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至高荣誉 > 第28章 小组赛 开始
    南武学院的个人赛已落幕。休息了一夜的众人都以全新的热情来迎接今天的小组赛。

    八月的清晨,南武学院郁郁葱葱的树木给众人带来了一丝清凉。刚刚升起的太阳明亮且干净的洒落在大地上,又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学院校舍旁边,三个人整齐划一的向阳而站。在他们身前,一名壮硕的男子面对着他们。正是霍鲁老师和伊泽三人。

    “今天就是小组赛了。来自整个岛屿十几支优秀的队伍汇聚于此,其中不乏顶尖选手所组成的队伍。而你们,将代表南武学院,我希望,不管遇到什么强敌,都能全力以赴,不堕南武之名!”

    “是!”三人严肃的回答到。

    “哈哈哈哈,刚刚是传达院长的原话。好了,好了。不要太严肃。”霍鲁老师爽朗的笑着,满意的看着眼前三个年轻人。伊泽仍是那一身虽有破损却也干净利落的探险家装备,嘴角挂着明亮的笑容。易则穿着一袭淡白色长袍,长剑斜斜的背着身后,一脸从容。而艾瑞莉娅身着天蓝色战甲,眼神坚定。

    “很好。”霍鲁老师赞许到。“那么,出发吧。为了南武的荣耀。”

    “为了南武的荣耀!”

    与此同时,玛吉城位于南武学院不远处的一棟屋子。

    “终于开始了,这几天真是淡出鸟了。”

    这间屋子内共有五人,都穿着一袭黑色的斗篷隐盖了身形和面貌。

    “那个探险家,是我的。”因为都看不清样貌,只能听出是一道略显低沉的声音响起。

    “呵呵,老二。这毕竟是在艾欧尼亚的地盘上,可不要表现的太过分哦。”

    “放心吧,杀不了他。还有,不要再叫我老二。”

    “哈哈哈哈。”

    学校,小组赛比试场。

    同样的人山人海。但因为是小组赛的原因,观众也明显分出了阵容,南武的人最多,占据了偌大的一处。其余的都有自己支持的队伍。

    伊泽三人站在南武区域最前端的看台,背对着观众们等待比赛的开始。

    “易大师是艾欧尼亚有名的高手,艾瑞莉娅也是南武最强的代表。但是那个什么探险家,我都没有听说过,为什么也会代表咱们南武参加啊。”

    “是啊,是啊。看那个d样,我都比他强。”

    可能是伊泽的衣服比较破旧

    伊泽听到背后的窃窃私语,猛的转过头看着那几人,眼里喷着火。

    “喂!伊泽,你要干什么?放下手里的西瓜刀!你抽我剑干什么!”易手忙脚乱的拉住了一脸怒容的伊泽。

    “好可怕!”观众席的几人赶忙逃离。

    终于,迪鲁院长等几人已经在中心的高高的石台上坐定。解说员的声音也响起“各位南武学院的同学们,以及不远千里来到南武的朋友们。在经历过几天激烈的个人赛后,我们终于迎来了今天的小组赛!”

    “吼~~”掌声雷动。

    解说员清了清嗓子,“众所周知,这次小组赛是擂台赛。而南武学院作为这届的守擂者,究竟有那几名队员呢。我们掌声有请南武学院队员上场。”

    “啪啪啪啪。”

    伊泽三人在万众瞩目中的缓缓走上赛台。三人对着迪鲁院长所在的石台及观众席鞠了几个躬后站定,目不斜视,眼神坚定。

    “好,来自南武学院的代表分别是艾欧尼亚久负盛名的无极之道传承人,易大师!”解说员卖力的声音。

    “吼~~”

    “以及南武学院最强代表,艾瑞莉娅。还是一个美女哦。”解说员极力调动观众们的气氛。

    “艾瑞莉娅,艾瑞莉娅~”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

    “还有最后的探险家,伊泽瑞尔。”

    “呕~~~”只有零星的几声鼓掌。

    “这。”解说员一脸黑线,眼看着刚调动起来的观众热情迅速降温,有点怨恨的瞥了伊泽一眼。

    “我尼玛”

    “冷静,冷静!”易赶忙拉住要吃人的伊泽。

    “好,不管怎样。我宣布,艾欧尼亚南武学院小组赛,现在开始!”随着解说的声音缓缓落下,艾欧尼亚vs诺克萨斯年轻最强一代的对碰拉开帷幕。“那么,有请第一组挑战队伍,来自远东的牛头人队上场。大家欢迎。”

