩着睡着了的文静,平静下去的怒火再一次升腾,朝着她走去,看着她的眸色深沉幽暗。

    伸手,高朗毫不怜惜的抓住了她的手腕,他现在烦躁的睡不着,她倒是睡的安稳,怎么可以!

    “妈妈……”

    囫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高朗并没有听清楚。只见文静转身,正面对着他,她不是已经睡着了?为什么睡着的她看起来那么忧伤。并且让人心疼……

    高朗凌厉了神色,心疼这两个字怎么会运用到她的身上,正准备用力将她拉扯起来,冷不丁的,她先一步抱住了他的手臂。

    文静紧紧的抱着,脸颊贴在了手臂上,点点的温暖弥散开来,仿佛中,她心中的寒冷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了。

    高朗目不转睛的盯着文静,在抱着他的时候,她的面色由刚才的可怜变成了平静,随即是餍足?此刻的她,像极了小猫粘人的形态,看着她的眸色越发的深沉,他顺势坐在了沙发上。

    温暖的感觉越发的明显,文静无意识的往高朗的身边靠近。

    高朗勾起了唇角,似笑非笑,凝视着文静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脸上“我就知道,归根到底,你是在假装。”哪里有女人不受他的影响!

    高朗低头,在距离文静的面容不到一根手指的距离处停了下来“你既然投怀送抱,主动勾引,那么我……”

    文静突然用力的抓住了高朗的手臂,不停的摇头,眉头紧皱。

    高朗狐疑的看着文静,口中的话语还未完全说出,只听

    “妈妈……不要……我听话,你别这样……”

    “妈妈……不要离开我。”

    “我只有你,只有你。”无意识的呢喃,眼泪从文静的眼角滑落。

    高朗的面容瞬间变化明显,看着文静的眼眸复杂至极,她就是有这个本事,每一次都让他无话可说。起身,她抓着他手臂的力道很大,本想要不管不顾的抽离,但……眸光触及到她眼泪的那一刻,他竟然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

    高朗从来都没有想过,他的人生中会有一天抱着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什么也不做,更甚至会对一个女人产生如此复杂的情绪,低头注视着在他怀中渐渐安稳下来的文静,陷入了深思。

    周嫂从角落中走了出来,她将高朗之前所有的行为都看在了眼里,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枚戒指,走到了他的身前。

    阴影遮挡住了灯光。

    高朗抬头,看向周嫂,视线却被她手上的戒指吸引住了。

    周嫂眸光跳动,在对上他视线的一刻,平静了下来“他的调查并不准确,之前帮夫人收拾屋子,我发现了这枚戒指。”

    高朗抱着文静的手紧了紧。

    “少爷……其实夫人她只是姓文,但是就是这一点……我也不好说。”

    “把戒指给我。”高朗打断了周嫂的话,伸手接过戒指。

    周嫂欲言又止,深深的看了眼高朗,他并没有再对她说话的意思,转身之际,眉目之间露出了悔意,也不知道她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