    “牛头人。也是大陆远古流传下的一个种族,在大陆各处均有分布。种族爱好和平,天生力大无比。但也因为这些,成为角斗场里贵族喜欢的娱乐对象,也是个可怜的种族。”易说到。

    “恩。牛头人,远古一直生存下来的种族也不多了。”伊泽唏嘘到。

    “嘭,嘭。”两名牛头人走上场,巨大的身躯就像一座小山。穿着粗布短衫,浑身肌肉隆起,给人一种力感。

    “受教了。”两名牛头人拱供手,一幅谦逊的样子。

    “彼此。”伊泽跟易也赶忙弯了弯腰。伊泽和易还是很有礼貌的,何况是面对这样天性良和的种族。正所谓敬人者人恒敬之。

    “艾瑞莉娅,你先休息一会。”对手只有两人。

    不管对手强弱,易跟伊泽决定认真对待,全力以赴。只因为对手是他们。

    “那么,我要上了。”易缓缓抽出长剑,衣角无风自动。

    “哄~~”回答他的只有一句吼声。

    伊泽捋了捋袖管,正视这自己的对手。

    “吼!”

    牛头人一声怒吼,虽然块头大,速度却不慢。眨眼即飞奔到伊泽面前,两手紧握高举过头顶,以万钧之势砸向伊泽。

    “这种力道。砸中的话得飞到大陆另一块版图了。”听着耳边隆隆的风声,伊泽也不敢大意,在落下的瞬间险之又险的避过。

    “好大的力量。”伊泽赞许到。“不过,近身战不是我所擅长。只有能抓到我一下,那种力量也不是我能承受的。”

    伊泽双手冒出白光,在不断移动中手中射出一道道能量光波。牛头人不闪不避,身体硬顶着冲上前去。

    “好强的身体素质。”伊泽暗暗咂舌。

    反观易这边。

    牛头人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身体,就是自己的拳头。易的长剑光芒流动,一次次劈砍在对方身上,却犹如切着钢铁上,没有造成伤口,只有几道白痕。牛头人反手一拳挥来,易长剑赶忙架在身前。“嘭”巨大的反震之力令的易飞退几步,长剑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才止住退势。

    易揉了揉有点发麻的双手,“名不虚传。”

    牛头人却没有给易喘息的机会,一拳不中紧跟上来,踏的赛台也微微震动。易感受着脚下轻微的震动,长呼一口气,长剑倒举,拿在手中。

    奔跑中的牛头人一只手甩在身后,这是要借助急速奔跑中的力道打过去。这一拳,势不可挡。

    “!!!!!”

    “打中了!”观众们倒吸一口气,想看却不敢看易被砸中的样子。

    “不对!那是,残影?”

    “是的,那是残影。”电光火石间,易的身影出现在了牛头人的身侧。手中长剑平举,就像一道飓风围绕着牛头人砍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太快了!太快了!”解说员已经语无伦次。

    风暴刮过,易像旋风般落地。因为太快了,牛头人捕捉不到易的动作,半蹲着身子两圈紧握硬抗下了这波攻击。

    易缓缓摇了摇头,“还是没多大作用吗”

    虽然牛头人硬抗了易的攻击,浑身也只是有几十道细微的伤口,除了衣服破损的厉害外,并没有什么大碍。

    而伊泽这边跟易的情况大致相同,两人都不能让牛头人摸一下。二人所做出的攻击虽然命中,却也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这么下去,体力消耗的厉害。下面的比赛更加难以应付。不能这样下去了。”易闪身跟伊泽并肩站在一起。

    伊泽点点头,“我已经都法子了。我们二人一起,不在分散,全力攻击一个,不只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好。”

    说完伊泽缓缓退后,双手的白芒愈发剧烈。两名牛头人依旧横冲直撞向二人奔来。

    “先左边!”易喊完提剑飞身上前,伊泽在身后不断发出能量光波。这次,两人的攻击都落到一个牛头人身上。

    而两名牛头攻击不到伊泽,只能夹攻易。两只硕大的拳头迎向了易,易一矮身从两具身躯间穿过,长剑也见缝插针的留下了几道伤口。

    两名牛头人速度虽然不慢,却不是擅长。几次下来,首当其冲的那名牛头人身上已有大大小小的许多伤口。牛头人怒吼一声,却也无可奈何。

    “结束吧。阿尔法突袭。”易挥剑闪电般的切向牛头人。旁边的那名牛头人虽有心来阻挡,却也捕捉不到易的剑芒。

    “吼~~”受伤最重的那名牛头人不甘心的吼叫一声,缓缓倒地。

    “承让了。”易握着长剑拱了拱手。

    剩下的那名牛头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悦诚服的对着二人说到鞠了一躬。

    伊泽帮忙扶着那名倒下的牛头人,满脸歉意,“我们只是耍了些小聪明,一对一的话还不一定谁输谁赢呢。”

    “不管怎么输,输了就是输了。”牛头人就是耿直。

    “很高兴认识你们这样的对手。我是一名探险家,你可以称呼我为伊泽瑞尔。”伊泽一脸真诚。

    “恩,我叫易。”易大师也收回长剑,跟伊泽一起帮受伤的牛头人送到台下。

    “谢谢,很高兴认识你们。”牛头人的笑容让人看了很舒服。“你们就叫我,阿利斯塔吧。”

    此时的伊泽跟易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位牛头人阿利斯塔,也是日后并肩作战的伙伴之一。“好,第一局就是这么精彩的比赛呈现给大家。在南武学院代表队经过简短的十分钟休整后,将迎来第二支挑战队伍,来自艾欧尼亚西部华莎州的参赛者队伍。大家掌声欢迎。”

    在不算轻松的赢下来第一场比试后,伊泽小队迎来了了他们的第二个对手。

    这支来自华莎州的队伍也只有三人。并且,她们都是。

    “女女的?”伊泽瞪大双眼看着走上台的第二支挑战队伍,下巴快要耷拉到地上了。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艾瑞莉娅不解的看着这幅样子的伊泽。

    易躲在一旁偷笑,“我没什么问题,不过这个家伙吗”

    “我觉得这场比赛,是时候检验一下你俩修行的标准。所以,我决定不出手了。”伊泽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的说到。

    “嘿嘿嘿,是这样吗?好像不是这个原因吧。”易在一旁挪揄道。

    “啰嗦!总之我是不会动手的。”伊泽瞪着易。

    “哈哈哈。”

    易跟艾瑞莉娅并肩走到台上,伊泽支楞着身子,左手撑着脑袋半躺在赛台上,显然是打算观战了。“这家伙,对女人没抵抗力。不用管他,老样子了。”易对着艾瑞莉娅说到。

    再看一下伊泽队伍的这次对手。三名年龄相仿的女子。为首的一名少女身材高挑,也是用剑的,修长的身形却配上一把粗粗的宽刃剑,给人视觉的冲突。第二名少女也是较好的面容,用一把长刀,倒是跟艾瑞莉娅有些相似。最后一名相貌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怎么说,就是身高跟体宽一样,看起来像个圆球,长相异常粗暴。伊泽在远处看的暗暗咂舌这个也算是比较少见了,回去得记载在笔记上。

    易一挥长剑,“同时用剑的,我来作你的对手。”

    对面却不为所动,为首的少女俏眉微皱,看着眼前的易和艾瑞莉娅,“我们的队伍都是三个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人吗。”

    “这个,这个”易尬尴的挠了挠后脑勺,转头向伊泽看去。

    伊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吹着口哨东张西望。

    “哼,既然如此。我们不客气了。”为首的少女也举起了宽刃剑,摆开架势向易冲去,同时说到“西莉儿,你应负背大剑的艾瑞莉娅。西卡儿,你去对付后面那个。对,就是躺在台子上的那个小黄毛。”

    “好嘞。”应声的正是那名让人不忍直视的少女,名为西卡儿。

    “”易暗叹一口气,我什么也不知道。

    这边艾瑞莉娅已经跟西莉儿对上了,两名少女一把大剑一把长刀不断对碰,妙曼的身姿和长发在半空中飞舞,煞是好看。

    看着西卡儿像伊泽越走越近,伊泽还什么事都不知道的吹着口哨左顾右盼。心里默念着“不管我事啊。”

    “你在看哪里?”

    用剑的少女挽出一朵朵剑花欺近易。易只能无奈应敌。

    “喂!”西卡儿已经走到了伊泽面前,伊泽好像没看见一样不为所动。

    “恩?你是在叫我吗?”继续装傻充愣中。

    “大姐说了,我的对手是你。”西卡儿盯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小黄毛。

    “咳,不用那么费事。我只是来充数的,你真正的对手是那个用剑的小子。”伊泽坐起身,对着西卡儿说到。

    “不行。大姐说了,让我来对付你。”西卡儿径直向伊泽逼去。

    “你要干什么?”

    “别!”

    “不要过来啊!”

    伊泽起身仓惶逃跑,后面西卡儿向个球一样圆滚滚的追着。

    “嘘~~~”观众们一阵喝倒彩。

    “唉。”易苦着脸摸了摸额头,看到被追着满场地跑的伊泽。

    “我再说最后一次,不要追我。”伊泽一边奋力的跑着一边回头说到。

    “肉弹战车!”

    “d”伊泽继续绕着圈子奔跑中。

    “呼,呼。”气喘吁吁的伊泽看始终甩不掉西卡儿,停下身来喘着粗气。“停,停!不要再追我了,我认输。我认输总行了把。”唉,当初就不该答应迪鲁院长参加这次比赛。

    “呦呵呵呵。”旋转中的西卡儿终于是止住了身形。“难道,你是因为我貌美如花,不忍心对我下手,才认输的吗?”

    “d,我忍不了了。”伊泽飞身上前,冲着西卡儿的脑袋就是一记暴栗。

    “嘭,嘭。”第一声是伊泽的脑瓜崩敲在西卡儿脑袋上的声音,第二声是西卡儿倒地的声音。

    “你不要侮辱我的品位。怜香惜玉,也得看对象啊。”伊泽挽了挽袖子扬长而去。

    “额”场上的众人为这惊天逆转发出一声声惊叹。

    “”易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们,也结束吧。”说完双手持剑,飞身向前。“无极之道,尽在我心。”

    “叮叮当当”持剑少女抵挡几下,终是没有防住。易收回架在少女脖子上的长剑,缓缓躬身,“承让。”

    “畜生!”伊泽咬牙切齿看着这一幕。

    这边艾瑞莉娅也早早的结束了战斗。

    “那么。我们恭喜南武学院再胜一局。队员们休息十分钟后,下一场经常对决马上呈现给大家!”

    “还好,这场比赛。有惊无险。”易盯着伊泽,这话是专门说给他听的。

    “好个屁。”伊泽拍着胸口。

    “哈哈哈哈。”距离下一场比赛还有几分钟的时间。三人坐在台上等待下一场的对手。

    “越来越近了。”易突然开口道。

    “你是指?”伊泽疑惑的看着易。

    “恩。这次参加小组赛的队伍共有十二支。除去我们,诺克萨斯,还有十支。不知道会在哪一场碰上,说不定就是下一场。”

    伊泽点了点头,眼神带了几分残酷。“德莱文,我也是很期待。”

    艾瑞莉娅看着两人,“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强队。就好像个人赛克里沃一样的黑马呢。”

    “恩,不管怎样。全力以赴吧。”

    “为学院争光!”

    “为学院争光!”

    “好的。下一场比赛选手们已经准备就绪。我已经从炎热的天气中感受到了你们的热情。那么有请下一组挑战队伍xxx登场”

    随后的几场比赛,并没有什么强劲的对手,基本上易一人出马就赢得了比赛。在这里,我们就不详细介绍了。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今天上午的比试已经进行完成。我们恭喜南武队伍成功捍卫了学院的荣誉。究竟会是哪只队伍将挑战成功呢?让我们下午,拭目以待吧。”解说的一席话宣告着小组赛第一天上午的完结。

    三人迎着迪鲁院长赞许的目光走下赛台。虽然上午已经轻松赢下比赛,但那场大战到来之前,谁也不能掉以轻心。

    三人回到学院宿舍在简短的休息。与此同时,相隔不远的另一间屋子内,几个人正在热烈的讨论着。他们,是今天下午上场的第一支队伍。

    “看了今天上午的比试,对手的实力也有所了解了。南武队伍的核心,就是易大师。”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少年说到。

    “是了,除了那名探险家。易大师还有艾瑞莉娅都不是能轻易击倒的。”身材高大的少年继续分析到。“所以下午的比赛中,我们四人要优先集火掉那个探险家。剩下易跟艾瑞莉娅两人,虽然还是胜算不大,但是四对二还是可以拼一下的。”

    屋里剩下的三个少年年龄明显要小一点,脸上兴奋的表情还带着点青涩。“能和易大师在一个武台上比试,就算是输了。也不枉此行。”话语里难掩对下午比试的期待和喜悦。

    “下午的比试,你们没必要参加了。”一道冷酷的声音从正上方传来。

    “谁?”少年们惊愕的抬头。

    只见上方房梁上坐着一个一身黑衣的人,连脸都包裹在层层的黑纱中。

    “你是什么人?”为首的身材高大的少年冷冷的看着房梁上的黑衣人问道。

    “嗖~”

    黑衣人从房梁上一跃而下。

    “我是什么人,你明天就会知道了。”黑衣人随意拖过一把椅子坐下。“不好意思,我本无意打扰你们。只是来通知你们一声,下午的比试放弃吧。”

    少年看不出对方的深浅,脸上惊疑不定,“凭什么,不管你是什么人。都不可能让我们放弃比赛。”周围年龄较小几名少年把黑衣人围在中间,一脸怒容的看着他。

    “啧啧啧。”黑衣人低下头盯着缓缓从衣袖里抽出的两只手,“这样啊。”

    “咔,咔”

    四声倒地声响起。一击!四人竟连闷哼声都没有发出。

    坐在椅子上的黑衣人已经走到了门口,背对着倒在地上的四人,“不要误会,我不是来通知你们的,我只是来下命令的。”说完缓缓掩上门消失在了炙热的阳光中。

    八月的太阳毒辣的炙烤这大地。没有一丝风的学院更显闷热。但观众们都以早早来到了赛场,等候比赛的开始。

    伊泽带了一顶大的夸张的帽子缓缓出现在赛台。

    “你干嘛?”易盯着伊泽这身怪异装束。

    “嘘,密码武器。”

    “”

    “现在有一则最新消息。由于两支队伍突然提出弃权。所以我们有请今天下午的第三至挑战者队伍,黑色诺斯登场。”

    “黑色诺斯。”

    伊泽撩起帽檐跟易对视一眼,“来了。”伊泽三人就这么站在赛台上,看着都是一袭黑衣的四人缓缓走来。

    四名黑衣人都穿着一样的黑色披风,都各自蒙着面。只有背后,绣着大大的代表身份的数字。

    “呵呵,探险家。不管在哪,你总是让人感到这么滑稽吗?”缓缓走来的黑衣人中一人出声到。

    “是吗?你也一样德莱文,不管在哪遇见你,总会让我觉得厌恶。”伊泽头也不抬的回答到。

    四名黑衣人走到赛场,面对着伊泽三人缓缓站定。七人就这么对持着。伊泽宽大的帽檐垂下了遮住脸庞,看不清表情。易背着长剑,双手抱胸,一脸平静。

    “探险家,两年没见。你还是那样牙尖嘴利。”德莱文身边那名身材高大的黑衣人,上前走了两步。

    “德莱厄斯。”易还是一脸平静。“不知道剩下的,是哪两位朋友?”

    “你们认识的。”德莱厄斯说着扯下蒙面的黑布,露出一张年轻的脸,却带着点老成。其余老三也纷纷拉开斗篷。

    “1号,德莱厄斯。2号,德莱文。3号,卡特琳娜。4号,泰隆。老朋友了啊。”易缓缓把背后的长剑抱在胸前,“既然来到艾欧尼亚。那就是有所觉悟了吧。”语气虽很平淡,却不难听出所带的怒气。

    德莱文跟他哥哥德莱厄斯一样,一头较短的黑发,皮肤也略显黝黑。微微上扬的嘴角带着桀骜不驯的表情,“没什么,就当来自家后花园散散步了。”

    “呵,”伊泽轻笑出声,缓缓摘下帽子,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是该从这个炎热的夏天,醒过来了。”

    “是吗,我的胸口,也疼的厉害啊。”旋转的飞斧,已在手中。

    “呵呵呵。这么着急动手吗。”德莱厄斯戏谑的看着伊泽,“你们,好像只有三个人?”

    伊泽三人默然不语,眼里全是昂扬的斗志。

    “用不用,我就站在旁边观战那?”德莱厄斯的巨斧随意掕在手中,“省的说我们欺负你。”

    “不需要!”

    易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笑容。

    来自看台上的一道声音。声随人动。下一秒,赛台上已经出现一个人,一身灰衣,一根大红色的发带把头发随意的束在脑后。

    “呵呵,北肆李青,有意思。”

    “这,这”解说有点不明白情况了,向石台上的迪鲁院长望去。迪鲁院长做了个摆手的动作。

    台下的观众不明所以,只知道这场比试的不同寻常。

    两只队伍,八人。在赛台上,没有一句话。只有各自眼睛里浓浓的味道。

    台下的观众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仿佛都被赛台上的无形的气场所感染。只有太阳炙烤的大地,和不绝于耳的蝉鸣。

    没有一丝风的南武学院,赛台上的灰尘和小石子却在轻微的跳动。下一刻,动了!